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悠然一想到,自己脑浆迸裂,从里面流出粉白粉白的浆液时,不淡定了,那个,真的好恶心啊,不知道慕琰夜看到自己惨死的样子,会不会有那么一点点的内疚,不知道慕琰夜到时会不会给自己找个墓园好好地安葬自己。起码,不要抛尸荒野。她一想起电视上,那个脑袋搬家的红衣男人,心里就渗得慌。虽然不见得她是个多么善良的姑娘,可是,那个红衣男人起码在临死前,用他的生命为自己的逃跑计划做了掩护,虽然,最后计划失败了。像在酒店里的那些人,她就觉得他们该死,怎么能那么没有职业守呢,大晚上的,人家还在睡觉,就要来杀人,抢劫,那么没道德的人,该杀。

    “喂,你到底吃还是不吃,不吃我吃了”宴如推开门,看到上的人正端着她带来的粥在发呆,没好气地说。累了好几天了,事办完又马不停蹄赶回来,还来不及休息,又被公子安排来伺候她。到现在,一口饭都没吃,她却还有时间发呆。

    “那个,你肯定饿了,你吃吧”一想到那粉白粉白的脑浆,南悠然很善意将那碗冒着气的粥让给宴如,双手捧着递了出去。

    “……”态度这么好?宴如狐疑地看着那碗粥,上次整了她,她想要报复回来?加了泻药还是毁容药,勾唇一笑,她子百毒不侵,怕是费心了。

    宴如接过碗,当着南悠然的面,几下就将碗里的粥喝光了,末了还挑衅地看了南悠然一眼,碗一放,大肆地坐到沙发上,玩手机去了。

    “这么香?真的那么好吃吗?”南悠然看着那个已经空了的大碗,她怎么能吃得下去。一想到上次她对自己做的事,心想,她怎么不放点什么东西整一下她呢,放点巴豆之类的拉她一天啊,起码,跟她描绘一下刚才自己脑海里的画面恶心一下她也好啊。

    “那个,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南悠然想了一会,没话找话地问。她看起来,比自己还小。

    “谁小姑娘了?我警告你,再叫我小姑娘,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宴如一听她这称呼,火冒了,她自己才是小姑娘。

    “那我该叫你什么?小妹妹?”南悠然疑惑,总不能叫她姐姐吧,她已经有一个恶毒的姐姐,叫她姐姐,她对自己更恶毒了怎么办?她也不许自己有两个坏心眼的姐姐。

    “宴如”她从来都是杀人不眨眼,道人从来没人敢这么叫,在慕宅,就算是慕家长老们,都是叫她宴如小姐,只有慕大公子和公子叫她名字。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如果你喜欢我的作品,请登录小说阅读网,将我的作品收藏,再帮忙推荐一下,不胜感谢!你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祝朋友一切安好!!!

重要声明:小说《霸道教父的专属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