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终于吃到

    南宫皓然猛地将若儿拉住,将她与扳过来,与自己对视:“若儿,不要再说这种话,没有这种可能。”

    若儿看着南宫皓然眼中闪过害怕的光芒,看来自己之前的做法,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影,想来也是呢,便点点头,可是内心却越发的不安了。

    回到住处,南宫皓然趁若儿睡着了,便飞鸽传书给了鹰,让他将还在凤阳逗留的月子焕请来,顺带天机老人一起叫来,若是天机老人不来,便对他说若儿病了。

    南宫皓然回到房间,看到睡熟的若儿,大手抚上了她的颜,他养了这丫头十六年了,怎会不知这丫头的一举一动所代表了什么,这几,她总是恍恍惚惚的,可是却从不说起,他知道,就是问了她也不会说,就像今,若是真如若儿所说那便是最好不过了,如若不是......

    南宫皓然的眸子,晦暗起来,如今,再也没有人会阻止他们,能够阻止他们了,可千万别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才好啊。

    赢得到消息之时已是两之后了,看着南宫皓然的传书,他正想启程,却被白头翁拦下了,白头翁看着南宫皓然传来的书信,眼中闪过一抹杀机,便对鹰道:“你且去找月子焕,我先行一步。”

    鹰摸不着头脑的看着消失的白头翁,不明所以他刚刚的杀机是怎么回事,不过他知道,白头翁做事是个极为缜密的人,所以也用不着自己担心什么了,便启程了。

    白头翁一路狂奔,他怎么会忽略了呢?若儿当初是将血全部换掉了的。能够将她救活,怕是天机老人也不能够啊。

    鬼火那人虽说一直是接受着凤阳王朝最神秘的训练,医术也是接受的最好的,可是能够将失血过多的人从鬼门关拉回来的方法,却只有一个,南宫皓然没有说若儿是为了什么不舒服,可是自己也能猜到七七八八了。

    与此同时,在京城外的一座山顶上。杨素心依偎在追魂怀中,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可是眼睛却闭上了,这样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已经逝去了。

    昨晚,他们在这里彻夜谈心,说了很多杨素心不知道的事,杨素心也讲了自己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面对她的离去。追魂脸上没有太多的忧伤,对于他们来说,死才是最好的解脱了,他们活了那么多年,手上的命,不计其数。说他们罪大恶极也是不为过的。

    看着依靠在自己肩上的人儿,追魂淡淡的笑了:“知道你是快乐的,是因为我的缘故,我好开心,你放心,你不会孤单的,我马上就来陪你。”说着,追魂便将杨素心紧紧的抱住,然后。一头栽进了山谷。

    就这样结束了他们的一生。昨晚,追魂问杨素心,死后,你想我将你葬在哪里?杨素心只是笑笑。然后说,自己并不希望自己死后还有坟墓,自己的杀戮太多了,她不想死后还不得安生,若是被人找到,必定会将自己开棺验尸的,自己不想那样,最好的就是死无全尸,那样还得了一个干净。

    追魂想了想,也是,他们这种人,还要什么坟墓,要什么落叶归根呢,一切都尘埃落定了,他们不会再有遗憾了,该杀的人,他们全杀了,只希望在下辈子他能早点找到素心,他们只做对平常人,那样就没有那么多的恨纠葛了。

    自王大人死后,云轩又杀了不少大臣,虽说这些大臣或多或少是有不是,可是却还没有到必死无疑的地步,朝堂之上一片混乱,如今便是云轩说一,再无人敢说二了。

    林风此刻终于明白云轩到底为何会这样了,可是就是明白了,又能怎样呢,看着云轩每在御书房,像是有处理不完的政事,林风便觉得心疼他,云轩如今越发的冷酷了,对什么都不上心了,笑容也没有了,感觉完全变了一个人。

    云轩不说,可是他知道,云轩心心念念的还是只有那丫头,这一字,伤人至深啊。若儿越发的流鼻血了,这事使得南宫皓然的眉头,几乎没再平过。

    若儿如今躺在上,看着南宫皓然一脸紧张的看着自己,伸出小手抱着他,道:“然哥哥不要担心,我没大碍的。”

    “丫头,你要骗我多久?你这几一直在流,你当我是瞎子吗?月子焕大概后便会到达,老头也就要来了,你会没事的,你会没事的。”南宫皓然不知是在安抚若儿,还是再说服自己,那种失去她的感觉,他真的怕死了。

    他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独独怕这小丫头离开他,那种行尸走子,这辈子,只要经历一次就够了,他再也不想有了。

    是夜,若儿感到了南宫皓然的担心,小手缠上他的腰,趴在他前:“然哥哥,我你。”

    南宫皓然的子明显的一顿,惊愕的看着若儿,若儿想也没想,便俯吻上他的唇,这个吻有些急切,同时也有些悲凉。

    南宫皓然感到了若儿的不安,很快便将主动权抢了过来,深深的吻住她,将舌头伸进去邀她的丁香一起共舞。

    吻着吻着,若儿便觉得浑了起来,开始抓扯南宫皓然的衣服,南宫皓然当然喜欢的若儿,看着若儿双眼迷蒙的看着自己,眼睛里还有了淡淡的雾气,南公皓然停了下来,问:“若儿,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你是知道的,你愿意吗?你愿意把自己交给我吗?”

    南宫皓然的眼神太过炽,若儿被他看得心神恍惚,眼前这个是自己最的男子,若儿不知道还有没有以后,可是此时此刻,她明明确确的想要将自己交给他,成为他的女人。

    若儿点了点头 ,南宫皓然便疯狂的吻了起来,手下一用力,若儿上穿的亵衣亵裤便被撕烂了,锦帛撕裂的声音使得若儿羞红了脸,如今她上只有一个红色绣有桃花的肚兜了。

    看着白皙无暇的肌肤开始泛红,南宫皓然满足极了,俯在上面制造属于自己的痕迹,唇角也不满足了,开始一路向下,最后停留在若儿的珠圆玉润的雪峰上。

    隔着肚兜蹂躏她的雪峰,若儿很快便动了,口中发出平里不会有是声音,南宫皓然满意极了,手也不闲着,开始顺着腰线往下探去。

    当南宫皓然一指进入若儿体时,里面的紧致令他差点疯掉,可是这是他的若儿,这是他的宝贝,也是若儿的第一次,他不能这么做,只能循序渐进的来。

    饶是南宫皓然最足了一切准备,可是当他真正进入若儿时,若儿还是痛哭出来了:“痛,然哥哥好痛,我不要了,你出去。”

    南宫皓然满头大汗的看着下的人儿,他本不想那么快将她占有的,可是今她的事将自己弄得昏了头,他怕失去她,加上她的挑逗,使得自己失去了平里的平静,可是如今要自己退出来,怎么可能呢? 丫头虽是医者,可是却对这点什么都不了解呢,男人在这种时候哪里还停得下来呢?她本就紧致,如今更是拼命的紧缩着,想要将自己排挤出来,殊不知这样会疯了自己,若不是因为心疼她,他还真想就这样律动起来。

    “乖,你放松好不好?在这个时候停下来你不是要我的命吗?你乖乖的放松,我先不动,等会儿就好了。”南宫皓然亲吻上若儿的额头,安抚道。

    若儿两只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似在考虑他所说的,南宫皓然的手也开始在她上游走,想要她动,来忘却这一刻的疼痛,很快的,若儿便开始发出小猫似得声音。

    南宫皓然忍耐已久,见她开始适应自己,便开始动起来,起初若儿还会呼痛,可是后来就只剩下一片呻吟了。

    “啊,然哥哥,不要了。”若儿开始受不了南宫皓然的索取了。

    “傻丫头,这个时候怎么停得下来?”南宫皓然粗重的声音在若儿耳边响起,那里是若儿的敏感点,只要轻轻挑逗 ,若儿便会很快动

    “不要了,然哥哥你好坏,你都不心疼我,真的很疼。”若儿两只眼睛已经开始泛红了,可是南宫皓然并没有要放过她。

    “傻丫头 ,我这不是在你吗?怎么说我不心疼你呢?乖,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南宫皓然哄着若儿。

    “不要,先前你也这样说,可是到现在你还没有停,我不要了。”若儿推拒着上的人,她是真的已经没有任何力气 ,可是上的南宫皓然纹丝不动,仍旧在她体内逞凶。

    到最后,若儿受不住那极致的快感晕了过去,南宫皓然见若儿已经晕了,狠狠的冲撞了几下后,便在她体内释放了自己。

    看着若儿因自己而累的晕了,脸上还带着**之后才会有的红潮,南宫皓然满足极了,轻轻在她的脸上落下一吻,便起拿帕子去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