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 暧昧的夜(二)

    “乖,一会就不疼了。”听到她的呼喊,他的动作再次轻柔缓慢,隐忍着痛苦,一点点将自己挤进她的体。

    “慕琰夜……”南悠然痛得留下了眼泪,却发现覆在她一的人脸颊早已汗湿,汗水顺着他的耳朵轻滑下他的膛,眼睫毛上都是湿的,南悠然有些怔然的看着他,几分痴恋地迎起自己的脸与他厮摩,却因她的这个动作让慕琰夜加快了速度,痛并快乐的感觉充斥在南悠然的口,一时间,房内低喘申吟声此起彼伏,一室旖旎……

    “悠悠,不要离开我,不管我做了什么,都不要离开我,你是我的,你只能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南悠然迷迷糊糊睡去时,好像听到了慕琰夜说了些什么,却又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醒了!”次醒来,南悠然只觉得全像是被车轮辗过一样的酸软疼痛,一点也不想动,她赖在慕琰夜怀里,不想说话。

    “你想吃什么?”慕琰夜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嗓音有些沙哑低沉。

    “慕琰夜,为什么会这么痛?我觉得好不舒服。”南悠然依旧趴在他的怀里,不敢抬头让他见到自己脸颊的绯红,其实她是不好意思了,不知道在发生了这样的关系后,还怎样与他相处。

    “那,我帮你抹点药好不好?”慕琰夜沉思了一会,才想起,好像曾经南简给过他这种药,只是,他一直没有用途罢了。

    “啊,不要,我……”听到要给自己抹药,南悠然吓得紧紧缩到了他的怀里,她才不要,让他帮抹药呢,虽然,那里真的很疼很疼了,大不了,她自己抹就是了。

    “我帮你抹,我看得到。”慕琰夜说着就要去找药,南悠然千躲万躲,最后还是耐不住疼痛,乖乖地躺下,让他帮忙,脸颊却红得像天边的火烧云。

    慕琰夜一边抹着药膏,眸色却是越发的深沉了,药抹完,人却已经覆到她的上,呼吸急促地覆上她樱红的唇瓣,室内又是淤泥一时,时间一晃就到了中午,慕琰夜难得的和南悠然一起腻歪在上,中午才起去准备吃的。因为刚才又到了周六,不用上班,正好也给南悠然一些时间好好休息,调理好体。

    “慕琰夜,以前我来时,你的房间好像是没有窗户的,怎么这次来我就看到窗户了。”南悠然站在窗台前,看着楼下种植得满满一园的各色花草,小片片的区域里,种满了薰衣草、太阳光、月季,还有一些好叫不出名字的药,闻着轻风送来的馨香,心无限好。一眼能看到后山上的青草绿地,这种感觉,很让人流连。

    “呃,特意为了你而弄的,喜欢吗?”慕琰夜轻咳了一声,有些不太好意思,最终还是忍不住问她的意见,走上前,将她揽到自己怀中。

    “嗯,很喜欢,以前觉得你的房间太过于压抑了,现在住着,才觉得很舒服。你在房间里工作累了,打开窗户,就能看到远处的绿水青山,既保护了视力,又舒缓了疲劳,多好。”南悠然眼里盛满了诧异与感动。她无意间说的话,他都能记住吗?

    “嗯,你喜欢就好。”对于生活,其实,他并不是个享受的人,这里以前是父母建起来的,为了他与哥哥的安全,便建成封闭式的房间,有足够的空气就行,这样,可以让他们能够安心睡觉,而不至于担心被袭击,保证睡眠质量,出事后,还可以迅速从暗道里逃生,他从小就是这样过来的,少年后,又很少住在这里,所以便不管不顾,那次听到她无意的抱怨,他就命人将这里开了诺大的窗户,并在后院的空地上规划种植了许多植物,直觉她会喜欢,看来他没有猜错她的心思。

    “慕琰夜,谢谢你。”南悠然轻靠着他的膛,有一种绪,叫感动,从她的心间慢慢散发出,变成一个个幸福的小泡泡,萦绕在她与他周围。

    慕琰夜没有说话,只是拥着她,幸福地露着笑意看着后山上的青绿草木。

    一个周末,两人都一直腻在慕宅,南悠然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周一,南悠然正式成为慕琰夜助理,跟着去慕集团混吃混喝去了。

    那个叫陈絮的女人,当真悲哀地做了南悠然的女佣。

    “南小姐不喜欢喝这么浓的咖啡,总裁说了,南小姐昨晚睡得不好,要你去订一杯鲜牛上来,要快。”女特助从总裁办公室里走出来,对着角落里正在累死累活地擦着生锈的零碎办公用品,其实,这些小零碎物品,根本就没有人要用到,她刚开始弄不明白总裁的意思,后来总裁说,说要让陈絮也体会体会一下为人服务的感觉,她才明白,那天南小姐被陈絮指使做这做那的,总裁刚好将陈絮的意气指使看在眼里,当时总裁面上沉而不悦,现在看来,总裁是要为南小姐报仇的。

    “小姐,需要我为你帮助吗?”陈絮下了楼,刚出了慕集团的大楼,有人骑着三轮车从她边上过。

    “我需要你就能帮吗?滚开。”陈絮有些恼怒有人上前来打扰她,本就心不好,自然的,语气也很差。

    “只要小姐说出来,我一定为小姐办到,像你这么美丽的小姐,能为你服务,是我的荣幸。”骑着三轮车的小伙子压低了帽沿,嘴角露出一个邪气的弧度。

    “我需要一杯鲜牛,马上就要。”陈絮本不想搭理这样的人,可奈何,这个时候,太阳光很强烈,又,她直想找个舒服的地方好好坐下来休息。

    “这有什么困难的,我朋友就是专做这一行的,他开了个养殖场,正好要送到这一片区,你等着,我打个电话马上让他给你送过来。”小伙子听到她说要鲜牛,咧嘴笑得很开心,马上拿着电话拨通了电话的另一头,陈絮狐疑地站在原地有等着。

重要声明:小说《霸道教父的专属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