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 求求你,救救她

    “谁啊?”南悠然在慕琰夜的肩头蹭了蹭,有些不满好梦被打扰。

    电话那头,华门一群人,你看我,我看你,两秒钟后,又装作没事人一样的,继续各忙各的。地上,一部手机躺在那,屏幕闪亮,文悟将手机捡起来,淡定地拿着手机。

    “什么事?”自家先生低沉的嗓音终于从电话传了过来,众人默。他们是不是打断了先生的好事了?

    “先生,那两个人,出事了。”文悟硬着头皮说。

    “我知道了。”然后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喏喏的女声:慕琰夜,别忘了把你的衣服拿走。

    众人再次沉默。看来,是真的打断先生的好事了。

    “还是将他们的尸体抬出来吧。”文悟镇定地安排。先生应该不会因为求不满而迁怒于他们的。

    次早晨,南悠然是被敲门声弄醒的,醒来时,看到还挂在房间里的衣服,南悠然手忙脚乱地起来收好,藏进自己的衣柜,发现没有什么可疑的东西了才去开门。

    “二小姐,太太问,你要不要去参加南氏的周年庆?”

    “周年庆?现在?”南悠然穿着睡衣出来,刚好看到南若提着公文包往门前过,走了几步,又倒回来,视线在她的上深深扫了一眼,然后才离开。刚好南梦鸳扶着南爸爸也要往楼下走,额头上还包着纱布。

    “爸爸。”南悠然喊了他一声,南爸爸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越过她往楼下走。南梦鸳走了几步也回过头来,有些幸灾乐祸地看了她一眼,南悠然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但是心中,难受极了,爸爸连话都没有和她说,以前,都是她挽着爸爸的手走。她和爸爸,是不是会越来越生疏?

    “二小姐,你快去洗脸,先生他们要去公司开会,南氏周年庆下午就要举行了。”

    “好,我知道了。”南悠然恹恹地回房,坐在头半天没有动,习惯地往一个地方看去。只见那张大头贴被圆珠笔画得面目全非,特别是学长的头像,都头都被画得没有了,南悠然愕然了,她什么时候将大头贴弄成这样了?

    “看来,我连唯一的念想都没有了。”南悠然干脆将贴纸撕了,扔进垃圾桶内。也好,既然他们都要订婚了,那她,就彻底地忘了学长吧,结束她长达七年的,呃,暗恋。洗漱好后,她穿了一件家具服,走出门,听李婶说南爸爸和南若去公司,程菁母女去做美容了。南悠然站在院子里,看了章晓鱼带着一个人从门前过。

    “小鱼姐。”南悠然有些好奇,章晓鱼带了谁,跑了出去。

    “小然啊。放假了吧?暑假想去哪里玩?”章晓鱼见到她,开心地朝她走来。

    “还没有想好。”南悠然笑。爸爸还没有安排时间说哪天去g市看妈妈。

    章晓鱼笑,南悠然看她带着那个男人进了别墅,那个男人,长得很帅,只是,有些不修边幅,看起来很粗野的样子,与慕琰夜那种人是截然不同的类型,她怎么又想到慕琰夜了。南悠然回到客厅,有点无聊,要去参加周年庆吗?

    正在她纠集的时候,手机响了,南悠然一看,是丢丢的号码。

    南悠然接了电话,是丢丢打来问她什么时候去g市的,说他和娃娃先去看过妈妈了南悠然还没安排,实话说了,和两姐弟聊一会,挂了电话,她突然想起吴心来,那个,算是她的朋友吧,于是将号码找了出来,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好久,都没有人接,南悠然正要挂掉,那边就传来吴心虚弱的声音。

    “环城东路,605号顶楼,救……”电话便被挂断了,南悠然拿着电话怔愣一两秒钟,反应过来,连衣服都没有换,回了房间拿着包就往外跑,想去打出租车,想到自己曾经发生的事,有些后怕,更何况打车也要走十分钟的路,正犹豫着,便看到宴如也跑了出来。

    “宴如,能不能送我去环城东路,605号,我朋友出事了。”看到消失在她眼前好久的宴如出现,南悠然抓着她的手,有些急切,吴心,是帮助过她的人,现在肯定是出事了,她不能见死不救。

    其实宴如是奉命转到暗处保护南悠然的,发现她急急地出来,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没来得及隐藏,没想到南悠然发现了。

    “好,你等我。”宴如进了别墅,开了一辆红色跑车出来,南悠然就坐了上去。

    跑车一溜烟地开了出去。加大油门往目的地去,宴如有些惊讶于南悠然竟然没有尖叫,只是抓紧了把手。南悠然是个路痴,到了之后,也找不着地方。是宴如带着她找到了地方,进了605号楼,是一栋老式的楼房,连电梯都没有,两人爬着楼梯到了顶楼,刚好看到有个男人从一个房间里出来,带上门,往另一边楼梯下去了。

    顶楼有三户人家,其中有两户人家的门都贴着对联,只有一户人家的门前光光的,什么也没有。就是那个男人离开的那家。南悠然果断地进了那扇门,只见屋里乱七八糟,旧沙发倒在地上。家具东一个西一个,南悠然喊了两声,听到细小的声音从卧室传来,南悠然急忙去推开门,发现吴心倒在衣柜旁,地上全是血。口,不停地有血往外流,脸色青紫青紫的,很吓人。

    “救她,求求你,救救她。”南悠然看到这一幕,并没有去拉吴心抬起来的手,急切地转过去求宴如,她知道,宴如肯定有办法救。

    宴如上前去,想要将吴心抱起来,在看到吴心手心的图案后,瞳孔微变,这个女孩怎么会惹上那些人的,她犹豫着要不救。这事,关系到华门。

    “求求你了,快救救她,我知道你可以救她的。”南悠然六神无主了,只知道求她。她知道,这样的伤口,如果找救护车,吴心肯定是没得救了,必死无疑。

    “我打个电话。”宴如退开少许,南悠然跪在吴心的旁边,吴心已经虚弱得睁不开眼了,却还是不停在在说着什么。

    “有……人,要……杀……杀……”“你”字还没有说出口,手已经垂了下去。

重要声明:小说《霸道教父的专属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