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 你们都不要我了

    “对,没错,我没有理由为难他,确切说来,他与我并没有多大的仇。”慕琰夜摊摊手,看了看时间,悠悠就快要醒了。

    “好,我……”

    “我不同意。”

    吴心与吴敬席的声音同时响起。

    “我不怎么有耐心。”慕琰夜皱眉再次看了看时间,他得马上回去。

    “如果,我帮你找回那条项链呢?你能放过她吗?”吴敬席看到慕琰夜真的要走了,那这些人一定会将吴心留在这里的,而他自己目前又势单力薄,不能和这些人硬碰硬。那条项链是弟弟用命从那个秘密研究基地盗出来的,里面藏有芯片的启动程序,如果能够启动芯片,得到芯片内遗留下来的那些研究数据,那他就能轻松地制造出一批批的机械人,让他们为自己效力,到时候,再建几个凤凰会都没有问题,可前提是,他要让心儿活得好好的,更何况,他也还没有那么大的野心,起码,在他目前还没有庞大的资金来建立自己的王国前没有,再说,他的同胞弟弟已经因此而丧命。

    “项链和她,我都要。”慕琰夜头也没有回地走出了地牢,在吴敬席心里,吴心最重要,在他心里,他的悠悠也最重要,如果只有吴心的血能够让他的悠悠恢复神志,那他也不介意,屠杀别人,救回他的悠悠,同时,项链,他也要,如果项链落到心术不正的人手中,那这个社会就要大乱了,当初他还没有正式接手华门时,项链是他找回来的,现在,他同样会将它找回来,如果找不回来,那他宁愿将它毁了,也不会让他流落在黑道中,否则,到时候,就要黑白道大乱,世界大乱了。

    “x先生,做人要厚道,你不能这么贪心,我已经做了最大的让步。”吴敬席绪有些波动,一众黑衣人迅速将他们两人围住。

    “你已经没有考虑的机会与选择的余地了,将吴先生极其女带下去,好好招待。放心,我不会要她命的,当然这要取决于你了,吴先生。”慕琰夜半侧着子,说完这一句,便头也不回地走了,吴敬席当然明白慕琰夜话中的意思,他必须将项链拿回来,不然,他的心儿就会永远地呆在这里了,无论死活,当初,那个秘密基地被炸毁时,只留下来两枚芯片,一条项链,芯片一真一假,却又缺一不可,而项链,只有一条,却被华门抢走了,现如今黑道传闻华门被盗,那么,那条项链,最大的可能就是在r会手中,r会亦正亦邪,介于黑白两道之间,在道上的口碑也还算不错,却又是原则极强的阻止,想要得到从他们手中得到项链,恐怕还要费一些功夫。吴敬席在心中如此盘算。

    “是。”几个人上前,将吴敬席与吴心请出了地牢。

    “爸爸,他要留我下来有什么用?”吴心悄声询问护着她往房间走的吴敬席。

    “救他的女人。”看着这个自己一手养大的女孩,曾经的吴敬席心中满是欣慰,可此时,他却后悔自己将她从孤儿院带回来,让她处在这样黑暗的环境中。

    “我不会医术,难道是……”吴心想到什么,心中一惊,难道x先生将她留下来,是要将她开膛破肚吗?

    “心儿不怕,他想要的,是你的血液,因为当初你将芯片吞入腹中,芯片化在了你的体内,制作芯片的材质被你吸收,融入你的血液,这材质中有特殊的药物,所以你才会渐渐觉得体比以前好得多,这也是我们会被抓来的原因。”吴敬席叹了叹气,就算她的血液能治病,可要是他真的忍心用心的血来换自己的安全吗?

    “为什么我的血能救他的女人?”吴心经过吴敬席的解释,明白一些,但又不是完全明白。

    “因为刚好他的女人被植入了另一枚芯片,那枚芯片的制作材料不同于你吞下的那一枚,全是含有剧毒的材质,巧的是,两枚芯片的材质相生相克,只有你能帮她解毒。”

    “哦。这样说来,他的女人一定很他,不然也不会植入那枚芯片,是不是爸爸?”吴心抬头询问吴敬席,却只见吴敬席一双漂亮的眸子紧锁着她。像是要从她的上看出什么来一样。吴心被看得有些心慌,一溜烟,跑进了房间。

    慕琰夜快速回到住处,推开了门,发现房间的异样,打开灯一看,只见南悠然已经蜷缩到了墙角。

    急步走过去,只见她穿着蓝色的睡衣,坐在那里,紧紧抱着手臂,压抑地抽泣着。

    “悠悠,你怎么了?”慕琰夜上前,弯腰将她抱起来,见她很不对劲。脸颊红通通的像燃了火一样,可是,手脚又冰冷得吓人,这是什么况?南悠然听到慕琰夜声音,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

    “你们都要丢下我,你们都不想理我了是不是?你们都不要我了。”南悠然伏在他的肩上,用力抽泣着,鼻涕眼泪全擦在慕琰夜的肩膀上。

    “没有,我怎么会不要你呢,谁都可以不要,但不能不要悠悠啊。”她开口说话了?慕琰夜在惊讶之余,也不免有些心疼,她是如此的害怕他的离开,随即轻声拍哄着她,语气低喃得令人沉醉。

    “真的?”南悠然有些不信,抬起一双水灵灵的眼眸,眨着眼看着他。

    “真的,漂亮叔叔什么时候骗过你。”慕琰夜心中一紧,心绪被扰乱,手有些不受控制地往南悠然的头上轻弄了几下。

    “那你为什么丢下我一个人?我做恶梦了,我怕。”南悠然双手紧紧地抱在他的脖颈上,双腿有规律地慢慢爬上他的腰,缠着不放。

    “悠悠,先下来,好不好?我保证下次一定不丢下你了。”慕琰夜被她的动作弄得又是体一僵,连手指都不敢动了。

    “……”南悠然一双带泪的水汪杏眼,盯着慕琰夜俊朗的面容,轻轻地摇了摇头,表示她不要下去。

    “好了,悠悠乖,我还要去洗澡,你不是想早点睡吗?如果我不洗澡就不能陪你睡觉了,嗯?”慕琰夜用额头轻抵着她的额头,薄红的唇在她的鼻间碰了碰,动作亲昵。

    *******************

    读友们,前几天网络连接不上,所以一直没有更新,今天电信才来修好,不好意思。

重要声明:小说《霸道教父的专属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