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 双胞胎

    南悠然将所有报纸翻完了,竟然都没有慕琰夜的照片,更没有关于慕琰夜的新闻事件,或是出现在什么八卦头条,心中圆满,高兴了,南悠然其实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这下,心无限欢畅。慕琰夜却很是不解,为什么她翻不到自己想要的新闻,为什么还如此开心?难道,这就是席斯云说的,代沟?想到他要和南悠然产生代沟,心中郁闷了,他们相差不大,为什么会有代沟?

    当慕琰夜带着南悠然到达一处古香浓郁的巷子,因为前面已经开不进去车了,两人下了车,南悠然习惯地拉着慕琰夜的手,巷子口早已经站着一个男人,穿着青衣唐装,看到他们,迎了上来。慕琰夜只对那人点了点头,那人便在前面带路,南悠然问慕琰夜要去哪里,慕琰夜只说吃饭,便不再开口,在男子的带领下,来到一处名为“十三钗”的幽静淡雅的宅子前。

    南悠然看着那古色味十足的宅子,心中都变得更加的平静闲和了,宅子周围,种了许多的树,看起来很是有点历史了,其它周边也全是类似的建筑,仿佛他和她,此时正在某个远古的朝代,如果不是因为他们上的衣服还是现代的设计的话,而且,她还隐约听到有古筝的声音,那声音,若有似无的,她以为是自己在这样的环境中,出现幻听了。

    宅子的的门是用禅木做成的,推开门的瞬间,有一股禅木特有的幽香传来,南悠然不明白,只是吃个饭,为什么来要在这种地方,慕琰夜很有钱吗?

    进了宅子,南悠然眼前一亮,她以为里面肯定的会是沉沉无生机的景象,没想到,一入内,便看到了两个鱼塘,两边是高低不一的假山,上面雕着一龙一凤,栩栩如生,龙凤后面,各是顺着一路过去的各种亭子,有的是全开放的,有的是半开放,一个个精致优雅的包间。青衣男人将他们领进上了大理石台阶,在二楼的两个最为雅致的包间之一坐了下来。

    “喜欢吗?”南悠然还沉浸在这样的古色古香的环境中没有缓过神来,慕琰夜伏低子,附在她的耳旁,低沉动听的嗓音轻轻贯入她的耳内,似恋人间的低喃,南悠然的脸又不争气的红了起来。然后点点头,她是真心喜欢这里的环境。

    “当然喜欢了,这里好美啊,没想到在a市竟然还有这么美的地方,慕琰夜,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她从来不知道a市竟然还会有这么美丽的地方,古色古香,没有任何的现代气息,她甚至能听到潺潺流水,鸟儿高歌。让人急躁轻浮的心,得到了片刻的安静休憩。

    “这里是我开的。”得到她的认可,慕琰夜的嘴唇边上的弧度上翘到夸张。眉目间,竟是得意,南悠然看到他如此的一面,在心里说:慕琰夜好可啊,竟然还会有如此的一面,真是难得。

    “慕琰夜,你才来a市没有多久,怎么这里也变成你的了?”南悠然想不明白,他不是b市的人吗?怎么会在a市有别墅,有餐厅?

    “这还是以前一时兴起买下的地,然后就建了这个,集餐厅、茶艺为一体古色味十足的宅子。”慕琰夜细心地为她倒了一杯水。南悠然有些哑然了,一时兴起都能建成这样?

    “那你们慕家,就是你们住的那宅子是谁设计的?怎么也是古风十足?不过,住着不是很舒服,你的房间太封闭了。连窗户都没有,有点像古代的密室。”南悠然说完自己的观点,拿起一块糕点,送进嘴里,眯着眼,享受着美食,唇边沾着糕点碎末。

    “那是我哥建的,本来就是密室,因为,那样住着安全。”慕琰夜的指腹轻轻滑开,将她的唇角清洁干净。

    “先生,大先生过来了。”慕琰夜的手指一停,没来得及阻止,门已经被推开,南悠然正惬意地享受着慕琰夜为她服务,乍然听到陌生的声音,一睁眼,便看到了开门进来的就是之前带他们进来的男人,后面跟着两个人。

    “哥。”阻止不了,慕琰夜喊了一声,便不在看他们,继续为南悠然服务,他和南悠然的相处模式,不是他为她服务,就是她为他服务,而后拿过菜单点菜。

    “嗯。”慕风自己坐了下来。

    “双胞胎?”南悠然瞪大眼睛,看到一个一模一样的慕琰夜从后面进来。手上,还拿着一个面具。男子边上,竟然是那个她在慕家见过的书生少年。两人,还手牵着手,南悠然当场就石化了,直到慕琰夜在她额头印下一个若有似无的吻时,南悠然才反应过来。

    少年见状,刚才还清澈的眸子一下子变得幽深许多。双手无意识地握紧。倏地又放了开,故作镇定地将慕风手里的面具拿过来,放到桌子边上,又为他倒了一杯水,亲手送至慕风唇边。

    “这是我哥,慕风。”慕琰夜为她介绍,然后为她倒了一杯清茶,等着一菜。

    “这就是你哥?我和他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南悠然在脑海里一搜,突然“哦”了一声。

    “你是那个冷血面具男。”南悠然在看到了那个面具时,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觉得他眼熟了,原来是那个冷血的面具男,怪不得她当时会将他认错,原来两人长得一样,除了慕琰夜的哥哥眼睛是棕色的以外,两人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他边的男孩她也认识,是那个在慕六少别墅的那个少年。只是,为什么他会在这里?他不是应该跟在慕六少后吗?

    “他是慕胤沐的弟弟,我哥哥的,朋友。”说到朋友二字时,南悠然分明听到了他声线中带着的怪异,却又说不是什么怪异。

    “那不也是你们的弟弟吗?”南悠然问。

    “我姓南宫,不姓慕。我叫南宫翎。”那少年似是看出了南悠然的疑惑,开口解释,一双清澈的眼眸定定地看着南悠然,慕风见状,不悦地皱了皱眉,将少年的脸掰了过去,面朝他,南宫翎这才又用筷子夹起边上的小吃,往慕风的嘴边塞。

重要声明:小说《霸道教父的专属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