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 对不起,打错了

    “不用找了,我就在这里。”三人一惊,都朝门口看去。南悠然淡淡地看着南爸爸。原来如此,爸爸对她的疏离,是因为她不是他的亲生女儿,这一刻,她突然不再介怀了,因为,再也没了介怀的必要,该介怀的,该难受的,是他们而不是她,她享受了南爸爸十七年的宠,是她赚了。

    “小然,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程菁惊讶地看着她,想要上前去拉她,南悠然的手轻轻一抽,从程菁手里抽出来。

    “在你们说要拿我换南梦鸳的时候。”南悠然苍白着脸,慢慢走向南爸爸,双手紧紧地握着,极力忍着不掉泪,脚步颤巍巍的,脸呈土灰色。她虽然平时腻着南正宇,可她的子里透着一股倔强,她从来不是一个死皮赖脸的人,别人对她好,她就对别人好,如果别人对她的态度改变了,她也不会拿自己的脸贴人冷股,就算是家人,也一样,这些,都是南梦鸳两兄妹教会她的。

    现在,南爸爸如此对她,她虽然心痛,却不得不选择,再怎么说,南爸爸养育了她这么多年,她不能让南爸爸为难,最重要的是,她没法面对,自己叫了这么多年的爸爸,竟然现在怀疑自己是不是他的女儿,她觉得自己的妈妈不是那样的人。

    “爸爸,在你决定要拿我去换南梦鸳的时候,你有没有觉得心痛?”南悠然定定地看着南正宇。眼里含着泪,双手抓紧两侧的衣摆,下唇咬紧,南爸爸只是看着她,脸上还有泪没有擦干,像是通过她去看另一个人,半天没答话。

    “我知道了,至少,我知道爸爸在选择让我去换南梦鸳时有犹豫过,这就够了。”南悠然失笑,眼敛转向自己衣服的纽扣,眼泪也跟着流了出来,一滴滴掉在鞋尖上。

    “我一直想不明白,爸爸为什么回了a市后,就一直常年在外,很少回来,就连我上次出事,也都舍不得得抽出时间来陪陪我,爸爸这几年对我也越来越冷淡了,虽然表面上对我还是很好,可我知道,爸爸其实一直都想要和他们两兄妹多亲近。

    发生这样的事,爸爸选择要救自己的亲生女儿,任何人都能理解。虽然我不知道,上次绑架后又出了什么事,不过已经无所谓了,你们现在就将我带去换南梦鸳回来吧。一直霸占了你们的爸爸,真的很对不起。”南悠然又步至南前,欠了欠

    “不过,这几年,你们对我的所作所为,加上用我命去换南梦鸳的命,也足够还清你们了。”南悠然继续笑着说,装作很淡定的样子,可眼泪却不停地流,说出的话也还带着颤抖与,脸上苍白无血色。

    “小然,你这是什么话?我们怎么会拿你的命去换鸳鸳的命。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程菁皱眉,她是断然不同意让南悠然去换鸳鸳回来的,但是她也不会看着鸳鸳白白丢掉命,r会成立多年,并没有做出什么伤及无辜的事,这次抓了鸳鸳,也许只是个误会,到时她想想办法,定是能将她救出来的。

    但是南悠然最后说的那些话又是什么意思?

    “你答应的,不要反悔,就算反悔我也不会放你走了。”南若怕她一时说着玩的,赶紧乘胜,迫她答应。

    “我不会食言的。”南悠然看着这个所谓的哥哥,南梦鸳真的是有一个好好哥哥。

    南正宇没有说话,还在恍神,南悠然越过所有人,上楼进了自己房间,找了半天,才发现,这些年,她吃的用的,全是南家给她的,根本就没有什么要收拾的。无比怀念地看了一眼这个她住了这么久的房间,心中纵然不舍,可是,现在这种况,她怎么可能还会想要住下来,爸爸那态度,摆明了要用她去换南梦鸳回来,然而,爸爸还怀疑她不是他的女儿。

    南悠然想第一个求救的人便是慕琰夜,只是,如今他们之间的份尴尬,她有什么立场去向他求救?她已经被他救了好多次了。

    打开头的抽屉,翻开记本,找到那个号码,拨了过去。

    “喂?”那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软酥酥的,麻麻的,似是正睡醒。

    “对不起,打错了。”听到是个女人的声音,南悠然赶紧挂掉电话。南悠然查看了一下,确实是夏陌的电话,难道,大表哥换号码了吗?又再打了一个过去,还是那个女人的声音,南悠然马上挂掉,接着又打了夏圣的电话,是空号。

    舅舅舅妈的号码她根本就没有,小姨从来不用电话,小岛上的电话,她不记得,南悠然在心里暗暗叫糟,她虽然同意了去换南梦鸳是没错,可她也没想过要用自己的命去换。一口应下来,她是打定主意向舅舅家求救,没想到。联系不上了,这可怎么办?

    平时她没朋友,丢丢娃娃两人回g市了,吴心又还在受伤中,

    她又想到了漂亮叔叔,南悠然又翻开通话记录,却怎么也查不到漂亮叔叔的电话了。她平时和慕琰夜通话很多,那通电话早就被自动删除了,怎么办?还是要向慕琰夜求救吗?南悠然颓然地坐在头,心烦意乱,好像,她也只能向慕琰夜求救了。

    南悠然还没有来得及给慕琰夜打电话,南若却已经进了她的房间。南悠然惊了一下,这是长久以来南家兄妹给她留下的影,她不会忘记,那次他们将她关起来的形,以及每次南梦鸳发病对她的毒打。

    “别妄想逃出去,既然你已经答应了要去换鸳鸳回来,那就老老实实地呆在房间,你已经不是爸爸的女儿了,别妄想我爸爸会救你,鉴定结果早就出来了,我只是还没有拿给他看而以,最亲不过血缘。你霸占了我和鸳鸳的爸爸这么多年,你也说了,要还人,这个还了你和南家没有任何关系。”特意说成我爸爸,让南悠然觉得自己更加的亏欠他们,话说完,将手上的鉴定结果扔在南悠然的上,将南悠然的手机抽走,还把房间的钥匙也拿走了,关上了门,锁好。

    南悠然最近的反常他怎么会不知道,自从上次被慕琰夜救了之后,她就经常夜不归宿,说不定是对慕琰夜以相许了,他不会给她机会让她向慕琰夜求救。

重要声明:小说《霸道教父的专属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