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南宫的决定

    恒儿与司琴原本准备回南疆的,可是在接到月子焕的书信后,恒儿立马调转马头,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

    当他们赶到皇宫时,看到的便是脸上没有一丝血丝的若儿静静的躺着,回想到若儿平里的笑颜,想着她的活泼可,恒儿少年老成的脸上,眉头紧紧的皱着。

    司琴看着若儿,走上前去,给她把了脉,让几人出去,几人虽不愿,可是还是出去了。她将若儿的上衣脱了,看着她的口果然如自己所料,有个黑点,已经知道大概是怎么回事了。

    走出了房间,恒儿看着司琴,问:“怎么样了?圣女可有法子?”

    司琴叹口气,道:“我只是在先祖留下来的书籍中看到过,以为那是假的,不想这世间还真有这回天蛊的存在。”

    “你是说若儿时中了蛊?”南宫皓然急忙问道。

    司琴点点头:“这回天蛊能够在短时间内将人体所需的东西补足,可是过一段时间之后,若是没有将蛊虫从人体内取出,便会使得蛊虫急速的长大,掏空人体,看若儿姑娘,已经中蛊颇久了。”

    “这不是什么秘术,是中了蛊?”云轩不解的问道。

    司琴看了眼云轩,摇摇头:“不,这回天蛊与别的蛊不一样,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下的,这的的确确要配合秘术才可以实施,如今,若儿姑娘中蛊已深,我们得想法子将蛊虫引出来才是。”

    “丫头,老夫刚刚才想通的事,想不到你小小年纪便知道了,你是何人?”天机老人走进来便听见司琴的话。不由的问道。

    “前辈,小女子乃是南疆司琴,不是小女子厉害,而是先祖乃是南疆第一任大祭师,所留下的书籍中,有记载过。”司琴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可是如今,这施蛊的人已经死了,要引出这蛊虫......”天机老人没有再说什么。余下的话,大家都不言而喻。

    “到底有没有法子将她治好?”南宫皓然只关心这个,其他的什么代价都不是问题。这同样也是云轩最为关心的。

    司琴思量一阵后,摇摇头:“引蛊需要引子,如今,我们根本不知道引子是什么,若是贸然行事,只会适得其反的。”

    南宫皓然没再说话。司琴看着南宫皓然,这明明是一个不可一世的男子,可是如今,敛去了所有的锋芒,有的只是担心,有的只有落寞。

    云轩的脸上也是如此。望了眼屋内,那个女子时何其幸福呢?拥有这样两个男子的。恒儿走进屋子,看着若儿,伸手抚上她的脸:“姐姐,你醒来好不好?恒儿好怕你一睡不醒,你可知恒儿有多你呢?”

    接到哥哥书信的时候,恒儿觉得浑像是被抽干了力气,得而复失的感觉,很烂。他不想要有。在知道姐姐没死的时候,他有多开心?只有自己知道,可是如今,却告诉他。姐姐可能会死,这是他接受不了的,相信外面的那两个男人也是接受不了的。

    叹口气,恒儿将若儿的手拿起,放在自己脸上,看着那纤细的手丝毫没有血色,恒儿眼中闪过心疼之色。

    月子焕进来看到恒儿这幅样子,过去拍了拍他的肩:“如今,南疆与凤阳医术最好的几人都在这里了,她会没事的,不要担心了。”

    “哥哥,父皇和母后死的时候,你是不是就是我现在的感觉呢?感觉像是全世界都要崩塌了。”恒儿不找边际的问了一句。

    月子焕浑一震,而后摇摇头:“对我来说,你才是最重要的,那时候我想的是怎样将你保住,并没有过多的忧伤。”

    恒儿点点头:“其实,我不恨宫若楠,那样一个敢敢恨的女子,可惜了,没有重来,否则,我一定会支持你们在一起的。”

    “......”在她死后,才听到这些话,是不是太晚了?若是有重来,他会不顾南疆所谓的祖制,好好和她在一起,绝不会让她走上绝路,可惜太晚了,不是吗? 若儿醒来的时间越来越少了,睁开眼睛后,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又睡下了,众人急得像是锅上的蚂蚁,南宫皓然将她紧紧的抱在怀中,看着她前的一点黑点,眼眸中尽是恨意。

    依司琴所说,就是这个黑点的存在使得若儿昏迷不醒,这便是那回天蛊了。明明那么小的一个点,却影响那么大,若儿一直不醒,他的心也跟着沉了下去,他们只能坐以待毙,什么都不能做,这个时候的南宫皓然,是无奈的。

    伸手抚上那黑点,心疼的吻上若儿的眉心,若是蛊,那么她会不会疼呢?她明明是最怕痛的人了,而今,却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天机老人、林风、月子焕、司琴汇聚一堂,密室里的书已经被翻阅完了,可是却没有找到关于记载秘术的只言片语。

    “司琴姑娘,你的先祖可曾留下过关于秘术制蛊的方法?”天机老人问道,如今,若儿的体越来越虚弱了,再这样下去,不过三,便会油尽灯枯了。

    “先祖曾说秘术会引用活人的血来牵引,施蛊之人已死,可是若儿姑娘体内的蛊却没有死,若是先祖记载的不错,那么能将蛊虫引出的引子必定是活人的心头血,只是不知这人是谁,若是弄错了,就会是两条人命。”司琴如今也有些急了。

    “就是不知那鬼火到底是个怎样的人,皇宫里面的人那么多,对的人只有一个,不可能一个个抓来试,若儿的机会只有一次,这可怎么办呢?”林风向来风轻云淡的脸上,如今也尽是焦虑了。

    “他是个狂妄的人,在他心里,只有强者,而没有弱者,行事向来不按理来,想要猜到他的心思,比登天还难。”白头翁说道,那人就是死了,也不要他们安生,这便是他了。

    “那人的初衷必定不是想要若儿死的,他是尽忠于皇上的,若是若儿死了,他知道会有什么后果的,那么这人会是谁呢?”月子焕分析道。

    南宫皓然走了进来,他将他们的话全听在耳里了,沉声说道:“明,便用我的心头血来引那蛊虫,若是不成,那么我和若儿一起入黄泉,也无妨。”

    “可是......”司琴想要说什么却被阻止了。

    “这一次是豪赌,赌我和若儿两条命,与其在这里猜是谁的血,还不如赌一次,赢了我和若儿便活着,输了,我会和若儿一起死,我会陪着她,不管是上天还是入地,我们都要在一起的。”南宫皓然的话,字字落在几人的心中。

    云轩也走了进来:“还是让我来吧,鬼火是我的人,在我上取血是很有可能的,让我来。”

    “不必了,明就用我的血,要生一起生要死也一起死了。”南宫皓然说完便走了出去,云轩在后想要说什么,却被白头翁止住了。

    “龙卫终效忠皇家,是不能伤害皇家的人一丝一毫的,若是伤害了,那么便会七窍流血而死,所以,绝对不会是拿你的血来做的引子。”

    几人看着南宫皓然消失的背影,知道他意已决,其实他的可能是最小的,因为他与鬼火接触的是最少的,可是如今,既然他决定了,那么他们也不能说什么了,因为他是南宫皓然,因为他的决定是不会改变的。

    是生是死,也就只有赌一次了,既然那两人的命运是牵连在一起的,那么就随了他们吧。

    是夜,南宫皓然和衣将若儿搂在怀中,他的下巴上已经有了青色的胡茬,衣服也有了皱褶,伸手抚上颜:“若儿,我们的生死都在一起,明,你生我便生,你死,我便死,上天入地,然哥哥都会陪着你的。”

    若儿在睡梦中似乎听到了这一句,秀美紧蹙了起来,南宫皓然又道:“我也不知为何的,从见你第一眼,便觉得你是我的所有物,这是你我之间的缘分,生生世世我们都要在一起,你可不许不要我,你是知道我的,只要我认定了,便不会放手。

    我那时想着给你选择,所以才会说了那些伤你心的话,傻丫头,其实我怎么可能不要你呢?不过若是你不我,我是真的会死在你面前的,你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救赎。”

    ......

    就这样,南宫皓然抱着若儿说了一晚上的话,期间若儿睁开过眼睛,不过很快便又昏迷过去了。

    翌,几人心沉重的来到若儿前,南宫皓然看到司琴,便道:“开始吧。”

    “你可想清楚了?”司琴问道。

    南宫皓然点点头:“即便是不这么做,她也不会活下去,既是这样,那么不如赌一把。”

    司琴闻言,点点头,天机老人和白头翁没有说话,他们深知南宫皓然的秉,他不是拖泥带水之人,他决定了,那便是再也不会有改变了,如今,他决定了用自己的心头血来引若儿体内的蛊虫,那么他们说什么也是没用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