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我,是客人?

    “南小姐,你没事吧?”快步走到南悠然跟前,拉起她的手,很是关切。

    “不,没事,没事,我没事”她一个女佣在管家助理面前,哪敢有事?早上听到有女佣叫她助理,一问才知知道,她是管家助理,不知道自己早上叫她妖精,她会不会记仇?不过她为啥没事要姓幺呢,她从来没听过这个姓,话说这别墅该是多大,才会连管家也会有助理?

    “没事就好,不知道南小姐有什么吩咐?”幺静一脸微笑,得体的笑容让人觉得她很可亲。

    “没,没事没事,啊,有,那个有点事,慕琰夜说,他要喝牛”连连摆手的南悠然想到自己来餐厅的目的,又赶紧放下手,立得直直的。她只是被刚才两个女佣的动作吓到了,慕琰夜又不在,她们鞠个什么躬?搞得她倒像只狐狸,借着老虎发威似的。事实上,刚才,老虎已经发威过了。

    “小姐稍等”后的两佣人又是齐齐对她鞠躬,转准备牛去了。南悠然汗颜,她也是佣人啊,别对她鞠了。

    “小姐还有其它吩咐吗?”

    “没了,没了”佣人已经端着杯子出来,递给她时,又弯着腰

    “那个,这位姐姐,能不能麻烦你别这么客气,慕琰夜又不在,难道他的牛也需要你鞠躬么?”

    “……”佣人没听明白,转而望向幺静,管家助理,我哪里做得不对了吗?

    “南小姐说笑了您是公子的客人,下人怎么能失礼”幺静微笑着示意佣人退下。

    “我,是客人?”谁说我是客人,我也是佣人慕琰夜的专属女佣,女佣哪。还是免费的女佣啊。但看着这个连女佣服也穿出一种气质的漂亮女人,再看了看自己,都已经换上睡衣了,没敢说出口,哪有女佣像她这样不尽责的,一看就知道这栋别墅肯定非一般的大,那管理一定很严,她还是少开口的好。端着杯子假笑着又往回走。

    “慕,先生,你的牛”南悠然站在边,小声地喊着,生怕一个大声,他又会起掐自己的脖子,生命诚可贵的。

    “你在喊谁呢”慕琰夜站在门口,看着还杵在他边的南悠然,幽幽地开口。他听到了推开门的声音,没看到他不在上吗?

    “啊”南悠然又被吓了一跳,转过去,只见慕琰夜穿着睡袍,站在门口,那里,什么时候的扇门的?

    “先生,你不是在上么”她低头一看,上除了隆起的被子,哪里有人了?额,汗死,她怎么自从中了一枪之后,这连带着智商也出现退化和迹象了?

    “先生,你的牛”她转过头,踱步走到慕琰夜跟前,有模有样地对着他鞠了个躬,有点定、遮掩自己窘迫的迹象。

    “……”慕琰夜没说话,接过她手上的杯子,优雅地送到唇边。一双幽黑的眸子打量着她。

    南悠然低着头,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害怕他的晴不定。她相信,并不是自己一个人比较怕他,她今天看见路过他的佣人,表都是又敬又惧的。虽然他的表不多。她几乎没见过他有过什么特别的表,除了那天要杀她时,露出的表很恐怖之外,基本上就没了,不过,她总能从他的语速和语气的轻重缓急能区分到他的怒意,还没见过他喜、乐、哀。

    眼看着慕琰夜喝完了牛,还站在门口,不去睡觉,南悠然慌了,他还想干什么?

    “慕先生,你喝完了吗?”问了一句很废话的废话。

    “嗯”

    南悠然接过杯子,转来转去,只有一个卧室,餐厅又离得那么远,这设计,真是太让人郁闷了。难道她还要再端着杯子回到餐厅放着不成。灵机一动,咦,我可以到餐厅去睡觉,那里有两张沙发啊,就这么办了。于是,乐呵乐呵地端着杯子往门口走。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动动你的手指,轻轻一点,就是我信心的来源,你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祝朋友一切安好!!!

重要声明:小说《霸道教父的专属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