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女佣时间

    席少铭没想到她竟然那么害怕,其实,当时……他没往回想,而是将南悠然又拉了起来,南悠然一边抽泣一边诉说着自己的委屈。

    “她们将我关在厕所里,用拖地的脏水泼到我上,回到家,爸爸看见了,我却不敢说,只能说是地滑不小心摔倒了碰倒了桶。”

    “她们把我的课本和笔记藏进了垃圾桶,还冤枉我偷了她们的东西。”

    “我明明不是私生女,大家都给我惯上私生女的名号,去到哪大家都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我,走到哪,都能听到她们的讨论声和讥讽。”

    “那你可以解释。”虽然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她明明比南梦鸳小,也不是南梦鸳妈妈的女儿,却又不是私生女,她说不是就不是吧。

    “我怎么解释,说我姐姐,南梦鸳才是私生女?谁会信?”南悠然暗下眼神,风吹过,觉得很冷,将手伸进了口袋。

    “为了学长,我忍受着一切的流言蜚语,因为学长不喜欢那种惹事生非又张扬的女生,所以,我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被欺负了也只能忍着,再加上姐姐也不喜欢我,为了不让她更加的讨厌我,我更不能惹事,我不惹事,总有事来惹我,不能还手,我只能躲,为了学长,她们说什么,我都努力让自己不去想,不去在乎。”

    “可是,她们还是不放过我,找到机会就来欺负我。”

    “这些,全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带头欺负,我也不会……”南悠然握紧了手,连带着碰到了手机屏幕上的按键。

    “这关我什么事,明明就是你和慕容子谦走得太近,大家都嫉妒你,才那样对你,要不是你喜欢的人是慕容子谦,要不是看到你对慕容子谦投怀送送抱,她们会那样整你,欺负你吗?”

    “我就喜欢慕容子谦,我就对他投怀送抱,怎么了,怎么了?”南悠然大声吼了回去。

    本,华门分部。

    慕琰夜看到来电显示,心里微微一颤,有点意外地接起电话,听到的就是这一句,顿时,心里不舒服

    极了,一怒,连带着手机,啪的一声,全摔了出去。

    “先生,发生什么事了?”外面守候的人听到响声,嗖地一下,就进到了内间。

    “没事。”慕琰夜收起自己的绪,面色恢复到之前的淡漠。

    三名黑衣人看着那个被摔得老远的手机,不太明白,没事?先生摔手机玩?

    “手滑。”从容地站起,走过去,将手机捡起。

    三人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果断地“嗖”的一下,退了出去。

    慕琰夜坐在椅子上,手上拿着文件,一分钟,十分钟,三十分钟,一个小时过去了,手中的文件还持续之前打开的状态,脑海里仍然回响着那句:我就喜欢慕容子谦,我就对他投怀送抱,怎么了?

    她喜欢别人,她对谁投怀送抱,他怎么了?关他什么事?她只是一个他为了拿到芯片而设计让她跟他签了合约的可有可无的专属女佣而以;她只是一个在他年少遇难时,救过他一命而以;她只是那个在他昏暗的世界里给了他一方阳光的小女孩而以。

    “喜欢么?南悠然,我喜欢上了你,你就别再指望我还能让你有机会再去喜欢别人,投怀送抱么?南悠然,你已经对我投怀送抱了,那你,就只能对我投怀送抱。”慕琰夜摊开那个依然毫损无伤的手机,拨通了中国a市的某个号码。

    “我是为了他才进这所学校的,也是为了他我才学习下厨的。”南悠然走累了,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眼泪还在继续流,比之前好了许多,想到她和他的初见,声音柔软了下来,面色变得平和。

    “那时,我才十岁,刚到a市没多久,没有朋友,除了爸爸,南家的人并不喜欢我,那时候,大家就都认为我是私生女,处处排斥我,其实,爸爸和妈妈是结了婚才有我的,他们的结婚证爸爸都拿出来给我看过,家宴上,姐姐和哥哥被爷爷带着到处与人攀谈,就是告诉大家,他们是他承认的孙子孙女,我不觉得难过,因为从小我都是跟着爸爸妈妈,都不知道还有其它亲人,他们不喜欢我无所谓,只要爸爸还喜欢我,就够了,宴会很无聊,我一个人溜到后院的池塘边玩耍,不小心踩到裙角,掉到池塘里了,那时候,大家都在前厅里,没有人来后院,我又不会游泳,害怕极了,就在这时,学长来了,他就像童话故事里的王子一样,出现在我面前,并救了我。”席少铭静静地站在一旁,没有打扰她对往事的回忆。

    “从那以后,我就一直喜欢他,知道他在贵族学校上学,我也想让爸爸将我送到了学校,可是爸爸没有回来,所以,我自己想办法进入了这所学校,在那之前我一点也不想到那里上学,因为姐姐在那里。”

    “你是因为他救了你,对他报着感激之,所以你才会觉得自己喜欢他,要是那时候他没来救你,或救你的是别人,那你也会喜欢上别人的。”席少铭看到她一脸陶醉到往事的回忆中,忍不住打击一下。

    “你胡说,我是真的喜欢他。”南悠然很快出口反对。

    “可是,他不喜欢你,不是吗?他喜欢上了你姐姐。”

    “不是的,他肯定也喜欢过我的,不然他怎么会答应与我交往,不然他为什么会吃我做的饭?还让我进他的专属音乐室。”南悠然反驳,又想到了音乐室外听到的那些话,脸色瞬即黯然下来,她这是在自欺欺人。学长生那天说了,他是为了姐姐才与自己交往的。

    “认清现实吧,南悠然,难道你还要贴上去不成?”席少铭凉凉地开口。

    “……”认清现实?她其实早就知道结果不会有任何的改变,是她太执着了不是吗?

    “从现在起,我决定,不再喜欢学长了。”南悠然抬头看着天,怔愣着。她决定,不再喜欢学长了。就让以前的学长,住到她的心里面吧。

    “打扰了。”

    “……”

    “……”

    南悠然和席少铭同时看向出现在后的人,宴如?

    “你是谁?”

    “宴如。”

    两人同时开口。

    “公子让我来告诉你,现在,是你的女佣时间。”宴如一如既往的面无表。生冷的语气,没有起伏的声调。

    “女佣?”

    席少铭挑眉看着南悠然,她什么时候做了女佣的?谁的女佣?

    “我?现在?”南悠然还没反应得过来,这个时候?

    “那请问,慕先生要让我去做什么?”虽然是专属女佣,可慕琰夜并未说要做些什么?她记得在b市时,慕六少的专属女佣,什么都不用做。可慕琰夜要让她做什么?南悠然赶紧擦干眼泪,站了起来。

    “你要去做谁的女佣?她是谁?”席少铭一时被弄得莫名其妙,南家二小姐什么时候沦落到要去做女佣了?

    “……”宴如没说话,沉着脸,虽然她对谁都冷着一张脸,但南悠然总觉得她对自己更冷淡得多。

重要声明:小说《霸道教父的专属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