208 往事(一)

    “爸爸,期也有可能做假。”南悠然看到南正宇眉目间尽是忧伤疲惫,虽不忍心,但,期是那么容易做的,他都没有去发现吗?更何况,这个人,并不是她的妈妈啊。

    “这不可能有假,我已经找人查过,都是真的。也罢,既然你妈妈想要以这样一种方式离开,其实,我也不怪她,当初,我亏欠她确实太多,为了工作,我常久在外奔波,她要走,我真的不怪她,只要她过得好就好了,我也老了,没有别的奢求,只要她能过得幸福,那我就安心了。”南正宇叹着气,一口气说完,但南悠然却看得出来,南正宇脸上隐藏的痛苦,他只是说得潇洒做得大度,可,毕竟,那是他年轻时唯一喜欢,且喜欢得如此执着的人,他怎么不难过?

    “爸爸,这个人,其实,不是妈妈。”南悠然拿着照片,沉思了很久,才开口,她希望,妈妈在爸爸心中,一直是那个善良可人,待他一心一意的温柔女子。

    “小然,你不用安慰爸爸,那张脸,和你妈妈一模一样,怎么可能会不是你妈妈?再说,你,你也的确不是爸爸的亲生孩子。”南正宇斟酌着将此事告诉她。

    “我知道,你让南若带我去换回南梦鸳的时候,我已经看到了那份亲子鉴定,我知道,我也坦白接受了这个事实。只是,这真的不是妈妈,这个人与妈妈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但是,她的名字,叫夏芯,是,是G市南宫家的夫人。”

    “小然,你不要胡说,G市南宫夫人长什么样子,怕你也没有见过。南宫先生将他夫人保护得很好,从来不让外人接近她。”南正宇听到她说是自己让南若将她带去换回的鸳鸳。心中一怔,却被她后面的话给震撼到了。

    “爸爸,是真的,我才从G市回来,慕琰夜带我去拜访过南宫夫人,长得和妈妈一模一样。”南悠然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还将自己进入南宫家偷拍到的照片拿了出来,南宫的家人很是防备他们,但偷拍这事,慕琰夜很容易就能做到。南正宇接过来,只见葡萄架下,正是女子一脸浅笑,娴静地沏着茶的模样,那人,不正是他心藏了多年的妻子吗?

    “当年,妈妈无意间看到了程菁阿姨,本来两个不相干的人,是没什么交结的,但是带着我逛商城的妈妈和我却听到走在我们前面的两人女人的谈话,她们说了什么,我记不清了,但意思就是说,程菁阿姨的孩子,是你的。还说你已经结婚什么的,说不愿意破坏你的家庭,妈妈又刚好看到南梦缘和南若的出现,我知道程菁阿姨肯定不是故意的,但是,怎么说呢,妈妈就是看到了,妈妈回家后,心中有气,与你吵架。”

    “可是,你又不愿意来哄妈妈,妈妈更加的伤心,带着我准备回到岛上,只不过,在路上遇到了她的姐姐,也就是夏芯,当时夏芯带着一个孩子走在路上,茫然无助,妈妈觉得她很眼熟,所以,就下车去帮助她。下了车才知道,那是她的姐姐,妈妈带着她们去了一家餐厅吃饭,妈妈上洗手间时,我们三人却被南宫家的仇人劫去,后来,妈妈带着我逃命,在路上才出了车祸。那个夏芯,就是现在的南宫夫人。”

    “爸爸,其实,当年真正的南悠然,已经在被人劫去时就出事了,我外婆是怕你承受不住一下子失去妻子

    女儿的打击,所以才将我接我接回岛上,洗去了我的记忆,从此让我变成了南悠然。我,就是南宫夫人的女儿。”南悠然顿了顿,将最后一句说了出来。

    “小然,这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南正宇听到南悠然的话后,半晌没有说得出话来,好久以后,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爸爸,你不用管我是怎么知道,又为什么要告诉你,你只要知道,这就是事的真相,就够了,你只要明白,妈妈,其实没有背叛你。”南悠然说得异常地 平静,或许是在她经历了这么多事以后,心态也渐渐变得成熟了,就像是在叙述别人的故事一样,将事说了出来。其实,她自己也记不得当年的事了,她之所以这样讲给南正宇听,除了一部分为事实之外,另一部分,其实是她根据她之前做过的梦编出来的,目的就是要维护夏桑的形象。

    “你说你不是小然,那你为何会记得你妈妈当年知道你程阿姨生了两个孩子的事?”南正宇突然想到了这一点,一脸怀疑地看着南悠然。觉得小然不是在骗他就是在骗他。

    “爸爸,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记得她的事,我小姨确实告诉了我,我是南宫悠悠,不是南悠然,但是呢,我却记得所有小时候的事,记忆里却全是妈妈和你。我还记得四岁时,你们带着我去动物园看猴子的事,当时我用香蕉把猴子引来,却又不给它吃,那时我尿急,闹着不要去上那个臭臭的厕所,所以你就让我在猴子边上的树下尿尿,我还记得,那笼子里的所有猴子都抬着爪子,对我羞羞脸,为此还引来了许多的游客。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敢不讲卫生。”提到小时候的糗事,南悠然的脸腾腾地红了起来,为了说服南正宇相信自己,她不得不说出来。南正宇听到她提起那件事,也露出了点点笑意。

    “我还记得,六岁时,妈妈给我织了一顶红帽子,可是,因为太大了,每次我戴上都会遮住我半边脸,又看不到路,可是我又很喜欢那顶帽子,最后,你硬是花了很多钱为我买了许多份礼物,然后将那顶帽子给换走了。”南正宇似乎也想起了南悠然戴着一个大红帽子的滑稽样,忍不住笑出一声。

    “我以为是你嫌弃我戴着丑,现人我觉得,当时爸爸你是嫉妒妈妈为我织了帽子,而没有你的份,所以,你将我的帽子给抢走了。”南正宇被女儿说中了心思,有着片刻的窘迫。

重要声明:小说《霸道教父的专属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