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 总经理的女人(二)

    这整整一层楼的女人,各姿各色,风万种,,媚的媚,清纯的,感的,冷艳的,她想得出来的各色美人,全都聚集在这里了,对比两秘书的谈话,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不惊艳啊?也没有不男不女啊?她更不是人妖啊?然后想到一个问题,慕琰夜这是有多忙,才会有一整层楼的秘书为他做事。

    “有可能是一个丑八怪也说不一定,不然你说,我们这里这么多人,他怎么会看不上,说不定总经理口味特殊。”秘书三踏着七公分的细高跟,扭着小蛮腰从南悠然面前晃了过去。而离得远的N个秘书讨论的,都是今天早上关于总经理带女人来公司的事,南悠然摸了摸鼻子,她这是还没露面就已经出名了吗?

    于是,南悠然就站在那里,听着大家讨论慕琰夜,她越发的发现,自己对慕琰夜的了解,太少了。

    “小妹妹,你是干什么的?”终于有人注意到了站了半个小时的南悠然。

    “那个,我……”南悠然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她总不能说,我就是你们正在讨论的中心人物吧。

    “你不会是新来的打杂小妹吧,看你这个样子也是,来来来,帮我泡杯咖啡,多加糖啊。”秘书一首先奴隶她。所谓的打杂小妹,其实是新入职的秘书,每一个新秘书,都必须由打杂小妹做起,这是秘书团的规矩。管你是千金小姐,还是平民小妹,想要做一名合格的秘书,必须先从打杂做起,熟悉环境后,再一步一步地学起,然后才能自己的办公桌。一般新来的人秘书进来后,才会知道秘书团的规矩。

    也不能怪大家将她认成是打杂的,的确,她年龄又小,头发又是慕琰夜一直在给她修剪,一直都是刚好及肩,穿着一件褶皱的鹅黄色连衣裙,看起来清新清丽,这里个个都很会打扮,穿着很讲究,她和她们相差不大,大家都以为总经理带来的女人,应该是很特别的,谁会认为她是总经理带回来的女人呢。

    “我要一杯牛,不放糖,不要烫的,也不要冷的。”

    “这里一杯柠檬汁。”

    南悠然听着大家点完喝的,又继续一边工作一边八卦,她们很八卦,但是,工作能力也是很强的。大家嘴上说着,手里也都没有忘记做事,南悠然乐呵呵地端着茶水盘去给这些秘书们准备果汁饮料去了。一来,她想从她们口中多听点关于慕琰夜的事,二来,她现在也算是在工作,到时可以问慕琰夜要工资啊,这不是两全其美的事么,她一点都不觉得这么有什么不对,靠双手吃饭嘛。

    反倒是这些秘书们,似乎没有想到这个新来的秘书会这么上道,每个进来的秘书,有觉得不公平要去人事部讨说法的,也有惊讶了一下,心里不平衡也忍着去做这种事的,她却乐呵呵地接受,大家对她第一印象便停留在好的阶段。

    整层楼都是秘书,大概有一百来人,且全都是女人,虽然大家工作能力都很不错,但人品问题,你却不能一概而论了,总有那么一些人会因为这样那样的,自心理的原因,而在别人上找茬,以此来平衡自己的心态。南悠然免不了,被一些工作不顺心的,或是脾气暴躁,或是整人为乐的人欺负一下,不过,她也都忍着,工作嘛,不就是这个样子。

    职场上,新人总是受欺负的,更何况她是以一个打杂小妹的份混在这个秘书室里,还好,大部分的秘书都好相处的,南悠然乐在其中,一边快速地为她们服务,一边自动过滤关于她自己的消息,专注于慕琰夜的八卦,南悠然一边听一边悱恻,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么多女人,都能拍几部电视剧了。

    “快看,快看,那个人是不是就是总经理带来的女人?”突然有人这么一说,大家的眼光齐唰唰地往电梯方向看去,只见一个着大红色双排衣扣的外衣,一条翠绿色的窄短裙,一双高跟黑色长靴,大约一米七左右,一张妖艳的脸蛋上,粉扑得厚厚的,戴着夸张的墨镜,嘴唇红艳滴,手上提着一个看起来应该很高档的豹纹皮包,看到众人朝她看去,先是惊讶了一下,再看到大家的表,突地扬唇一笑,骄傲又得意。

    “这就是总经理的品味啊,其实,这里面有好几个是这种款式的啊,长得也比这个女人好看多了。”一个秘书小声嘀咕。

    “总经理就算是要我,也可以,怎么会看上这个女人的?我怎么看怎么不喜欢。”秘书N开口说,一边照照镜子,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比电梯门前那个女人还要好看,想着要不是去试一试,说不定总经理也能发现自己比他带回来的女人好看,又有味。

    刚应聘上秘书的陈絮,似乎没有想自己第一天上班就倍受关注,心里有些飘飘然,照这种况发展,总经理很快就会知道她了。

    “你,帮我找个靠窗的好位置。”陈絮观察了一下,发现只有南悠然一个人在为别人端茶倒水的,想了想,不能惹这些和她同等级的秘书,那端茶倒水的,她总能指使一下下的吧。先吓一吓这个打工妹,让秘书团的人知道她的厉害,到时谁也不能跟她抢总经理夫人的位置。

    南悠然一愣,而后在里面转了一圈,最终给她找到一个靠窗的位置,只不过,那靠窗的位置上,乱七八糟的,大家见她找到那个位置,先是一阵集体的抽气声,而后又平静了下来,大家都知道宴如的脾气很不好,在心里想着,不知道总经理带回来的女人,坐了她的位置,她会不会发飙,还是,忍气吞声?

    恰巧,宴如也真的来了,她是慕琰夜的专属女佣,相当于慕琰夜私人秘书,份比这些慕琰人夜的两个特助都要高,更不能和这些秘书比了。

重要声明:小说《霸道教父的专属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