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欺人太甚

    得到南悠然不在r会这个消息的第三天后,华门况终于有所好转,那就是慕风与南宫翎两人自救了,并回到了华门,两人上全是大大小小的伤口,慕风甚至有几根肋骨都被凤凰会的人打断了,整个人也昏迷了,是南宫翎将他带回的华门。南简连夜赶回来为他医治。

    凤凰会之所以将慕风绑去,是得到一个错误的消息,具说另一枚芯片在他上,所以对慕风百般刁难,南宫翎倒是还好,不是主要目标,所以伤得并不是很重。这才有幸将慕风救了出来。

    慕风回来后,慕琰夜的压力相对较少一些了,华门分部也在渐渐好转,实在担忧南悠然的安危,他一心用在找南悠然的上,说也怪了,南悠然的线索在她被带入r会,然后被人劫走后,就断了,断得彻彻底底,慕琰夜更加的坐立不安,时刻忧心着南悠然的安危。当宴如传来消息,说南悠然被凤凰会的人带走,同时连幺杏、幺表与幺儿三人都被带回凤凰会后,慕琰夜当既发怒。

    “凤凰会,欺人太甚。慕琰夜愤怒地握着拳头,眸色是嗜血的通红,丢下华门一大堆事物,当天晚上就带着少数华门精英,前去与宴如汇合,并联系了东欧的人员,次下午,专机到达东欧,因为一心担忧南悠然,慕琰夜连老爷子都没没去看,一行人与东欧的华门成员汇合,去了半山的一座城堡,这是华门在东欧的据点。商讨后,大家分工合作,很快查到了凤凰会的老巢。

    “其实,凤凰会也没有传说中说的那般神秘嘛。”高个子白种人着一口别扭的中国话,发表见解。一堆人里,就他一个白种人,其实,华门是一个专门的华人组织。里面只有百分之一的人是其它肤色的人,这些人是华门的特殊人员,都是有某种技艺,却又心甘愿留在华门的。

    “就是,这么快就被我们找到了他们的盘踞点,看来也不咋样。”一个黄种人也在一旁帮腔。

    众人便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讨论起来。

    “以前,是因为凤凰会没有惹到我们华门,所以他们做什么,我们都不管,这次,他们突然出手,而且还做得如此过份,那就不能怪我们心狠手辣。文悟,拟好作战计划,今晚前去探底,明天凌晨,掀了他的老巢。”慕琰夜在一旁,果断地下令。

    半夜时分,探路的人回来,将凤凰会的内部线路摸清,画了一张详细的地图,甚至还探到关压幺静三人的地牢。

    “只有她们三人?”慕琰夜皱眉,他的悠悠哪去了?

    “是的先生,地牢里除了幺静、幺杏、幺儿,便没有华门的人了。”至于先生说的那个名女孩,他们都没有看到她的人影。除了慕琰夜边几个要好的人,以及a市华门的一些人,大家都还不知道南悠然就是x先生喜欢的女人。

    “混账,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要你们一定要找到她,一个个是不是都没有带耳朵去办事?”慕琰夜没听到自己想要得到的消息,马上发怒,脾气张显,大家见一向不表露绪的x先生对他们发难,也不敢发话,都埋低了头,心中有些不服,特别是东欧这边的好多人,都以为慕琰夜是靠着大先生的才当是教父的。

    可是他们却不知道,当年,慕家两兄弟是一起被人封为黑道教父的,当时慕琰夜并没有多少时间在华门,反倒是黑道上,到处传扬他的伟迹,华门里的好多人,特别是新入华门的人,好多都不认识x先生,只知道是大先生的弟弟,特别是东欧这边的人,因为不经常与华门两大教父相处,东欧这边每年的成绩,不管是军/火,还是漂白的产业,都是排名华门第二,仅次于华门总部,见x先生对他们发难,心中自是窝火,慕琰夜看着那些人,心中明了,文悟与宴如想要说什么被慕琰夜一摆手,阻止了。

    “公子。”宴如与文悟异口同声,替自家公子不值,公子的能力,他们是最知道的。还轮不到他们来质疑,哪怕是眼神的质疑也不行。

    “好好休息,明天才有力气去干正事。”慕琰夜一摆手,示意大家出去。对于那些不服的人,他有的是办法让他们服,只是现在还是不是时候。

    次晚,慕琰夜亲自带着华门兄弟去了凤凰会,两个小时的时间,挑了凤凰会的老巢,慕琰夜带着宴如亲自去找南悠然,后半夜的时候,终于在凤凰会后山一个比较破旧的楼房地下室里找到了被绑在实验台上的南悠然,一群变态的女研究员正匍匐在南悠然的上,做着禽兽不如的事,慕琰夜双目通红,嗜血地眸子闪着浓郁的狠,宴如发现慕琰夜的不对劲,先一步用枪对着实验室扫了遍。

    “悠悠,我的悠悠,我终于找到你了。”几个女研究员倒到地上,慕琰夜看到躺在台上衣衫不整的南悠然,猛地扑过去,忘了她上有伤,听得一声闷哼,慕琰夜赶紧将自己的体移开,看到她满是血的样子,心上一阵绞痛。再看到她上那些鲜艳的恶心的痕迹,眸色一闪,整个人变得暴戾无比,比拳握得生紧,似要吃人一般。

    “公子,南小姐有些不对劲。”宴如拿着枪,见到慕琰夜此副样子,赶紧在后提醒,转移他的注意力。

    慕琰夜这才发现,南悠然苍白的脸上,一双杏眼空洞无神,像坏掉的相机,对不了焦,只是呆滞地看着上方,毫无生气。他下意识地用手去她的鼻尖探了一下,还活着。

    “悠悠……”看到这样子的南悠然,慕琰夜的声音有些哽咽,手指轻轻地抚上她的伤口,却又不敢将手落下,一滴清泪,从眼角滑落。他的眼前,浮现的,是那年小岛上,生气勃勃的,可水灵的悠悠,穿着天蓝色的公主裙,一个劲摇着他的手喊他漂亮叔叔的小女孩。喊了好几声,南悠然都没有反应,要不是刚才慕琰夜压疼了她,使得她发出声音,以及她腔的起伏,让她还有生机,不然都以为她已经……

重要声明:小说《霸道教父的专属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