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 嗯,我在这

    “慕琰夜,你能不能带我去包扎一下,我不想去医院。”看到爸爸离开,南悠然转头可怜兮兮地问他,眼眶红红的,那样子,惹人疼惜。

    “嗯,好。”慕琰夜将她一下子抱了起来,避开她背后的伤口。将她带进车内,将司机赶下车,想要将她的衣服拉开。

    “慕琰夜。”南悠然有些不好意思,阻止了他的动作。

    “怎么了?我帮你看看后面伤得严不严重。”慕琰夜神很认真,眼里泛着难以遮掩的疼惜,南悠然想了想最终点了点头。

    得到她的许,慕琰夜轻轻将她后背的拉链拉开,看到背上的伤口,眸色勾出一抹嗜血的颜色。随即又隐了下去。

    “疼吗?”他将车座暗格里的消炎药水拿出来,轻轻地为她清洗,南悠然咬着唇摇头,他又将疗伤的药挑了些为她抹上,温柔得出奇。看到她后背上那纵横的旧伤,手指轻轻地在刀子的伤痕上打着圈。

    “慕琰夜。”南悠然感觉到他在专视于自己的旧伤,那指尖带着一种燎人的温度,让她的脸,泛起了桃花。

    “嗯,我在这。”慕琰夜叹了一声气,将她的后背拉链拉上,将她小心地抱在怀里。

    “我的后背,很难看吗?”南悠然将自己埋在他的怀里,轻轻地蹭着,寻求安全感。

    “嗯,说实话,真的有点难看。”慕琰夜实话实说,一个女孩子,后背有这种伤痕,实在很难看,看到她的伤痕,他觉得难看之外,更多的是心疼。

    “……”南悠然不说话了,有些自卑地想要避开他的怀抱。

    “不过,我可以帮你去除这些伤疤。”慕琰夜将她搂得更紧些,手,悄悄地将她腰间的脏鞋带解开了。

    “真的吗?”南悠然闷闷地声音自他的膛传来。

    “嗯,你忘了吗?上次,你脸上的疤不也是我给的药?”司机已经得到示意,启动车子离开。

    “嗯……”南悠然伏在他的怀里,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他的给予的温暖。

    “悠悠,你后背的伤?”慕琰夜的指腹轻轻地在她的那些伤痕上滑过,小心避开她的新伤。心里眼里全是疼惜,她一个人,是怎么过来的,默默忍受着南梦鸳的鞭打吗?

    “……”南悠然想到自己伤口的由来,不由黯然,家丑,终是不可外扬。不过,以后,她再也不会任由他们欺负了,她亦不会会了所谓的爸爸而让自己受伤了,因为,她的爸爸,才是伤她最深的那个人。

    “先生,查出来了,是故意纵火,纵火的那个人也找到了,是我们处理还是交给警方?”慕琰夜正将心低落的南悠然换在怀里,暗卫来电。

    “交给警方吧。”在南悠然的面前,他做不到让她看见自己嗜血的一面,他希望她心中的慕琰夜永远都是b市慕家的二公子,她心中漂亮叔叔永远是那个小岛上对她言听计从的漂亮叔叔。

    “纵火犯吗?是不是抓到那个纵火犯了?”南悠然惊喜地看着他。

    “嗯。怎么?你有什么打算?”慕琰夜用鼻尖轻碰她的鼻尖,举止亲睐。

    “慕琰夜,我想去看看,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纵火?南家不是答应了给钱的吗?为什么还要纵火?”南悠然不明白,她在仓库时,看到有个男人看她和南梦鸳时的眼神明显充满了恨意,她想弄清楚是为什么?是不是她看到的那个人?

    “好,我们掉头去警察局。”慕琰夜话一出口,司机马上将车头调离,驶向警察局。

    到了警察局时,南正宇也在,是过来录口供的,除了他,还有一个人,慕容子谦也在。南悠然因为之前穿的是礼服,所以进去时,慕琰夜将自己的长款薄风衣披到了南悠然的肩上,慕琰夜的到来,顿时让小小的警察局里一干办公人员变得战战兢兢的,局长亲自出来,想要和他打招呼,慕琰夜一个眼神过去,局长便又装作和他不熟的样子。

    但整个过程中,却是不停地朝着他看去,看到南悠然上那件风衣,便明白了那小姐在慕琰夜边扮演的角色。害怕自己哪里做得不对。说几句,又要扔不住朝慕琰夜看去。

    南悠然才明白,原来,报警的人竟然是慕容子谦。看着这个自己一度执着喜欢的男孩子,突然很心酸,原来,她的喜欢,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想必,他们是去仓库时就商量好了要带谁走吧,只是,她也是一个女孩子,她也会怕,为什么要这样子对待自己呢。

    一个是她喜欢了快七年的男孩,一个是她从小依赖的爸爸,关键时候,没有一个人,想过她,考虑过她的安全。南悠然都有些想笑自己做人的失败了,可是她又怎么能笑得出来。曾经对慕容子谦的恋,在这一刻,烟消云散。她一直小心维护,呵护的父,在这一刻,也已发霉变味。

    当警察审问出来,得知了纵火犯的意图之后,南悠然更加的沉默了。原来是冲着她和爸爸来的,男人名叫刘街三,是当年那场车祸中的受害者,当年的连环车祸,不但夏桑遇难,同时也毁了其他的三个家庭。

    刘街三的双亲与一个姐姐也在那场车祸中去逝了,绑架案经那个头目说,也是刘街三策划的,刘街三找到他们一伙人,大家一起玩了很久,都熟悉后,指使他们绑架南家小女儿,说是南正宇很疼这个小女儿,所以一定会慷慨给钱,没想到,连带着南梦鸳也被绑了。刘街三本意是想得到钱后,再撕票,然后出逃国外,警察的到来改变了他的计划。

    慕琰夜一直都安静地陪在她的边。进去时只是微微对南正宇颔首,便没有说话。见南悠然想走,这才牵着她的手出来。温柔眼眸透着让她安心的光。

    出了警察局,一个女孩急急地走到南悠然面前,南悠然认出来了,是前久在巷子里摔她跟头的女孩。

    “小姐,求求你,救救我哥哥吧,我哥他也是被人指使一时糊涂,才犯了错,你帮忙说说话,让他们放了我哥。我妈妈还躺在病上,求求你了,小姐。你们放过我哥吧。”看起来应该是个有骨气的女孩,此刻却一上前就跪了下去,一个劲地磕头。

重要声明:小说《霸道教父的专属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