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 沉睡(二)

    “慕总,有一位名叫程菁的女士找南小姐。”到达慕琰夜办公室,女特助前来报告。

    “要见吗?”慕琰夜侧头着向南悠然,眸光温柔缱绻。

    “我不想见,慕琰夜。”想起那些往事,南悠然始终不能释怀,她还是一个高中生,还没有学得来那些豁达的怀,想要过掉自己心的那个坎,她想,她还需要时间。

    “那就不见,好不好?”慕琰夜将她揽到自己怀里,对女特助示意,特助立刻明白,拨通电话回复了前台。

    慕琰夜在自己的办公室内为她安置了一张白色的办公桌,就在他的旁边,主要工作就是和下面的低级别的秘书们一样,写写资料,做些表格,总之都是一些简单的工作,南悠然表示不满,她只是呆了一点,又不是真的笨,慕琰夜见她嘟嘴,于是就亲自教她一些她能力范围内能做到的事,高层人员进来汇报工作时,便看到的是这样的一慕:他们崇拜的慕总经理,正将那个女孩圈在怀里,手把手地教她东西,偶尔还在人家的额头偷亲一下。

    “总经理,他们来了。”女特助在一旁干咳一声,提醒慕琰夜。

    “那开始吧。”慕琰夜自顾自将南悠然教会后,这才直起坐到自己的椅子上,南悠然早已经投入到工作中,没有察觉到周围的气氛,高层人员在一旁一边汇报工作,一边用眼睛偷着往南悠然的方向瞄。

    “陈总监,基于你方案中提出的这几点,我想,你有必要去基层学习三个月,再来看看,你的报告的缺陷。”慕琰夜淡笑着看着不停往他的女人上瞄的工程总监。

    “啊,总经理,这,哪里有不合格的,您告诉我,我会回去修改的。”男人一脸的惊恐,总经理这是开玩笑吧。

    “就这么说吧,你只有去实践过后,才能知道自己的错误在哪里,对了,学习的这三个月,你的工薪也要按基层的工资发,就这样吧,你现在就去准备准备。”慕琰夜说完,就赶人,完全不给人机会。

    其他人有的明白了总经理的意思,也见识的总经理的腹黑,都不敢再往那边看了。当事人却没有明白自己哪里错了,走时,还特地绕到南悠然的办公桌前,弄出脚步声,想要引起她的注意,南悠然被打扰了,抬头对着那人善意一笑,继续工作。

    “陈总监,你的三个月学习期,就不用领工薪了,因为你不在高层,所以今年的年终奖也就取消吧。”慕琰夜一脸沉地盯着他,等着他赶快滚出自己的办公室,那名总监悲催地沮丧着一张脸出了门,还是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了。

    慕琰夜憋着一口气,将自己的气全都转移到了其他高层上,大家灰头土脸地走了以后,却还是不解气,于是,门外角落里的那个被他拉来充当南悠然的女佣的同样姓陈的陈絮便成了倒霉鬼,一天都在被慕琰夜以N种理由处罚捉弄,两名特助同地看着她,谁让她上星期五得罪了总经理的女人,今天又要姓陈呢?

    “南悠然,子过得这么悠闲?”下班的时候,南悠然和慕琰夜正到达地下停车场,一个甜美的声音从侧边传来。

    南悠然慌忙转,只见一名长相甜美,气质出众的女孩站在电梯边,正无声地打量着南悠然边的慕琰夜,五官精致立体,眉目如画,眼眸含柔,薄唇感,一双大手搂在南悠然的腰间。

    “南悠然,你这么小就敢给我谈恋?还让男人搂你的腰?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得到你在慕集团的消息,我可是在那里等了你半天了,你竟然不出来见我。”女孩话还没有说完人已经冲上来,速度快得慕琰夜都没有阻挡住,他的悠悠就已经被人给拎着跑了。

    “小姨,小姨,你快点放下我,我没法呼吸了。”南悠然奋力反抗,夏榆将南悠然果断往车里一放。

    “而且,我怎么知道会是你,我以为是阿姨。”得到自由,南悠然小声嘀咕。

    “南悠然,你出息了。”夏榆冷冷地抛出一句,启动车子,车子飞速离去。

    “你知不知道,你出事了我们有多担心?你没事为什么不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夏榆朝着南悠然大吼,一点淑女形象都没有。

    南悠然低着头不说话,眼神不时地朝着后视镜看看慕琰夜有没有追来。

    “南悠然,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在说话?”夏榆见她一副理不理的样子,火气窜上来,就要一掌劈下去。

    “小姨,你不能怪我,我打过电话,找不到你们。”南悠然害怕地缩着脑袋,害怕夏榆真的一掌劈下来,她小姨的力道有多大,她是知道的。

    “那你不会想办法吗?你智商何时变得那么低了,不对,你智商从来没有高过,南悠然你真是气死我了。”夏榆一边叽里呱啦地数落南悠然,一边将车开得飞快,南悠然低着头,不敢搭话,任由夏榆发牢,半个小时后,车已经飞奔到目的地,停在一家名为“国豪”的大酒店前。南悠然狐疑地看着这个牌子,她在A市好像也见过有一个‘国豪’的,不会是一家的吧?

    “还不快点上去,大家都在等着你。”夏榆将车钥匙交给旁边的侍者,用力拍了南悠然的头一下,南悠然吓得缩着脑袋,害怕地跟在后面。

    “小姨,来的人都有谁?”南悠然跟在后面摸着发疼发的头皮,声音都不敢大声,害怕夏榆又要拍给她一掌,又忍不住往后瞄,担心慕琰夜找不到她。

    “看什么看,他一时半会找不到这里来,你给我快点进去,别磨磨蹭蹭的。”夏榆又是一掌,拍在南悠然的头顶,南悠然疼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却不敢有怨言。

    “舅妈,大表哥,小表哥。”跟着夏榆推开一间总统房,只见里面坐着两个穿着打扮一模一样的男人,白衬衫,深蓝色牛仔裤,都很优雅地的坐在沙发上,五官也一模一样,长相俊美中带着狂野。俨然是一对双胞胎。这两人便是夏生,夏陌。

重要声明:小说《霸道教父的专属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