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别趴在我身上

    “小然,你回来怎么也不进去,站在这里干什么?这样很容易吹风感冒的。”程菁将南爸爸扶着。走到南悠然跟前。

    南正宇看着南悠然,说不出话来。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南爸爸虽然觉得自己那天不该打南悠然,可是,让一个长辈拉下脸来道歉,他也做不来,更何况边上还有自己的妻子、儿子。

    “……”南悠然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阿姨和你说话,你都不会应一句?”南爸爸见南悠然不像往常一样溺过来自己边,没喊自己,想要开口喊她,说出口话的就变成了这句。

    “阿姨。”南悠然其实是想问一下,爸爸伤得怎么样,严不严重的,可是南爸爸这么一说,南悠然就什么也不想问了,这句话更加的让她觉得,爸爸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快进屋吧。”程菁出来圆场。先扶着南正宇进去。南若看了她一眼,跟在程菁后,南悠然默默地跟在最后面。

    “李婶呢?”南爸爸见南梦鸳在厨房里,不由开口。南悠然正要张口,南梦鸳比她快一步。

    “爸爸,李婶家里有事,请假了,刚走没多久,你看,她菜都做好的。我们只管吃就行了。”

    “那你围着围裙干什么?”南爸爸问。

    “哦,我看到厨房有些乱,就将东西清理了一下,爸爸,我们坐下吃饭吧。”南梦鸳甜甜一笑。

    “鸳鸳真是越来越懂事了。”南爸爸感慨。

    “爸爸……”南悠然想说,菜是我做的。

    “还站着做什么,还不快去换衣服下来吃饭。鸳鸳过来,扶我过去坐着。”南爸爸打断她的话,南悠然想要说出口的话就那样卡在喉咙里,爸爸说,鸳鸳越来越懂事了,那意思是不是说我越来越不懂事了?爸爸叫南梦鸳去扶,也不要自己扶了,以前,爸爸总是第一个叫自己的。南悠然哦了一声,闷闷不乐地往楼上走,听南爸爸的话去换衣服。其实南爸爸说的这两句话,根本是什么意思都没有,夸奖南梦鸳,完全是出自内心的感叹,并没有将两个女儿放在一起比较。要南悠然去换衣服也只是因为他注意到南悠然的衣服脏了,只是这样而以。但是其他听到这两句话的人便不这样想了。

    南悠然这一次,感觉到,爸爸是真的不理自己了,吃了晚饭,慕容子谦又来了,南悠然不小心听到他们谈关于定婚的事,南悠然为了避免尴尬,趁着他们在客厅里看电视,一个人回了房间。

    “喂,慕琰夜。”南悠然靠着窗户,十分难受地拨通了慕琰夜的电话,电话响了两声,接通了,下午的时候,她有打电话通知慕琰夜安排给她的人,她回了南家。可这时,受了委屈,她却忍不住地想起了他,想要打电话跟他诉说。

    “怎么了?”慕琰夜正站在华门分部的地下室里,他的对面是两个已经昏死过去的华门叛徒。手还沾着血,听到她的声音,刚才还周透着杀气的冷冽黑道教父转眼间变成了那个温润如玉,淡漠如风的慕家二公子。

    “慕琰夜,你现在在哪里?”南悠然有些带着哭腔的声音通过手机传进慕琰夜的耳膜,慕琰夜的心都被揪得疼了起来。

    “我就快要回家了,你怎么了悠悠?生病了?”

    “慕琰夜,我回我,我家了,我爸爸,我爸爸,他是真的不喜欢我了。他以后都不会喜欢我了。这个家,以后都没有我的位置了。”南悠然听到慕琰夜关切的声音,忍不住哽咽起来。

    “不哭悠悠,你哭得我也难受。”慕琰夜听到南悠然的哭声,一下子心都疼了,曾经这么可的女孩,为了生活,为了自己的人,磨去了自己的棱角,处处受制于人,如今,她着的人,伤了她的心,她的心,该是何等受伤啊。

    慕琰夜赶到南家,从窗户进入南悠然房间的时候,南悠然已经趴在前睡着了。楼下的客厅里,他甚至还能够听到南家其他的人欢声笑语,慕琰夜轻轻地将南悠然抱到了上,南悠然像是感觉到他的气息,毫无防备地缱绻在他的怀里,紧蹙的眉头,在这一刻舒展开,安稳睡去。

    “悠悠……”慕琰夜怀恋地在她的发间轻吻着,嗅着她上浓浓的体香,暂时闭目养神。他发现,离开她一刻,他都思念她到不行,恨不得时时刻刻想要看到她在自己的眼前。这种感觉,还越来越强烈了。

    “慕琰夜,你什么时候来的?”南悠然并没有完全睡着,感觉到是慕琰夜,只是半睁开眼,又在慕琰夜怀里蹭了蹭,找了个安稳的位置,枕着。

    “你怎么知道是我?不怕是坏人?”是他将她扰醒的。看到她酣睡的容颜,他总有一种克制不住的冲动,只能靠着吻她来平复自己的乱。

    “嗯。我闻到了你上的味道了。”南悠然一手环上慕琰夜的腰,枕在他的前,不睡了。及肩的黑发像羽毛一样,在慕琰夜前轻划着,沉寂的夜里,有一种无声的惑。

    “悠悠……”慕琰夜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压抑低沉。

    “嗯?”南悠然睁着眼看着他,睫毛在昏暗的灯光下,铺着一层美丽的剪影。

    “悠悠,我可能要离开a市一段时间。”慕琰夜在她脸上印下一个吻痕,有些不舍放开。

    “你要回去b市了吗?”平时总在是想慕琰夜什么时候回b市,没想到他一提,南悠然竟然有些不舍了,她之前,是不是不希望他回b市?

    “不是,要去一躺东欧。”慕琰夜将她的手拉到自己的唇边,轻轻触吻着。

    “哦,那你还会来a市吗?什么时候来?”南悠然调整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差不多已经整个人都趴到了慕琰夜上。慕琰夜的体突然僵硬得像岩石一般,一动不动,也停止了吻她的动作。

    “悠悠,下来,别趴在我上。”慕琰夜的声音暗哑得不像话,一只手及时制止了南悠然像要去掀他衣服的小手,忘了说让她等自己这件事。

重要声明:小说《霸道教父的专属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