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 奇怪的姐姐

    “哦,那主人还有什么要问的?”南悠然听到他声线的改变,听不到自己想听的温柔的嗓音,脾气也有点上来了。

    “作为我的专属女佣,每天晚上,应该给主人一通电话。”慕琰夜边的两个黑衣人你看我,我看你。先生这是怎么了?

    “哦,那我打电话要说些什么。”南悠然干脆躺到了被子里,无聊地把玩着她的玩具熊,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主人问什么,佣人就答什么。现在,我问完了,你可以睡了。”慕琰夜快速说完,赶紧将电话挂断。他最近是越来越白痴,越来越小儿麻痹了。

    “刚才说到哪了?”慕琰夜转着手上昂贵的铂金笔,示意汇报工作的两人继续。

    “先生,本那边要求先生亲自过去谈,您看?”

    “那边没有人?”慕琰夜轻蹙眉头。

    “就在几天前,那边的负责人被暗杀了,新上位的还是个小孩子,内部,大家都不服,更何况……”慕琰夜示意他不用再说。

    “安排行程,五个小时候后出发。”慕琰夜安排下去。看了看时间,决定出去一躺。

    自己上了药,穿着夜行衣,带着他从不离的通体黑色的消音枪,避开暗卫,朝着某个方向去了。当从窗外,借着月光,看到了上那团蜷缩的影时,慕琰夜满足了。并未再做出什么事,只是在窗外多停留了一会便离开了。

    第二天,南悠然乖乖地将手机带在了上。宴如成了班上第一个她的朋友,这是她上卫生间时听到有人在讲电话,点了自己的名,然后说出来的,因为,只有宴如跟在自己边。

    南悠然就那样,莫名其妙的有了个朋友,她很不欢迎的朋友。也不再介意她走哪宴如都跟着这件事,等那些人整自己,连她一起遭殃时,她就会知难而退了,奇怪的是,自从那天在学校后被李妖和席茵茵一干人找过麻烦后,竟然没有人再找她麻烦,她甚至再没看到过那几个人,就连席茵茵,也都消失不见了。听班上的人说,最近a市不太平,好多家公司都出了问题,其中包括那天晚上想整她的那些人家的企业。

    从那天慕琰要求了之后,南悠然真的每天定时打话过去,从慕琰夜问一句她答一句,到她偶尔抱怨几句,然后到南悠然说些没有营养的话,可是慕琰夜竟然很给面子的听她讲。过了几天后,还是没有人找她麻烦,她虽然觉得很奇怪,可起码过得比以前舒服了,不用再防着别人的算计,少了那种随时都得提心吊胆的生活,将精力重点放到了会考这一块,虽然她念的是贵族学校,但是初中部、高中部,大学部,分两别是两个不同的管理人。管理的模式也和一般的大学不一样。

    高中阶段,除了高考,会考才是最最重要的,其它升学考都是可有可无,如果会考不过,那不但高中的毕业证拿不了,也进不了这所贵族学校的大学部。甚至影响到进入其它大学就学。所以,南悠然对即将到来的会考很是重视。暂时不再像以前一样,天天都往慕容子谦的公寓跑了。南悠然努力地将之前落下的课程全补上来了,会考的习题做了再做,做了再找来继续做……

    “二小姐,吃点东西吧,天都黑了。”又是一个周末,南悠然一整天都呆在房间里做习题,早中晚全是李婶送上来的。

    “李婶,你放那吧,我一会吃。”给慕琰夜打了电话,语气轻松地聊了自己的一天,挂了电话,她有些恍然了,好像,不知不觉间,她与慕琰夜的距离越来越近了,关系,有些变味。想了一会,又继续做着手上的习题,这次的会考恰巧是她比较弱的科目,所以不能松懈,再过两天就要考试了,她得保证这几门的成绩在自己的预计之内。

    “二小姐,你还是先吃吧,一会冷了我又得上来拿下去。”南悠然听到她的话,赶紧抬起桌上的东西吃起来。快速地吃完了,又埋头继续。李婶看着那个空碗,摇着头叹气,二小姐对什么都好,就是对那个慕容老先生的外孙子太过执着了,这样子,并不好。

    到终于做完习题,爬到上时,时针已经指到十二点,南悠然轻轻了用指腹摩挲着头的大头贴,对着大头贴上的男孩子说了句晚安,这才熄灯躺了下来,抱着那已经很陈旧的小熊,沉入梦中。

    周一晚上,南悠然并没有上晚自习,回家的时候,南梦鸳也回来了,看到她时,对着她轻轻地笑了,南悠然被她这一笑吓得不知道怎么办,她记得,从自己和她一起生活开始,她就从没在私底下对自己笑过,有的都是冷言冷语,各种讥讽,这会这么一笑,让南悠然觉得有些毛骨悚然的。

    可是,看南梦鸳那笑,好像不是装出来的,那种笑,是一种小女人的幸福的笑,看起来,她的心也是真的好,笑起来脸庞甚至还浮起两朵红云,南梦鸳是学校里大家公认的美人,不然也不会夺得校花的头衔,南悠然在看了她n次那种笑容后,南悠然偷偷地观察了一会,发现她看着桌上的水杯也会笑一声,甚至,会莫名地发一下呆,那种表,让南梦鸳做出来,有点出格了,南悠然觉得很是奇怪,要说,南梦鸳在人前,从来都是温柔大方的样子,也只有在南若跟前,才会像个妹妹偶尔撒撒,怎么此时流露出一种小女人的姿态呢?

    南悠然试探地叫了一声“姐姐”南梦鸳也温柔地嗯了一声,南悠然这次是真的暂时放下防备了,只要不是自己的原因致使南梦鸳不正常,那她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事实上,程菁也将南梦鸳教得很好,知书达理,温柔大方,是一名真正的有教养的千金小姐,只有爸爸不在,在面对自己时,她才会变得尖酸刻薄,无理取闹,也只有在对自己,她才不像个千金小姐。

    虽然南悠然也不见得有多聪明,可是她也能理解,同样的爸爸,她享受了爸爸十七年的父,而南梦鸳和南若却缺失了十一年的父,他们俩兄妹排斥自己是应该的,更何况南梦鸳因为这事还生了病,不然也不会十九岁还在上高三,但学校里,没有人知道这件事,除了家里的人,大家都不知道,南梦鸳其实已经十九岁了。

    “妹妹,我想吃宵夜。”因为没了防备,南悠然也没有那么早回房间,接近会考了,她想放松一下,一边调着电视一边想这些的南悠然赫然听到这声妹妹吓了一跳。

重要声明:小说《霸道教父的专属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