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 先过过瘾

    众人只以为是主持人有什么安排,期待着后面的发展。兴奋地等着,灯亮后,南总裁会给众人带来什么样的惊喜。毕竟,总裁很少管事,南悠然只感觉到有人用了什么东西将自己的嘴巴捂住,然后,一种特别的香味传来,她就失去了知觉。

    当厅内的灯光再次亮了起来,众人看向他们一家时,渐渐发现不对。南总裁的两个女儿哪里去了?

    “啊,杀人啦。”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叫喊声,听到这声音,厅内一时乱了起来。

    两个男人双双对望一眼,匆匆出了大厅。

    “先生,不好了,南小姐被劫走了。”到了厅外,一路跟踪着绑匪留下的痕迹,查找方向。

    “什么?被劫走了?”正在继续开会的慕琰夜听到这话,猛地一惊,瞳孔急速缩了一下,那些人抓走了她,心里莫名地恐慌起来,南悠然,会不会被他们怎样?那些人,毕竟是黑道上的,对待女,并不会像市井流氓那样,如果他们找不到要拿的东西,会毫不迟疑的杀了她的。不,悠悠不会有事的。只希望她遇到的人,没有那么心狠手辣。

    “是的,那些人的速度太快了,我们还没有靠近南小姐,人就被带走了,同时被带走的还有南家大小姐南梦鸳。”

    “会议结束,文悟,计划延迟,行程取消。”一边说话,慕琰夜一边往外走。手上还保持着通话,他也没有对那两名暗卫发难。

    “好的,我知道了,马上过来。”尽管心中焦急慌乱,可面上,他仍然是那个镇定自若的华门x先生。

    “把人扔给他们,我们先走。”两名黑衣人,将手上的女子丢到了路边还在徘徊计划绑架南家小姐的四个人面前,几秒钟的时间,两人已经消失在众人眼前。

    “这不就是南若的两个妹妹吗?”

    “废话少说,既然我们不费力就将人弄到了手上,赶紧走。”四人将南悠然两姐妹抬到面包车上,扬长而去。

    “小姐,人已经走了,现在怎么办?”

    “主人说,上有芯片的那个人必定会被她宝贝一些,到时,设计让南家救出那一个,然后我们再动手。不必做无所谓的牺牲,而且,也可以引开华门的注意力,趁着华门去救人时,我们先去将那条项链拿回来。”

    “小姐,那现在属下先去查看华门的况,您看,您是先回去还是?”

    “你行事小心些,不要被慕琰夜抓到了。必要时……你懂的。”

    “属下知道。”黑衣人领命而去,被称作小姐的人,很快消失在暗夜里。

    南悠然幽幽醒来时,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脚踢到了一个什么东西,旁边有人闷哼了一声。她转着头朝着脚边看去。

    “姐姐?”南悠然大惊,南梦鸳怎么会在这里?她们,同时被绑架了?看了上,一根粗大的麻绳,勒得她有些疼。南梦鸳也同样被勒着,嫩白的手臂上已经出现了伤痕。两人上的礼服已经变得脏兮兮的,从公主变成了灰姑娘。

    南梦鸳在南悠然的惊呼声中,也醒了过来,看到自己的处境,吓了一跳,这是什么况,她被绑架了吗?

    “输的人进去看看况,不要让她们跑了。”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南悠然的脑袋还没有完全清醒,更别说还在她后面醒来的南梦鸳,只见一个男人开门走进来,用脚踢了踢南梦鸳,南梦鸳吃痛地哼了一声。南悠然眯着眼,悄悄打量着进来的男人,正是那天跟在南悠然后的那两人中的一个。南悠然半眯着眼,悄悄地打量四周,这是一个废弃的小仓库,里面的设施陈旧,看起来很久没有用了的样子,男子发现没有什么异样,转出去。

    “小然……”南梦鸳颤着声音碰了碰了南悠然的腿。

    “姐姐,你没事吧?”南悠然虽然不喜欢她了,但她好歹也是自己的姐姐,她不会冷漠到在这种时候对南梦鸳不闻不问。

    “我们现在怎么办?”南梦鸳以前被绑架过一次,因为那次,让她产生了心理疾病,所以,这会因为姐姐的份,让自己故作镇定,可是那抖动的体出卖了她。而且,从小被南若保护得很好,此刻完全没了主见,没法思考。

    “我先想想。你能不能先帮我把上的绳子解开。”南悠然扭了扭子,其实她又何尝不害怕呢,可是,她也不愿意在南梦鸳的面前泄露了自己的恐惧,同样故作镇定。

    “好。”南梦鸳犹豫了一下,才答应,她其实想让南悠然先给自己解绳子的,可是,当发现她的双手完全被捆起来时,她还是慢慢移过去给她解,绳子太粗了,打的结又太死,南梦鸳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解开。门突然被打开,两个女孩子吓了一跳,不敢动,恐惧地看着来人,看到她们还是乖乖地呆着的,又才出去。

    听到声音,知道外面的人打起牌来,南悠然有惊无险地舒了一口气,拉了拉自己的礼服,将绳子留在了上,然后移过去给南梦鸳解,因为是宴会,南梦鸳穿了很高的高跟鞋,穿的又是抹的礼服,折腾下来,礼服已经滑到了前,都走光了,南梦鸳有些羞涩地用手遮住前。

    想到如果有机会,她们是要逃跑的,更何况,外面那些男人,谁知道会不会对南梦鸳怎么样,南悠然犹豫了一会,将自己腰际的丝带解下来,将就着南梦鸳礼服上的别针,弄了几下,马上,南梦鸳的礼服被拉得高高的,还多了两根肩带,南梦鸳舒了品气。有些感激地看着南悠然。

    “谢谢你。”南梦鸳迟缓地开口。

    “……”南悠然没说话,看了看自己腰间松开的礼服,做好人,是要付出代价的。四周看了看,南悠然将一根角落边的鞋带捡过来,往腰间系,圆满了,想要找逃跑路线。

    “再去看看,可别让那两个小妞跑了,到时,我们的钱就拿不到了。”南悠然一惊,赶紧将绳子往自己的上放,南梦鸳不解,南悠然还没来得及说,门再次被打开。看到南梦鸳脚边的绳子时,两人赶紧跑过来。

    “大哥,你就放了我们吧,我们家有钱,你要多少,我都拿给你。”看到男人凶神恶煞的样子,南梦鸳害怕地求饶,眼泪从眼眶里滑落,看起来楚可怜。

    “放了你,可以啊,只要,你让我们摸一下,我就,放了你,怎么样?”两个男人本来没动这方面的心思的,可是看到南梦鸳那楚楚可怜的样子,以及她仍旧露的香肩,男原始的兽就马上显露了出来。

    “啊,你混蛋。”南梦鸳被这话给气得骂人。看到两个男人盯着她看,她又吓得赶紧朝着南悠然靠过去。

    “反正,南家还没找到这来,他们又出去打探消息了,不如,我们先过过瘾。”两个男人看了眼被关上的大门,转头盯着仓库里的两个女孩,眼里突然冒出某种兽的光泽,面部也猥琐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霸道教父的专属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