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只要她活着

    南宫皓然的眼眸再次晦暗下去了,只道:“不便会来到。”语气中是前所未有的疲惫,那是一种由心底上升而来的心累。

    林风点点头:“这样便好,你也不要太过担心了,相信天机老人会有法子的,毕竟他老人家见多识广,一定会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的。”

    “希望如此。”南宫皓然没有再多说什么。

    林风留到傍晚时分,若儿醒来,便看到林风在自家院子里,看着那灰暗的天空发呆。

    “在想什么呢?风哥哥。”

    “丫头,你醒来啦?你还真能睡呢,一下子便睡到现在。”林风转看着若儿道。

    “呵呵,你不知道啦,我这几比较嗜睡,没事的,过几便好了。”若儿吐了吐舌头,笑着说道。

    “咦,然哥哥哪儿去了?怎么不见他呢?”若儿这两每次醒来都会看到南宫皓然的,可是这次醒来却没有,便觉得好奇。

    “你还说呢,这两为了照顾你,我估计他是衣不解带的,上又脏又臭的,我告诉他你不会喜欢这样的他,让他去换干净的衣服,打理下自己的容颜。”

    “哼,然哥哥是这世上最好看的人了,不管他怎样,我都。”若儿冲着林风不屑的说道,竟敢说她不会喜欢那样的然哥哥,怎么可能呢。

    “是了是了,你的然哥哥最好看了。”林风笑着调笑道,看着若儿后的南宫皓然,笑着道:“喏,你的然哥哥来了。”

    若儿转便看到南宫皓然着一袭白衣的走了过来,嘴角上扬着。想来是听到自己刚刚说的话了,若儿笑着跑过去,将南宫皓然抱着:“然哥哥,你真好看。”

    这话要是别人说的,一定会被南宫皓然给揍一顿,可是这话是若儿说的,况就不一样了,南宫皓然看着她朝自己跑来。便觉得一阵满足。

    将她揽住:“傻丫头。”

    “我不傻呀,然哥哥是真的很好看啊,不信你问风哥哥,风哥哥你说说,然哥哥是不是这世上最好看的人?”说完便扭头看着林风。

    林风摇摇头,江湖谁人不知呢?小魔头南宫皓然最恨的便是别人说他好看,凡事说过的人,都会被他狂揍一顿。

    这丫头。是在害自己呢,不过既然她喜欢,自己陪陪她,又何妨呢?“是啊,确实好看,哈哈。”林风说完便大笑起来。

    忽然。笑声停止了,林风的脸上有了哭笑不得的表,而南宫皓然只是轻轻动了动手指,果然这人还是不一样的,瞧瞧,若儿说他,他笑得比谁都灿烂,而自己一说,便被他来个隔空打物。林风在嘴上嘀咕到。

    三人吃过晚饭后。林风对若儿道:“丫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诊不出是什么原因呢?”

    看了看天空,已是一片漆黑了,若儿幽幽的说道:“鬼火在救我的时候。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我醒来后,就连自己上畏寒的症状都没有了,我一直以为是好事,如今想来,那只是前兆吧。”

    动了动嘴角,林风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鬼火那个人,自己见过的,有着刀削一般的五官,嘴角永远扬着不明所以的笑,一双眼眸像是能看破世间一切。

    “就连你不知道是怎么了?”

    若儿点点头,叹口气:“其实,我怕死,真的怕,上一次,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那样的勇气,再来一次,我真的做不到了,我有我的人,他们也同样我,若是可以,我真的不想离开的。”

    林风呆呆的看着若儿,南宫皓然此刻不在,否则,若儿不会将这些话讲出来吧。

    “我若是走了,然哥哥怎么办呢?然哥哥会发疯的,所以我是真的不想死。”若儿脸上有了少有的沉重,语毕,她深深的叹了口气。

    林风见她如此,不由的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痛了一下,生老病死乃是人之常态,可是当发生在自己边时,他们才会觉得难过,才会放不开。

    林风回到皇宫时,已是深夜了,看着云轩在自己的房间里等着自己,林风丝毫不觉得意外。看到林风回来,云轩握着杯子的手,不由的紧了紧。

    “她的况,不容乐观。”林风知道云轩最想知道的是什么,便如实的告诉了他。

    “就连你也没办法吗?”云轩紧皱着眉头问道。

    摇摇头,林风道:“凡事要有因才有果,可是我连她是什么况都诊断不出来,这样,如何去医治?现如今,只能将希望寄予天机老人和南疆大皇子上了。”南宫皓然已经告知了林风月子焕与天机老人不便会来到京城这消息。

    砰的一声,云轩手中的杯子碎了一地,云轩的手也瞬时血流不止,林风摇摇头上前去,将自己的衣角撕了下来,简单的给云轩包上。

    “这是何苦呢?既然注定了不可能,为何不学着放开些呢?”

    “......”云轩没有答话,他何尝不想不管不问呢?只是自己做不到而已。

    翌,云轩又没有去上朝,而是一大早的便来到了南宫皓然他们的住所,南宫皓然走出来,看到的便是一脸焦虑的云轩,两人就那么对视着。

    南宫皓然的脸上没有了平的胜券在握,如今有的,只是焦虑还有不安,眼底有深深的黑眼圈,想来是没有好好休息过了吧。

    “这里不需要你,你来做什么?”南宫皓然冷冷的说道。

    “哼,我来看看若儿,又不是你,你管我作甚?”

    “这里是我的地方,若儿时我的人,你说关不关我的事?”

    “别说废话了,若儿如今到底怎样了?我要见见她。”云轩没空在这里和南宫皓然逗圈子,他只想快点看看若儿,几不见,可是他却觉得过了好久好久了。

    “等她醒来吧。”南宫皓然叹口气,无奈的说道。

    病来如山倒说的是不是就是若儿这样?明明前两天都好好的,可是如今,却一知躺着的,昨在林风走后,她由陷入了昏迷中,看着这样的若儿,南宫皓然顿时觉得自己好无力,自己为何不是学医的?这种时候他就觉得十分的无助。

    她以为自己不知道,她知道自己会担心她,所以小时候开始,便一直不会生病,其实是她自己常常去偷着熬药那些,她的体本就虚弱,可是却奇迹般的没病过,这一切,都是她不想他担心,即使病了,也会偷偷的吃药。

    他不是不知道 ,只是他不想她的苦心白费了,她既然不想自己担心,那么他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了,这丫头,有时候任可以,有时候又贴心的令他心疼。

    到了午时若儿还没醒来,云轩的茶已经喝了几壶了,不耐的站起来,问:“为何到现在了还没有醒来?”

    南宫皓然扫了他一眼:“午时算什么?昨她是在晚饭时间醒来的,你不等,大可回去。”南宫皓然语气不善的说道,对于这易云轩,之前或许有些敌意,可是如今,他没有心去敌对他,若儿的况很不妙,老头子还有月子焕还没到,他只觉得心烦意乱。

    “哼,南宫皓然,若儿在皇宫一直无事,一出宫便这样了,你是怎么照顾她的?你可知她因为你,足足的昏迷了半年之久,你那不知对她说了什么,她整个人像是被抽空了灵魂一般的走出天牢 ,若不是我,她一定会倒在天牢门前,如今,又成了这样,你对得起她吗?南宫皓然。”云轩气愤的说道。

    闻言,南宫皓然的眼眸晦暗了,云轩说的话,句句在理,的确是自己没有好好照顾若儿,才会使得若儿这样的,想起那一夜自己的索欢,南宫皓然更加的鄙弃自己了。

    见南宫皓然紧闭了双眼,脸上一阵痛苦之色,云轩又道:“我多想将她留住一辈子,我可以倾尽整个凤阳来对付你,可是我做不到,因为即便我将她强行留住,她的始终是你,不会是我,我对她再好,她还是不会动心的,错过了,便是一辈子了,我晚了你十几年遇见她,所以我也不会后悔了,只要她过得好,我会祝福你们。

    我以为我真的能够做到得不到,便毁了,知道吗?连圣旨都拟好了,倾尽全力去铲除百花庄,还有缉拿你们,可是最后我放弃了,因为我知道,若是你不在了,那么她也不会独活着,只要想到我这辈子连见她都不可以了,我便会心如刀割。

    南宫皓然,不管用什么代价,都要救活她,即便倾尽我凤阳所有,也要她活着。”云轩说完,便走了出去,长久以来自己心中的话,终于全部说了出来,若儿,只要你活着,我会祝福你。云轩在心底对自己这样说。

    南宫皓然看着云轩的背影,眉头皱在了一起,这一刻,他才觉得云轩可以做自己的对手,这是一个可敬的对手,扭头看着屋内的方向,脸上出现沉痛的表,丫头,你听见了吗?就连易云轩都祝福我们了,你不要有事好不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