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 总经理的女人(五)

    “让她给你端茶、敲背、等等。”

    “啊?像古代的那些丫鬟那样吗?听起来是很好玩,不过,我不想树立那么多敌人啊。”南悠然嘟着嘴,她处处都在得罪人,能不能不要再去惹麻烦了。

    “那是她该做的,谁让她使唤你了,你只能让我使唤。那些人,我也要重重地惩罚,以示警戒。”

    “不要啦,那是我为了想听到你的事,我想多了解一下你,才主动帮她们做的,你不要为难她们啦,对了,慕琰夜,之前可是你为我服务,怎么现在又变成你使唤我了。”

    “那是之前你有病,我在照顾病人,现在,你恢复了记忆,病也好了,理当是你这个女朋友照顾我。”慕琰夜霸道将宣布,本来心里还在很介意南悠在楼下被人使唤的事,听到她说是为了想听听自己以前的事,也就没有那么介意了。以后他的悠悠只能为他做这些事。

    “啊,谁说的,男朋友也有照顾女朋友的责任的,再说了,难道是你有病了么?所以让我照顾?”南悠然眨着眼,双眸闪着狡猾的光茫。

    “那大事的时候让我照顾你,小事的时候,就该你照顾我。南悠然,你在骂我?”慕琰夜又后知后觉地发现,他被南悠然拐着弯骂了。

    “没有,我保证,真的没有。”南悠然举起手来,脸上却是掩不住的笑意。

    “好啊,南悠然,你竟然敢骂我。”慕琰夜突然将南悠然按在沙发上,在她的股上打了一巴掌,南悠然被打得惊呆了,慕琰夜竟然在打她的小,而且,那种感觉,好奇妙,让她有种触了电的感觉,慕琰夜的手缩回后,也静了下来,一双漂亮的眸子,含且有些色地看着她,眼底的狂澜是她所读不懂的深

    “悠悠。”慕琰夜的声音变得有些沙,说话的同时也俯下来,准确无误地覆上她的唇瓣。

    “慕琰夜。”南悠然有些被动地双手环上他的脖子,与他痴缠,打开牙关,迎接他的狂风暴雨。

    “叩叩。”敲门声在此时响起,两人停下了动作,嘴角还留着晶莹的汁液,南悠然有些窘迫地躲进了慕琰夜怀里。

    进来的,是那个女特助,看到两人零乱的模样,装作什么都没发现,没看见,问怎么安排那个叫陈絮的人。慕琰夜随手指了一个位置,将人安排到角落里坐着了,从此以后,陈絮开始了她悲催的女佣生活。

    “慕琰夜,你这是在为我出气吗?”南悠然看着慕琰夜,安静地偎在他的怀中,享受片刻的温暖。

    “不是,我是在为我出气,谁让她欺负了我的人。”慕琰夜的手轻轻的摩挲着她柔软的发丝。南悠然失笑,蹭了蹭他的衣服。

    “慕琰夜,其实我还是觉得,你穿休闲服比较帅。”

    “意思是我穿西服很丑吗?”

    “没有啊,你不管穿什么都是最帅的,只不过,我更喜欢你穿休闲服啊,那样的你,看起来年轻些,而不至于这么老成。”南悠然掰着手指,不知道在算些什么。

    “哦,那就是闲我老了,悠悠,我真的很老了吗?我也不过才二十六岁而以,你会不会嫌弃我的年龄?”慕琰夜有些受伤地摸着自己的脸,再看了看南悠然的脸,她好像还没有十八岁,难道,他们差距很大吗?

    “哪里,你本来就正值好年华,皮肤又好,蜜色偏白,摸着嫩嫩的,一点都不老。而且,年纪轻轻又做上了总经理的位置,你那么厉害,我喜欢都来不及。”刚刚做成男女朋友的两人聊这着些没有营养的话题,乐不思蜀。

    “那就好。”听到她这样说,他也终于放心一点了。

    “慕琰夜,说说芯片是怎样被植入我体内的吧,我都没有印象,莫明其妙地被人植入了芯片,经历了这么多,幸好我还活着出来了,不然,我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不许提死字,我不会让你死的。”慕琰夜生气地打断她,并慢慢讲起了她在巷子里被红皇后不知不觉间将芯片植入她的腿上,而后在医院的地下实验室里取出来,最后又因为在‘国豪’发生了意外,芯片不得不植入她的体的事。

    “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们以前见过面的?”

    “第一次遇见,我就认出你是那个在小岛上剪我睫毛的小调皮捣蛋鬼了。只不过,我没有告诉你我的份。”

    “那这么说,你在酒店里不给我打麻药就取弹片,将我留在酒店里,让我过得提心吊胆的,又让签字做女佣,还让我扫了一夜的地,这些都是故意的,想要报当年一剪之仇?”南悠然惊讶地看着他,她认识的漂亮叔叔也太小气了吧。

    “呃,有些不是。”慕琰夜干咳了几声,他承认第一次见到她时,确实是有想有整整她的意思,可是让她当自己的专属女佣,带她来B市,是因为他想将她留在边,扫一夜的地,也不是他的本意,虽然那是因为他吃醋啦。

    “我知道了,你还有就是因为我上的芯片,你想我保护我,对不对?”南悠然很了解地拍了拍他的肩,原来慕琰夜那么早就喜欢上她啦。

    下班时,那些秘书们见到南悠然和慕琰夜都战战兢兢的,怕南悠然翻账。南悠然却是突然想到,她的工资的问题。央求着慕琰夜让她在这里工作几天,慕琰夜点头答应,南悠然眼珠一转,慕琰夜便知道她在想什么,于是,慕琰夜郑重警告秘书团的成员,不许泄露南悠然的份,把她当作打工的小妹就好了。

    慕琰夜也有自己的想法,他想借助这个来转移南悠然对那件事的注意力,虽然她一直在笑,可他怎么会不知道,当有女离她太近时,她强力表现出来的镇定,眸子里掩藏不住的惶恐与惧怕,他也悉数收进眼底,再者,他认为,给她磨砺一下,锻炼锻炼,也是好的。

重要声明:小说《霸道教父的专属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