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 小孩子懂什么?

    虽然外界没有人看到过b市慕集团的总经理长什么样,但是,上次去救鸳鸳时他匆匆见过一面那个男人,淡漠疏离,眉目间皆有一种王者风范,他虽然是南氏的总经理,可毕竟阅历还不够,自然不会去招惹那样一看就不简单的人,但南悠然同意了就不一样了,之前他顾及她是爸爸的女儿,现在,他什么都不怕,爸爸不会为了一个外人,将自己的女儿置之不顾,为了鸳鸳的安全,他什么都可以做。

    南悠然反应过来时,门已经被从外面锁上了。她用力敲门,喊着爸爸。喊着阿姨,结果,一个人都没有理她,李婶家里有事,又请假回家了,南爸爸和程莆肯定是许了南若这样做了的,不然,南若不会这样做。

    嗓子喊哑了,南悠然跌坐在地上,眼泪忍不住往外冒,捡起地上的亲子鉴定,赫然看到了那上面的鉴定结果,手突然没拿稳,纸张又掉到了地上,如果说之前她还对南爸爸存在一丝希望的话,那现在,只剩绝望了。

    南悠然擦干泪水,表空洞地看着紧闭的房门,想到以前南爸爸对她的宠溺,眼泪又忍不住往下掉。原来,他当真不是自己的爸爸,那,她真的是妈妈与别人偷生出来的吗?南悠然茫然地坐在地上,脑海一片空白。

    南悠然哪里知道,就在进房间时,南正宇心力交瘁,突然倒地,程菁吓得失了声,南若赶紧对他做了临时抢救,然后,两人送着南正宇去了医院,因为处理得当,南正宇并没有生命危险,还在检查时,医生提醒需要住院观察,南若是回来收拾东西的,趁着两个家长不在家,才敢对南悠然做了这种事。

    “公子,不好了,大公子在回b市的路上出事了。”慕琰夜正端着酒杯,拿着南悠然有那个旧手机,端详她的相片,文悟急匆匆地走进来,汇报刚得到了消息。

    “怎么会出事?”听到慕风出事,慕琰夜一下子站起,眼里一片肃杀,华门那么多高手护送哥哥回去,怎么会出事?而且是在这关时刻,给够避开华门,并有本事将哥哥劫走,来人本事不小。

    “幺杏传来了求救信号,说是,是大公子与人在房间休息时,被人劫走的。”文悟想,肯定是大公子与那个姓南宫的在房间里做那种事时一时大意被人劫走了,不然,怎么会那么多华门高手还护不住大公子?

    “幺杏呢?”慕琰夜收起手机,拿着外就往外走。

    “幺杏受了重伤,正与两名手下开车前往西环路,一路追踪大公子下落。南宫先生与大公子同时失踪了。”文悟紧跟其后,将重要信息汇报给慕琰夜。

    “他也被带走了?通知幺儿,出动那边的人全力配合,务必要保证大公子的安全,我们去现场看看。”慕琰夜一边说着,两人已经启动车子,驶往事发地,暗卫紧跟其后。

    ********************

    “医生,我老公的病怎么样?是什么病?会不会有生命危险?”程菁担忧地问医生,家里出了这种事,这时,南正宇又发生这样的事,她急得六神无主了。

    “初步诊断,是心肌梗塞,暂时还在观察中,还好在送来医院前,你们有做过急救,不然,可就真的有生命危险了,你们家里有这样的病例史吗?”医生边问边记录。

    “没有,这种病?”程菁想了想,南家并没有人有过这种病。那南正宇,是怎么患上这种病的?还是因为最近的事?

    “南先生是做什么的?”

    “我老公以前是个摄影好者,在外一段时间后,又回到家里管理公司,这两年,将公司交给我儿子,他又经常出去,世界各地到处跑。”

    “初步判断,他这病是因极度疲劳引起的,应该多注意休息。不要过度疲劳,精神也不要随时紧绷着,要适度调节。”

    程菁在在病前,看着上的南正宇,心中千思百转。

    “妈。”南若拿着洗漱用品以及换洗的衣服进来。

    “小然没事吧?”程菁起走到桌前,整理东西。

    “妈,南悠然都不是爸爸的女儿了,你怎么还在这么关心她,你应该担心鸳鸳现在怎么样了。”南若见程菁这时还在惦记着南悠然,心中不舒服了,鸳鸳才是她的亲生女儿。

    “你懂什么,鸳鸳是我女儿,小然同样是我女儿,我从来没有想到要偏袒谁,要不是小然疏离我,对待你们的,我都是一样的,公平的。”程菁呵斥南若的不懂事。

    “妈,鸳鸳才是你亲生的,你怎么开口闭口就提南悠然,出去外面打电话回来问的也是南悠然,你到底知道不知道谁才是你亲生的啊?”

    “小声点,你想将你爸爸吵醒吗?”程菁瞪了南若一眼。

    “小声点也是一样,南悠然是她妈被背着爸爸在外面偷生的野种,你看看,将爸爸都气出病来了,她妈就是个狐狸精,当年抢走了爸爸,到死还给爸爸戴绿帽。”南若在一旁,提起夏桑,满眼的不屑与鄙夷。

    “南若,我是这样教你的,不许你提夏桑,你小孩子懂什么?”程菁见南若提到了夏桑,急忙往上看了一眼,南正宇还没有醒,警告南若少说话。

    “妈,我都是南氏的总经理了,还小吗?你一直都事事隐忍,可是我看不下去了,爸爸一直惦记着那个女人,心都还没有回来,明明,曾经你和爸爸才是最相的。”

    “若,妈其实有事瞒着你和鸳鸳。”听到南若这样一提,程菁愣了一下,沉默了半晌,思量了一下,决定告诉他真相。

    “以前,妈告诉你和鸳鸳,说妈和爸爸年轻是恋人,其实是妈骗你们的,妈怕你们不能接受,所以跟你们爸爸商量,说了这个慌。更重要的是,你爸爸也想弥补你们。这件事,小然也知道的。”程菁顿了顿接着往下说。

重要声明:小说《霸道教父的专属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