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 G市行(一)

    “慕琰夜一直在楼下,你要不要去打个招呼?”夏榆说了很多,见南悠然魂不守舍,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将空间留给了她,谁知过了很久,她还在回不神,干脆提起慕琰夜,一边喝着水,一边看着她的表变化。

    “嗯。”南悠然听到慕琰夜名字时,眼睛终于恢复了一神采,而后木讷地点头。夏榆见搬出慕琰夜她才有了点反应,高兴的同时又很生气,感,她费了这么多口舌,还抵不过慕琰夜三个字么?还是,悠悠已经喜欢上那个出众的男人了?

    慕琰夜找来时还是花了一些时间,南悠然被带走后,他没有很着急,却没想到,晚上了还是没有悠悠的消息,于是派人去查,查到第二天下午,才得知夏家人的行踪。

    夏家的人,一直都神出鬼没的,这还是夏家没有刻意躲开他们这些人的况下,如果故意避开,那他还没有把握能找得到悠悠,到达‘国豪’时,却被挡在门外,南简传来消息,说G市南宫家乱成一团,他就猜到,肯定是夏家的人来了。

    每次,只要夏家的人出现在G市,南宫的集团便会历经波折,每次动乱,南宫家都需要一年的时间来修复,这是最近两年南简查出来的消息,悠悠的妈妈姓夏,叫夏桑,而南宫家那两个小孩子之前又频繁地与南悠然接触,那次火灾,南正宇的不对劲,以及事后他看到的那些照片,他多少也能猜出南悠然与夏家和南宫家的关系了,只是,悠悠,当真是南宫夫人的孩子吗?南宫夫人,当真是悠悠死去的母亲?他听说过,南宫御的夫人并不姓夏,而是姓简。

    就在他在‘国豪’大厅徘徊时,一个影慢慢步入他的眼前。

    “悠悠,你怎样?没事吧?”慕琰夜急步往南悠然奔去,忘了一向自恃的优雅与从容。

    “慕琰夜,我想去G市。”南悠然抬起头,眼眸空洞无神,脸颊苍白无色,整个人,像是没有思维的布娃娃,看得慕琰夜好不心疼,手一伸,将她揽进了怀里,一触及慕琰夜温暖的怀抱,南悠然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的浮木,拼命吸取他上传递过来的温暖。

    “好,一切交给我来办。”慕琰夜将她拥在怀里,大掌在她的头上轻抚,似是给她一点温暖,又似是给她极度的安慰。

    “我去和他们说一声。”南悠然从慕琰夜怀里钻出自己的脑袋,勉强露出一个笑来。

    “好,我就在这里等你。”南悠然点了点头,又坐着电梯回到房间,和夏榆与黄容静说了自己的意思,两位长辈没有说什么,夏生夏陌两人不知道出去哪里了,黄容静只说接了任务,急急地走了。

    南悠然木讷地又回到大厅,任由慕琰夜为她安排,两人当天就坐飞机飞往了G市。

    “嗨,我是南简,还记得我吗?”到达G市,是南简来接的机,南悠然甚至都没有联系娃娃和丢丢,南简大方地打招呼。

    “你好,好久不见,你还好吗?”南悠然对她一笑,笑容怪异。

    “好的,你的伤都痊愈了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回去我再帮你看看?”南悠然却像是没有听到似的,有些失神地看着她,而后又怔怔地看着脚下的土地。南简只以为是她刚下飞机,还不舒服。

    “南小姐?”南简试探地喊了一声,南悠然却像是个被作的木偶般,幽幽地朝着前走,边有车经过都没有看见,差点被撞,慕琰夜眼疾手快的将她拉了回来。南简不解,南悠然的病,不是已经治好了吗?经幕布琰夜边的文悟一说,南简这才明白了,点着头表示了解,便也就没有与她聊天了,或许,她现在更需要自我调节。

    坐到车上,慕琰夜征询南悠然的意见,问她是想先休息还是怎么安排,南悠然却还是没什么反应。好半天,南悠然这说了一句要去陵园。慕琰夜为她买了一大束康乃馨,这是南悠然要求的,她每次来看夏桑,都是拿着康乃馨,从来没有变过,到了山脚下,南悠然拒绝慕琰夜陪伴,一个人去了陵园。

    天气本来就不是艳阳高照的好天气,陵园内。阵阵风过,森森的,很吓人,若是平时,南悠然一定是害怕极了,可今天的她,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直直地走到了一处陵墓前,墓碑上的女人对着她笑颜如花。

    “妈妈,我来看你来了,你还好吗?”南悠然站在那里,有些伤感地看着墓碑上的照片,她记忆里的妈妈,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温柔,恬静,淡然,清风高雅。

    “妈妈,小姨说,你不是我的妈妈,你怎么能不是我的妈妈呢?你无数次地出现在我的梦里,要我无论如何也要活下去。我一次次徘徊在生死边缘时,是你的话一直鼓励着我,让我活下来了,你就是我的妈妈,我最的妈妈。”南悠然到最后,说得很大声,像是说给自己听,又像是说给墓碑上的女人听,手中的康乃馨,这才慢慢放到了她的墓碑前。

    “妈妈,我的记忆里,全是关于你、我还有爸爸的,你说,如果你不是我的妈妈,我如何相信呢?妈妈,你永远是我的妈妈。”南悠然说到最后,竟然坐到了地上,颓然地摸着照片,眼泪从眼角慢慢滑过,她自己也理不清自己的绪。

    “我记得,六岁的时候,我生病发烧,爸爸不在家,你一个背着我,走了好长好长的路,才打到车,你在医院里照顾了我一天一夜,爸爸赶回来时,你却饿得昏倒在我的病前,爸爸来去匆匆,你好了以后,他又为了事业,为了养活我们,在外奔波,我当时老不高兴了,是妈妈一遍一遍地告诉我,爸爸是为了能让我们过得更好一点。”

    “你天天牵着我的手,站在家门前的槐树下翘首盼望,等着爸爸出差回家,天气冷的时候,你还会给我抱着一个乎乎的红薯,让我一边吃一边取暖。”

重要声明:小说《霸道教父的专属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