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幸福终曲(大结局)

    一年后,云轩在坤宁宫的梨花树下,抬头看着天空,嘴角扬起了好看的弧度。上天待他们还是不薄的是不是?

    一年前,南宫皓然赌赢了,如今的他与若儿已经成亲了,那一,南宫皓然将自己的心头血取出,源源不断流入若儿的膛,终于将那黑点里的东西引了出来。

    取出来的是蛊虫已有手指般大小了。浑已经黑得发亮,若是再不取出来,若儿必死无疑了,云轩在想,此刻,那人也同样的看着自己所看的这片天,呼吸着同样的空气,云轩便觉得够了,便觉得满足了。

    在若儿脱离危险之后,南宫皓然与自己在这里畅谈过,自己曾问他,若是自己强要了若儿,那么他会怎样?毕竟,自己与若儿一起待了那么久,若是自己想要,强来是一定可以的,自己差点也真的那样做了,可是当看到她的眼泪,自己总是狠不下心来。

    将她强留在自己边已是超出了自己的极限,对于女子用强,向来是自己所不齿的,可是在若儿上,自己却用了。

    南宫皓然没有回答自己,只是反问了自己一句若是我们换个角度你会怎样。自己当时楞了一下,呵呵,是啊,自己会怎样呢?只会更加的怜惜她了,也幸好自己没有铸成大错,否则,如今一定不能和他们是好朋友了,一定会被南宫皓然杀了。

    一年了,一切都尘埃落定了,南疆与凤阳已经开始了友好的往来,事实证明,恒儿的确是个治国奇才。南疆在他的治理下越来越好了,百姓也过上了丰衣足食的子,虽比不上凤阳,可是也相差不远了。

    月子焕在若儿平安之后,便开始云游四方,如今,还得了一个“闲云公子”的称号,他用他的医术救了无数人。

    天机老人如今哪儿也不去了。就待在百花庄,百花庄此刻应该是闹非凡的吧,一年前,他们瞒着众人若儿的况,最终还是被他们知道了,上官清来到皇宫见到躺着的若儿,一把将南宫皓然的衣领抓起,还将南宫皓然的伤口给弄得裂开了。

    当鲜血浸透南宫皓然的白衣时。上官清才放开南宫皓然,一脸的不解,在得知一切之后,上官清心疼的抚上若儿的脸,在他们的上,云轩真的看到了这一字的重要。

    闽南司家也认回了他们的四公子。并且,司泉将是司家的下一任家主,司家也深深的了解到若是再像以前那样固守成墨,只会使得他们落败,只有不断的求同存异才能越来越强大,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司泉此人,便是司家与外界接触最大的桥梁,他与无柳山庄、锦绣庄、百花庄与武林盟都交好,加上他的能力也是非凡的。这便成了他继任家主的原因。

    司家还为他和司琴举行了婚礼。自己也有去参加,如今,真的是做到了朝堂与江湖交好,这一年里面。政绩也不断的上升,百姓的子越来越好了,云轩很是欣慰。

    朝堂上,不少大臣在上书自己纳后,自己也有了那个意思,因为若儿也在催促着自己,看到那两人的相濡以沫,他也不想独自过了,既然娶不到自己最的,那么便当一个好君王吧,已经令韩丞相着手选秀一事了,相信不久之后,便会有秀女入宫了。

    南疆圣女对自己的慕,自己不是不知道,可是知道又如何呢?她太像若儿了,况且两人的份不许,他对她,永远产生不了意,或者说这辈子,他已经不会再任何人了,他会有贵妃,会有贵人,可是却不会有皇后,那个位置,是她的,即便她已为人妻。

    百花庄内,若儿此刻正满脸通红的看着眼前一丝不挂的南宫皓然,小脸气鼓鼓的:“然哥哥,你不要总是耍流氓好不好?哪有你这样的?整上厮混,真不知你这庄主做的是什么。”

    也不怪南宫皓然,自一年前若儿的蛊虫引出来后,她便一直很虚弱,花了大半年的时间来调养,如今终于好了,他怎会还能忍住自己想要他的**?他正值壮年,索求过度实在不能算是他的错啊。

    况且这小妮子也是气得很,总是自己享受了就要完事,哪有这么好的事?起先她呼痛自己便会停下来,可是昨问了老头子,才知道原来她是装的,她的体早就全好了,如今更是连寒症也好了,自己也不用担心将她伤到了。

    这两,一直与她厮混在上,不让她下,这不,她不干了,恶狠狠的看着自己。

    “丫头,这 可不是耍流氓,你既是我的妻,我们就该行周公之礼,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再说你不也是享受了的,怎么还怪我?”南宫皓然笑着,在找机会将若儿上的被子抢走,她的子,是最完美的了,自己无论如何,也是看不够,抱不够的了。

    “哪里有,我都两天没有下了,哪里正常了?你最讨厌了,见大哥他们走了你就欺负我,哼。”若儿冷哼道。

    殊不知她大口大口的呼气使得前不断的起伏,惹得南宫皓然的血气全部集中在了一起,若儿见到南宫皓然的反应,惊呼“不要。”可是这声惊呼,被南宫皓然吞进了嘴里。

    南宫皓然将一丝不挂的若儿抱在怀中,笑道:“傻丫头,为什么不要?你不是也很舒服吗?”说着便上下其手起来。不一会,便响起了若儿的呻吟,两人粗重的呼吸声在房内不断的响着。

    一番**过后,若儿已经累得动也不动了,沉沉的睡着了。南宫皓然起拿了湿帕子来给若儿擦拭体。

    还好,她还活着,自己还能这样近距离的抱着她,能够拥有她,那鬼火也是个奇人了。竟真的用的是自己的血成为的药引,若不是自己抱着要死也一起死的心态,那么此刻,若儿怕已成了白骨了。

    想着会失去她,他至今都觉得心痛,还好他赌赢了,他们还在一起,在半年前。她成了自己的妻,再也没有人会分开他们了,再也没有人能够将她从自己边带走了。

    恒儿会时不时的来百花庄,那小子的心思,自己不是不知道,他清楚恒儿心中在想什么,可是若儿不知道,这样最好。否则依若儿的子,一定会不知该怎么应对。

    那死小子前几走时还让若儿去南疆找他,那小丫头还一副十分想去的样子,若不是自己阻止,怕是已经去了,哼。他怎会让若儿去自己敌的地方,想也不要想了。

    那易云轩也是常常来书信。让若儿去京城,或是自己来百花庄,哼,这些人,都是不安好心的,他要尽快带走若儿,去大江南北,去他们找不到的地方。至于孩子。若儿如今的体虽然已经痊愈了,可是他不想让她这么早就有了孩子,那样会很辛苦,还是迟些年再说吧。

    这两一直缠着这丫头。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会深深的觉得,这丫头是属于自己的,她还在。不得不说的是,这丫头看似清瘦,实则很有料,该有的地方一点不少,这是自己的专属,除了自己,谁也不知道。

    第二若儿醒来时,发现自己在马车上了,她靠在南宫皓然上,若儿不解的问他:“然哥哥,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丫头,你不是一直想要游遍大江南北吗?我们这便是去游玩啊。”南宫皓然宠溺的看着她。

    “真的?然哥哥你最好了。姆啊~”说着便在南宫皓然脸上留下一个香香的吻。

    南宫皓然见她如此开心,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对的,将她搂住,狠狠的吻住她的唇,待结束后,若儿抚上自己的红唇,不悦道:“然哥哥你越来越粗鲁了,我的唇又肿了。”小嘴还翘得老高。

    “若儿,你的嘴唇都可以挂酱油了。”南宫皓然打趣道。

    “哼哼哼,这还不是怪你啊?不和你说话了。”若儿转背对着南宫皓然,小脸上是无尽的甜蜜。

    真好,自己还活着,还能和然哥哥在一起,当初她以为自己死定了,她是在鬼门关来回了两次的人了,很幸运自己还活着是不是?上天待自己是不薄的是不是?

    可是自己也挨骂了,哥哥他们将自己骂惨了,道是自己什么都瞒着他们那才是让他们担心的,其实想来也是呢,哥哥他们是何其聪明的人啊,瞒得住多久呢?

    记得自己刚刚醒来时哥哥们责怪的眼神,她便觉得心暖,那是,因为才会有责备是不是?

    她会和她的然哥哥幸福快乐的相守一生的,然哥哥如今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张狂了,懂得收敛了,也开始做善事了,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然哥哥才开始相信命运这东西,感谢命运没有将她带走。

    江湖中已经崛起了新的帮派,武林盟和百花庄已经渐渐退出了武林,再也不过问武林之事,外公的体还是很硬朗,两位舅舅也有了自己的孩子,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他们的会有结果的一天。

    马车外的鹰听着自家英明无比的主子在不断的哄着小姐,不由的笑了,还好上天给了他们一个机会是不是?还好小姐没有死,否则,主子一定会跟着去了,那么江湖便不会再有南宫皓然这个名字的存在了。

    这个名字包含了太多,有太多人向往他的生活了,如今更是,他知道,他的主子和若儿会幸福快乐的在一起一辈子,将来还会有小主子,而他,也要尽快的找到自己的良缘了,一切都是美好的。

    若儿他们的马车在林间小道上行驶着,常常幸福就是你还活着,你所的人也还在你边不是?

    《完》(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