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痛,痛死了

    “我怎么知道,一会看了就知道了”席斯云坐在椅子上,端着咖啡饶有兴趣地看着画面里的女人,慕怎么能让人家单独洗澡呢,怎么着也应该那啥关心地替她脱衣服,帮她洗嘛。

    “你的腿怎么越来越严重了”慕琰夜看着伤口的地方,眉头又皱了起来,轻轻地给她上药,手指碰了碰伤口边缘已经不正常的皮肤。

    “啊,痛,痛,痛死了”南悠然大叫,小腿躲开他的碰触,眉毛快揪到了一起。

    “你是不是让伤口碰水了?没人告诉你不能碰水吗。没有点常识,真是白痴得厉害”嘴上这样说着,动作却已经放得轻柔多了。

    南悠然真正的失眠了,她觉得这个不付她佣金的雇主真的好奇怪,为什么他同意了让自己睡,还好心地说以后一三餐按时吃,不用自己付钱,他怎么知道自己没钱的?难道他翻了她的书包?对了,老师布置的作业还没看过呢,假也没请,不知道是不是扣了她的全勤分?他为呢样还帮我上药,包扎伤口,还命令我在上躺到腿伤好为止,这样看来,他也算是个好人,不对,如果是个好人为什么他会杀人,把人家头都给搬了,还给了我一枪,这么说来,他帮我包扎是应该的,但我很无辜啊,什么都没做,怎么就变成他佣人了?还是贴的那种,还把我摸光光,还,还变相囚,这么说来,他还是算在坏人那一类的,不过,这么帅的人怎么会是坏人呢?难道,是卧底?对我开枪是为了掩人耳目?不然为什么帮我包扎?坏人?好人?坏人?好人?

    “再动给我滚下去”就在她纠集地翻来覆去睡不着时,一个冷冽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坏人。

    “对不起,先生”南悠然从他的声音确定了慕琰夜的份。不敢再叹气,也不敢有什么大动作了。

    “睡不着?”就在她想要继续默数绵羊时,慕琰夜又出声了。问我吗?

    “是的先生,腿有点疼,还有点冷”的确冷,又不敢睡得离他太近,再说她也不敢。所以,被子只能搭到她肩膀上,盖得不严,有风灌进来,真的很冷。

    “睡过来”

    “……”要怎么样?按理说他不会对自己怎么样的,不然早就怎么样了,还用等到现在?于是,她很放心地往源地带移了一大步,之后便是静默,长时间静默。然后,南悠然感觉到后背一下子贴过来一具体,出于一种本能,她跟着往后靠过去,顿时,两人的体紧密地挨到一起,姿势瞬间变得很暧昧。也同时一僵,觉得这样的气氛怪异得可怕,却又说不出哪里怪,只能僵置着,不敢动。又是一阵静默,南悠然感觉到一双大手,试探地从她后腰滑过,搁置在她的小腹,气氛越发的怪异,她想挣扎开来

    “睡觉”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不容质疑的霸道与强势。南悠然停止了要挣扎的想法,僵在他怀里,连呼吸都收到轻得不能再轻,慕琰夜呼出的气不是扑撒在她的耳后,她的耳根迅速发烫,一种不明言语的奇怪感觉从心底窜出,体有着前所未有的悸动这是什么感觉?怎么有点像喜欢的感觉?不对,怎么可能,他们根本还不怎么熟,顶多算是,雇主与佣人,那这到底是什么?难道是生病了?于是,连数绵羊都没能入睡的她在这个问题的纠集中反而渐入梦镜。慕琰夜拥紧怀里的女孩,轻舒了口气,扬了扬嘴角,他喜欢这种感觉,以后都要这样睡,满足地闭上了眼。

    隔壁房内,席斯云和南简,守在电脑前,一人手里端着一杯咖啡,浓郁的香味散发,令人享受。有没有搞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同共枕,这样就完了,什么事都没发生?靠,耐着瞌睡,等来的是这种结果

    “我们在这里困得要死,他们倒好,睡得那么香”

    “夜是柳下惠还是怎么着?”

    “云,你说,夜不会是喜欢你吧”两人相视一眼,席斯云打了个寒颤,顿时起了一的鸡皮疙瘩。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祝朋友们一切安好!!!

重要声明:小说《霸道教父的专属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