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 我答应过她

    “我答应过她的,别忘了,我还欠她几条命。对了,全力追查那对父女的下落,我这两天就要见到他们。”

    “是。”宴如也不再说什么,当初,公子还年少,做事也不比如今这样老成,理智,有心机,会被人利用下陷害也是不可避免的,那时她和文悟也同样和公子一样年轻气盛,被人算计了也不知道,害得公子被当时猖獗一时的红狼帮抓去,想要污辱公子。

    若不是红狼当家人人的女儿幺儿用自己的体换来了公子的平安,公子早就被侮辱了,这件事,如今,也只有她和文悟知道,当初还有一些知道的兄弟都在那场战斗中牺牲了,也是从那次后,公子受到刺激就会大变,这件事,也只有她和文悟知道。

    站了一会,看了一眼躺在上的南悠然,退了出去。既然公子决定要这样的方氏来还那个女人人,那她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她实在是对那女人没什么好感,同样是一样的笑,相对下,幺静的笑她看着就舒服得多。南悠然,她虽然还谈不上有多喜欢,但起码不让她讨厌,或许,在她心底,她已经认定了南悠然是自家公子未来夫人的份了。现在,还是先要将人找到要紧。

    当天晚上,幺静和幺杏就回了b市,各司其职。而南悠然,因为体还没有好,又受到了刺激,继续留在东欧,幺儿以养病为由也呆在了东欧。

    慕琰夜见南悠然安静地睡着,关上门,宴如自动在门口守着,文悟已经代替他处理了一些事回来。

    “公子,这边的事,都处理好了,我们是等南小姐体康复后再回去,还是?”文悟恭敬地站在一旁,将手上的资料递到慕琰夜手中。

    “那对养父女呢,我要尽快找到他们。”慕琰夜问。

    “已经带回来了,找到他们时,两人正在医院,不过,芯片好像已经化入那个吴心的体内了,”文悟挥手,吩咐手下去将人带过来。

    “我要去一躺地牢。”慕琰夜淡淡地看了一眼文悟,往前走。芯片融入体内,那他就要她的血。文悟明白了慕琰夜意思,吩咐人将吴心与吴敬席带到地牢。

    “还剩几个?”慕琰夜到地牢时,正是晚上,暗潮湿的地牢里,各种味道夹杂着,对生长年生活在黑暗之中的人来说,这些不算什么。

    “x先生。”在里面负责看守的人看到慕琰夜,恭敬地站齐,鞠躬,慕琰夜淡淡颔首,往最里边走去。此时的慕琰夜,是戴着面具的。只露出了鼻翼以下的部分,看起来格外的肃杀冷然,让人肃然起敬。

    “x先生,你饶了我吧,我也只是受命行事,您大人大量,饶了我吧。”最里面的地牢内,一个女人看到慕琰夜,赶紧站了起来,上没有受伤,走路却已经跌跌撞撞的了。其她三个看到来人,也赶紧从里面爬了出来。吴心与吴敬席此时也已经被带到了地牢,看到地牢内那几个凤凰会的研究人员,一脸惊恐地颤着子站在那里。

    除此之外,牢内还关着几具冰冷的尸体。那些尸体,全都血模糊,脸都已经看不清了离牢门最近的一具尸体,明显是才死了没多久。牢外,就是刑室,各种刑具摆在那里,让看到的人恐惧。吴心吓得抓紧了吴敬席的手,躲在他的边,吴敬席倒是对这种场面见怪不怪了,毕竟曾经是凤凰会的当家人,将吴心护在怀里,冷静地看着慕琰夜。

    只见他亲自动手将其中一人拉出来,当着他们,将那些刑具一一在那女人上试过,地牢里不停地传来女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直到将那女人折磨得已经看不清原来的样子了,慕琰夜才将人扔到地上,再优雅地擦手。看着那些带血的绳子,残酷的镣铐,薄如羽毛的刀片,吴敬席本想不明白他让人将自己和吴心带到地牢是什么意思。在看了他的处理方法后,又似乎有些明白过来了。这是在提醒他,亦是在警告。动了他的人,会是什么下场。

    “公子。”文悟将特制的药烟递到慕琰夜手上,并为他点了火。

    “吴先生,最近过得还好吗?”慕琰夜这才转头仔细打量着这个凤凰会曾经的当家主人,一藏青色的长衫,长发束在脑后,英丽的容颜,消瘦而带着几分疲惫。外界传说,这个凤凰会当家主人已年过半百,见到尊容,也不过大不了自己多少。

    男人双手紧紧搂着怀里的女孩子,女孩子躲在他怀里,看不清脸,一头齐耳的短发,看起来学生味十足。如果他没有记错,那个女孩子应该是他的养女,看来,他们的关系不仅仅是养女与养父这么简单了。这两人的打扮,怎么看怎么像民国时期的一对恋人。

    “承蒙x先生的关照,过得还算可以。”吴敬席不卑不亢,点了点头,轻拍着怀里的女孩。

    “吴先生失了凤凰会,不见半点沮丧,可见吴先生肚量之大。”慕琰夜抽了一口烟,文悟已经为他搬来椅子,顺势坐在了椅子上,一双幽深的眼眸状似无意地扫过那些刑具。

    “x先生不必绕弯子,吴某只想知道,x先生此次将我们父女带来,是何意思?”吴敬席看着慕琰夜那半张面具,语气有些急迫,他的凤凰会已经落到华门手中了,他还有什么是需要从自己上拿走的,除了吴心,他已经一无所有。除非?

    “我想要什么,吴先生心知肚明。”慕琰夜将眼眸往他怀中女孩扫了过去。

    “x先生也是个光明磊落的人,何必将吴某的唯一也取走?这,未免也太残忍了些。”吴敬席将怀中女孩子抱得更紧一些,眼眸里泄露出他伪装的镇定。

    “道上可没有说x先生是个仁慈之人,吴先生过奖了。”慕琰夜将烟蒂灭了,再次起,不管这个吴敬席是什么样的人,他慕琰夜想要的东西从来都不会失手。更何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之人。

    “如果,我留下来,你们就会放我爸爸走,并保证不伤害他吗?”吴心此时却抬起头来,眼眸直直地看着这个黑道教父,虽然害怕,目光却依旧坚韧。

重要声明:小说《霸道教父的专属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