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 她要买报纸

    慕琰夜计划去东欧并没有去成,因为一枚芯片,黑道各方势力崛起,动静很大,他得留下来,东欧那边的事理暂时交给了席斯云和厉勋。

    南悠然在慕琰夜的别墅,呆了两天,手机在遭遇绑架时不见了,慕琰夜说要给她重新做一个,她却又舍不得,那是别人送她的第一个手机,而且,她对那手机,已经产生了感,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没有什么朋友,那手机也是算是她的朋友。

    她并没有太多的物件,只有一个妈妈留下来的旧玩具熊,一个慕琰夜买给她的小人偶,一个打火机,一个手机,以前南爸爸宠她,给她买了许多的玩意儿,却没有一件能够真正属于她,南梦鸳会用各种方法将她的东西,丢的丢,抢的抢,她已经一个不剩了。这下,她好不容易与这个新手机培养起来的感,多少有些结了。

    最终,慕琰夜又想办法给她找了回来,两天时间里,她都恹恹地,提不起什么精神,做事总是忘东忘西的,可是跟她相处尼,却又看到她很正常,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慕琰夜想,应该是前两天的事影响了她,怕她出事,慕琰夜一边处理华门事务,一边照顾南悠然。慕风又还在养伤期间,一切华门的事务,都交给了文悟去打理。

    手机找回来后,南悠然就接到了丢丢打的电话,知道她最近没事,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南悠然有些奇怪,丢丢的声音也是恹恹的,没有以往的清脆动听了,像是没休息好一样。以往的时候,丢丢和娃娃定是要和她聊上大半天的。

    这次娃娃却没跟她讲电话。只在旁边问了一声好。南悠然怕他们担心,并没有说自己出事。知道他们真的要去上学了,南悠然心中既高兴,又惆怅,高兴他们终于愿意去上学了,惆怅以后没有伴了,不过还好她又认识了吴心。

    南悠然想不通,也没有想,她自己也提不起精神来,南家打了好几个电话,南爸爸也不停地打电话过来,之前的时候,她用这个手机打过去过,大家都知道了她的号码。南悠然一个都没有接,全都挂掉了,后来,手机打得没电了,南悠然也不充电,就将手机扔在了慕琰夜的别墅。想到吴心好像受伤了,她又充了电,带上手机,买了很多东西,让慕琰夜送她去。

    “你去吧,我三个小时后来接你。”临走前,慕琰夜吻了吻南悠然的唇角,南悠然的脸,突然就浮起了红晕,她最近,好像总是出现这样的症状。略带羞涩地点了点头,等着他走,谁知,慕琰夜却要坚持看着她上楼,最后僵持不下,南悠然只好上楼,只是,一边走一边回头,那场景,好不煽。直到看不到慕琰夜的影了,她才专心朝上楼梯。

    “不好意思,我出了点事,这两天没有来看你。”南悠然走进吴心的家,是一个妇人给她开的门,那人看到南悠然,恭敬地立在一边,南悠然以为是吴的妈妈,和她打招呼,然后进了吴心的房间,看到吴心躺在上,已经没了之前那般虚弱。看起来她的妈妈将她照顾得不错。

    “我都知道了,还要谢谢你能来看我,知道你被绑架,我都吓死了,还好你没事。”吴心看到了报纸,知道了南悠然被绑架的事,心里想着,会不会是同一批人。

    “只是个意外而以。”南悠然在她的边坐下来,看到她边的报纸,知道她看到了那些消息,对于她说南若帅这句,自动忽略,她不否认,却也不想去承认,以前,在她心中,学长才是最帅的,可,现在呢?

    拿起来一看,发现上面只说她们被绑架,歹徒不满意赎金,纵火杀人,她和南梦鸳被爸爸和南若救了出来,丝毫没有提及慕琰夜,其中一张照片,是她和慕琰夜刚逃出来时照的,只是,那上面,却只有她一个人,南悠然的心,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慕琰夜害怕和她扯上关系吗?

    不过,还好,他的照片没有被登上来,只要想到慕琰夜的照片会被很多人看到,他那张脸会被无数女人当成梦中人了。她的心没来由的变得很不舒服,堵得难受,有一种愤怒、嫉妒、和郁闷的绪产生,她不想要让别人看到慕琰夜那张俊逸非凡的脸庞。潜意识里,她对慕琰夜,已经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占有

    两个刚认识不久的人,又同时患难过,竟然聊得很开,像是久久不见的好朋友又重逢在一起,丝毫没有隔应。坦然而自然,有时候,缘分这东西,还真的说不准,南悠然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自此又有了一个如此要好的朋友了。

    聊天了南悠然才知道,吴心是个孤儿,一直是一个人住,刚才那个妇人,竟然是宴如给她找来的看护,南悠然在心里又给宴如加了两朵小红花,原来,冰冷如她,也有她仁慈的一面。

    慕琰夜来接南悠然时,吴心正因子疲乏,睡着了。她将自己的手机号留给了吴心,这才默默地走出去。她本没有多少钱,都没有犹豫一下,就将自己的钱留给了吴心,自己只留了三百,那些钱,都是她自己常积攒的生活费,两个表哥留给她的钱,她都没有动。南悠然做好这一切之后,主动地攀上了慕琰夜的臂弯,跟着他,蹦跳着下楼。

    “怎么这么高兴?”慕琰夜眸色含着遮掩不住的宠溺,面色柔和。

    “我又多了一个朋友,慕琰夜,你不为我开心吗?”南悠然调皮地将头靠到他的臂弯,蹭了蹭,嘴角,翘起了快乐的弧度。

    “嗯,为你开心。”慕琰夜更加宠溺地捏了捏她的鼻子。两人迈着欢快的步子往楼下去。

    慕琰夜说是带她去一个地方,南悠然没有怎么在意,只不过,在去的途中,南悠然做了一件事,那就是遇到报刊厅,她都会下车去,用钱将每一种报纸都买一份回来,慕琰夜开始以为是她想要看报,结果发现她是在报纸上找着什么东西。问她她只笑不语,以为她想看南家的报纸,于是,命人去买了所有关于南家的报纸,结果还是不对。

重要声明:小说《霸道教父的专属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