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 怎么,心软了?

    “他有没有一时糊涂,你去警察局说,在这里磕破头,她也救不了你。”犯了错就是犯了错,没有糊涂不糊涂。慕琰夜拉退了南悠然一步,冷眼看着还在磕头的女孩。

    “慕琰夜,我们走吧。”南悠然拉了拉慕琰夜的手,她不会为伤害过自己的人求的,不管是什么原因。

    “是——你。”女孩听到南悠然的声音,停止了动作,抬起头,眼里是震惊后的灰暗。

    “你去求法官吧,我不会帮你,也帮不了你。”南悠然在认出了那女孩后,并没有多大的绪。

    “不,求求你,南小姐,那天是我错了,我不该对你动手,你救救我哥吧,求你了,我妈妈就快要死了,就躺在病上等着我哥借钱来给她做手术,我那天也是为了钱,才会跟你过不去的,求求你了,你作个证,说我哥没有伤害你,让他们将我哥放出来吧。”女孩见南悠然要离开,扑了上来,不管不顾地将南悠然的腿抱住。

    “走开。”慕琰夜迅速将南悠然揽进自己的怀里,不让女孩有机会再碰到她。

    “先生,求你了,救救我哥哥,我哥也是为了让我读书,为了救我妈妈才走上那一条路的,你大发慈悲,救救我们吧。”女孩此时已经走投无路了,如果哥哥进监狱,那她一个人,怎么能负担起救治妈妈的重任?陈家,她是断不可能回去的,那个狠心的父亲,为了狐狸精,将她赶出了门,如今,她才有一个哥哥,有一个妈妈,她不能失去他们。

    “慕琰夜,怎么办?”南悠然本是想赶紧走的,可是,听到那女孩的妈妈病了,她也就不忍心了,她就是因为妈妈不在了,才会在南家,被南梦鸳与南若欺负。

    “怎么,心软了?”慕琰夜见风大,又给她撸了撸衣服。

    “毕竟,她哥对我也没有怎么样。你可以救救她妈妈吗?”南悠然拉着慕琰夜的衬衫袖子,有些可怜地看着他。

    “南小姐,先生,求求你,救救我。”女孩本来是死马当活马医的,此刻见燃起了火星般的希望,更加的珍惜。

    “我这里不是慈善机构,悠悠,不要对伤害过你的人心存仁慈,我们走吧。”慕琰夜不管后女孩的求救,将南悠然拉着进了车。南悠然犹豫,在见到南爸爸出来,接了个电话,都没有想到她,就焦急地上车离开了,心里凉了下来。与慕琰夜回了别墅,也没有心思管那女孩的事了。

    “慕琰夜,我可能要在你这里多住一久了。”简单地清洗过后,南悠然坐在头,征求慕琰夜的意见,出了这些事,南爸爸最近对她的态度又伤了她的心,她也不知道能去哪里,在南家越呆只会让她越伤心。外婆家,除非她与南爸爸断了关系,否则,她也回不去,此刻,她唯一能依靠的人,只有慕琰夜了。

    “你只能住今天。”慕琰夜注视着她的杏眸,眼里,难得的有几分开玩笑的味道。

    “啊。”南悠然想,慕琰夜一定会答应的,可是没有想到他只能自己住一天,那她要怎么办?回南家吗?小嘴翘了起来。不满地控诉她眼前的人,眸子流露出受伤的神

    “傻瓜,明天,你要跟我去东欧。”慕琰夜笑意满满地在她的唇边印上一吻。

    “啊。为什么是我要跟你去?”南悠然眨着眼睛,动作懵懂又可

    “为什么?难道专属女佣不听从主人的安排?再说了,你也顺便去散散心。”慕琰夜在她的鼻翼上刮了刮,好笑地看着她,眼底有着他特有的自信。

    “哦,这么说,那我也有工资拿了吗?”南悠然只想到工资这个问题。

    “嗯。”慕琰夜见她并没有反对与自己去东欧,才拿着衣服进了浴室,心很不错。本来他并没有做这个打算的,可是,想到他要好久见不到她,他的心不圆满了,今天开会的时候正在想,要怎样才能让她去,没想到出了这种事,既给了他这个机会。又断了她对慕容子谦的念想,关键是还不用他出手。

    南悠然睡不着,心中总是害怕,慕琰夜陪着她,将她抱在怀里,睡了好一会,直到她呼吸平稳了,这才起来到楼下。

    “公子,我领罚。”宴如一脸愧疚地出现。没有保护好南悠然,她认罚。

    “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那个女孩是怎么回事?”如果是以往,慕琰夜定然是要罚的,可是通过这件事,让他与南悠然之间的感增进了,所以,他也就决定不追究了。

    “那个女孩叫吴心,就是之前从“国豪”逃走的那个。文悟一直在派人找她,但是她很聪明地躲过了,没想到被凤凰会的人给找到了,差点死掉。然后因为南小姐的关系,又被我们给救了。”宴如很诧异,这次公子竟然不罚她。

    “现在呢?”

    “她醒过来时,告诉我,有人在找南小姐,又昏了过去,根据推断,应该就是凤凰会的人。所以,还留着她的命。从她这里可以查到更多的线索。”宴如分析着这里面的事态轻重,要取一个人的命,随时都可以取。

    “留下她,不要伤了她。”

    “可是公子,你之前不是……”宴如搞不懂,之前不是公子命令文悟去杀她的吗?怎么改变主意了?她只是想等事了结了就结果吴心的命,并没有任何恻隐之心,更何况,作为一命杀手,她也没有恻隐之心啊。

    慕琰夜看了宴如一眼,没有说话,目光清冷,淡漠的眸色是不不容置喙的霸气。

    宴如回了一声,退了下去,虽然,她平时也是清清冷冷,可是此刻与公子一比,不,简直不能比。公子温润如玉,却带着他天生的王者气场,一个眼神,都足以让你甘愿臣服。公子这么做,也有公子的用意。那个吴心,倒是又捡回了一条命,莫名其妙的快要丢命,又莫名其妙的捡回来,不知道她作何感想?

重要声明:小说《霸道教父的专属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