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 要不要试试(一)

    “我六岁半时,你拉着我的手,一起去火车站接爸爸,爸爸下了火车直奔我们,还给我带了我最的小红帽,爸爸还亲自给你围上了一条很漂亮的围巾,当时好多阿姨都羡慕死你了,你说,是不是因为她们羡慕你,所以你就死了?我心目中,那么美好的记忆,怎么可能会是假的呢,妈妈怎么可能会有假?妈,你告诉我,你就是我的妈妈对不对?”南悠然一边说一边哭,哭得肝肠寸断。

    南悠然一个人在墓地坐了很久,直到天快黑了,慕琰夜实在担心她,只能上来找她,最后将双腿坐得发麻的她抱着往山下走,一行人这才回到南简安排的住处。

    南悠然自己一个洗了澡,坐在餐桌前,什么都不想吃,慕琰夜哄着她多少吃了几口,南悠然吃完,趁着慕琰夜不注意,自己一个悄悄溜回到了她小时候住的地方,虽然,她是一个路痴不假,但是,对于熟悉的路,她一点都不模糊,很容易的,就来到了那座小洋楼。

    看着家里每一个熟悉的角落,她一点都不相信自己竟然会不是南悠然。

    不对,小姨不是说,外婆干扰了她的记忆神经,可是,她明明就记得十岁以前的很多事,而且,那记忆里面,还有爸爸。如果她不是南悠然本人,那她为什么会有南悠然的记忆?

    当初,发生车祸的那一幕,是外婆特意给她抹去的,就是因为她那一段时间太过自闭,甚至不开口说话。可是,外婆根本就没有干扰到她,那是她自己选择地不想回忆起那一慕,为了不让外婆和小姨们担心,她装作真的失忆了,但每逢梦境,那一幕却备加清晰地出现在她的里边,只是,不知道外婆做什么,让她在回忆起那一幕时,没有特别悲伤的绪。

    再说,如果她真的是南宫悠悠,那爸爸不可能那么久没有发现她的不对劲,而且,她熟悉着这个小洋楼里的一切,每一个角落都能带给她特别多的熟悉感,可是,她却又和爸爸真的没有血缘关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南悠然坐在还沾满灰尘的沙发上,陷入了这样的困惑中,一直思考着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错。她很清楚,自己就是南悠然,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就是南悠然没有假,那她又该如何证明自己就是南悠然呢?

    等慕琰夜找上门来时,南悠然正系着围裙,精神抖擞地在打扫卫生。

    “悠悠,你深更半夜不睡觉,就是跑到这里来干这事?”慕琰夜的脸有些黑,他处理好事回到房间,这个小妮子竟然悄悄的跑了,要不是他有重新安排人在暗处保护她,问了之后才知她来了这里,她以前的家。他都以为她被人掳去了,然后,等了大半天,却不见她回去,只好自己过来,她却正火朝天干得起劲。

    “慕琰夜,我觉得,我就是南悠然。”南悠然一边擦汗水,一边抬头与慕琰夜说话,丝毫不意外他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你本就是悠悠,你现在在说些什么胡话?”慕琰夜被她说得莫明其妙的,她不是南悠然,难道,还是阿猫阿狗不成?

    “对,我就是南悠然。”南悠然还想说些什么,这才发现,慕琰夜还不清楚自己的事,干脆也就不说了,她现在,就是差找证据证明自己的南悠然了,但是,她一时又找不到证据证明,夜深了,心里堆着事,她也没办法睡觉,干脆干些活,让自己转移注意力。

    “悠悠,你想什么时候回去睡觉?”慕琰夜朝她走去,摸了摸她的额头,没有发烧啊,难道,是受了刺激,脑子不好使了?大半夜的干什么家务?

    “慕琰夜,我睡不着。”南悠然诚实地面对自己失眠一事,说完后,又拿着抹布擦桌椅子去了。

    “我有一种方法能让你很快入睡,悠悠,你要不要试试?”慕琰夜跟在她后面,看着她忙碌的影,突然从后面抱住了她的腰。

    “慕琰……”夜字还没说出口,慕琰夜薄红的唇已经从后面绕过来,压上了她的,剩余的话全数被堵了回去,慕琰夜的舌借着她错愕的时候,窜进她馨香的嘴里,撷取她的香甜蜜味。

    “慕琰夜,我脏得很。”南悠然好不容易推开了他,指着自己上的灰尘,示意他停下来。

    “在我的眼里、心里,悠悠永远都是最干净的。”慕琰夜话未说完,唇又已经覆了上来,不顾南悠然的反抗,在她的嘴里强取豪夺,四处作乱,南悠然拒绝的声音慢慢变成了一声声吟惑的低喃……

    “悠悠,不管如何,你都还有我,答应我,不要一个人承受。”慕琰夜在她的唇齿间轻轻**,他怎会不明白,她是想一个人来这里独自吞噬痛苦,她不想让他看到她的狼狈与心伤,她更不想让他陪着她痛苦彷徨,可是,他是慕琰夜啊,她是他此生唯一的挚啊,她是他如此珍的人,他怎么能让她独自一人躲在角落噬痛苦,他怎么能忍心让她一个人伤心流泪,他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她孤单无助,他是她的男人,他就应该为她撑起一片天。

    他想要她,要她的这个人,要她的所有,所以不愿意让她对他有秘密,他想让她完完全全,所有的一切,都是属于他的,她的一切,都是他的,她所有的困苦,忍难,他都会为她一一摆平,他别无他求,只愿她永永远远,时时刻刻都陪在他的边,不离左右。

    “慕琰夜,谢谢你。”南悠然被他吻得七昏八素的,找不着东南西北了,迷糊间听到了这一句,开口回应他的话,同时,回应着他的

    “悠悠,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所以,不要对我有所保留,让我为你解决一切,我只要你乖乖陪在我边,像个公主一样,快快乐乐地生活,。”慕琰夜的手从她的后背一路向下,带着灼的暧(昧)温度,在她的上游离,四处点火,悄悄滑入衣内……

    ¤启蒙书网 更新快 纯文字 无弹窗www.qmshu.com¤

重要声明:小说《霸道教父的专属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