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 随时主意她的动向

    “惹怒我,对你没有好处。”慕琰夜之前吃饭时还算温润的目光此刻已经变得戾得有些吓人。南悠然没敢说话,赶紧走过去,绕到的另一边,脱了鞋子,爬到了上,乖乖地躺到慕琰夜的侧。

    “睡过来。”

    南悠然像只温顺的小狗,乖乖地靠过去。

    慕琰夜见她不再反抗自己,怒气降了下去,手一捞,将她搂到了怀里,轻嗅了她的发香。

    “睡觉。”慕琰夜再次变得温柔起来,轻拍了拍南悠然的肩膀,南悠然本来就已经很困了,慕琰夜连吓带吼地将她骗到了上后,又温柔地轻拍着哄她睡觉,她自然是没了防备,再说了,又与慕琰夜同那么久过,慕琰夜上的那淡淡的若有似无的烟草味道她都已经熟悉了,只不过,今天的浓了一些,不一会,就已经完全睡熟了。

    确定南悠然是真的睡着了,慕琰夜这才悄悄地将手往下移,扣着她柔细的腰,满足地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唇角不自觉地往她的上嗅去。从发间,辗转到脸上,唇边,脖颈,甚至执起她垂在一侧的手,细嗅了一遍,这才将人再次锢到怀中,多积攒的疲惫瞬间来袭,霸道地拥紧怀里的馨香子,沉沉睡去。

    b市慕宅东区。

    慕风坐在靠在躺椅上。

    “幺杏。”

    “在,公子。”一个束黑衣的女人从暗处出来,站到慕风侧。

    “查一下南悠然的份以及她的家庭。”

    “是,公子。”叫幺杏的女人不知何时手里多了一台掌上电脑,早在大公子知道二公子带了个女人回东区,幺杏就已经搜集了所以关于南悠然的资料,这时正在快速地调集她存于电脑里的资料。

    “公子,南悠然是a市南正宇的小女儿,南悠然是南正宇和其她女人生的孩子,至于南悠然的生母,只知道她的名字,叫夏桑,八年前车祸去逝,再没有其它资料显示,南正宇有两女一子,南正宇是六年前从g市回到a市的,南老爷子只有他一个儿子,所以临死前将他找了回来,并将南氏交到了他的手里,然后和著名画家程菁结婚,程菁嫁过来时,已经有两个孩子,南正宇对商业不感兴趣,钟摄影,将南氏集团权全交由他的儿子南若打理,外界说法是:南正宇和程菁是多年的恋人,后因南正宇移别恋,弃其而去,程菁怀上了他的孩子,并生下来,抚养长大,两人再次相见,南正宇这才为了家庭责任娶的她,但……”幺杏顿了一下。

    “接着说。”慕风闭眼轻轻靠在沙发上,慢慢活动着头颅。

    “其实,程菁与南正宇并不认识,早年的程菁,全国各地四处奔波,居无定所,应该是怀孕之后,才定居a市的,但这上面有资料显示,南若和南梦鸳又确实是南正宇的儿女。而且,程菁还离过婚。这个消息是被人隐去的。只查到她的前夫姓夏,其余的就查不到了。”

    “哦?接着说。”慕风睁开眼,轻扣着桌沿,这家人,也还算复杂了。

    “程菁……”

    “说说南悠然吧。”他其实对于别人的家事不感兴趣,只要知道这其中的关系就好了。

    “是,公子,南悠然自小与南正宇和夏桑生活在g市,南正宇和夏桑对她很宠,从小过得像个小公主,幼稚园和小学一到三年级也都很正常,她八岁时,母亲去逝后,就消失了踪迹,据说是受到了刺激出国治疗了,但是,在她八岁到十岁,这之间的两年,一点资料都查不到。没有任何显示,十岁时,她刚回g市,南正宇就收到了南老爷子病重的消息,紧接着她跟着南正宇回到了a市,而且……”说到这,幺杏又顿了顿。

    “而且,南老爷子,好像一点也不待见南悠然,并不承认南悠然是南家的血统,南正宇为了女儿,带着南悠然搬出南家,自己在外面买了房子,后来,南老爷子妥协,让他娶程菁,才肯承认南悠然的份。南悠然这几年过得,并不是很好,南家,除了南正宇,也就南正宇的老婆,程菁对她好一些,南若和南梦鸳总是冷待她,南若很他的妹妹,只要是南悠然有一点惹得南梦鸳不高兴,南若都会对她发难,可是,南悠然却从来都是逆来顺受,从不反抗,在学校,南悠然也经常被人欺负,但她从不计较,也不跟南正宇说,还有一点,南悠然,喜欢慕容家的外孙:慕容子谦。”幺杏一口气说完,静立在一旁。

    “按照南悠然小时候的生活来说,那她的格不可能会形成这样。”慕风轻扣着桌子。

    “有可能是为了她爸爸,南正宇。但最近几个月,南家兄妹却很规矩,没有再伤过南悠然,这一点就不知道是为什么了。”

    “明面上,南正宇虽然很南悠然,其实,他另外的两个儿女,他也很是疼的,只是缺失了十二年的父,让他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自己的感,这一点从常的生活中就能看得出来。”幺杏继续分析。

    “还有,二公子曾经应该见过南悠然。”幺杏思量了一会,将这个猜测说了出来。

    “既然这样,就暂且不管吧,不过,要随时注意她的动向。”慕风起,往外走。

    “是,公子。”

    南悠然睡醒过来,已经是下午了,发现自己睡在慕琰夜的怀里,脸上泛起了桃红,微微不自在起来。

    抬头,就看见了慕琰夜那张俊逸到极致的脸,睫毛长长的覆在眼上,带着微微的卷翘,睡着了慕琰夜看起来,少了许多的冷漠,显得更加的温润如玉了,南悠然发现自己又再一次的看慕琰夜看呆了,赶紧扭头往窗外看去,发现天色不早了,她轻轻地从慕琰夜的怀里挣开。起,开门,往楼下去。

    看到厨房里已经有一大堆食材了,食又上来了。于是,刀在厨房里忙碌了起来,

    慕琰夜最近确实是忙坏了,连续好多天睡眠不足,夜兼赶着慕风因受伤而影响到的许多华门事物。所以,睡得了无防备,一是,他清楚地知道别墅外定会有宴如安排的暗卫,另一个原因是,他好像习惯了南悠然睡在他侧,习惯了拥她入眠。

    “南悠然……”慕琰夜醒来发现怀里空空如也,倏地睁开眼,南悠然早就不在他边了,他怎么会睡得这么熟?

重要声明:小说《霸道教父的专属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