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亲情

    南宫皓然的话,太过绝对了,他没有想到那一天来临时,他是那样的惊慌失措,以至于在很久很久之后,他还是心有余悸的。

    “皇上。”看着南宫皓然想要带若儿离开,天牢的守卫喊了一声皇上,想要询问他是什么意思。

    “放他们走吧。”从自己输的那一刻,他便知晓,今留不下来他们二人,或者说,他还没那个本事将南宫皓然留下来。

    之前会将他至绝路,完全是因为南宫皓然还没有如今这般强大,而他对自己也没有任何的防备,如今想要再次将他抓住,已是不可能了。

    南宫皓然带着若儿离开了天牢,若儿在经过云轩边的时候,看着他万念俱灰的样子,不由的觉得愧疚极了,可是无论如何,她还是跟着南宫皓然走了。

    云轩独自在天牢呆了一,这一,恒儿和司琴也走了,若儿和南宫皓然也走了,只剩下林风,傍晚时分,林风来到了天牢,看着独自坐在那里的云轩,走过去,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既然是自己留不住的,走了也好,正如手中的沙,既然握不住,干脆扬了它。”

    云轩听到林风的声音,缓缓的抬起头来,幽幽的说道:“其实我一直都错了,若儿心中早就有了南宫皓然,在得知她出门寻夫之际,我还天真的以为,只要让她来到我边,她必然会上我的。

    可是却没有想到,她早就上了南宫皓然,他们二人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人能够插足,我是不是很傻?一次次的以为她可以是我的。可是又一次次的受伤,若是可以从来,我想我还是愿意遇上她,再上她的。”

    “云轩,若儿是善良的,当她答应你陪着你,立下誓言那一刻,你该知道。她是因为对你的同,而不是啊。”

    “我何尝不知道呢,可是能有什么办法?我不断的欺骗自己,只要我对她好,她会上我的,却不想,得来的竟是如此的结果。”

    “云轩,你怪我吗?怪我当初没有告诉你南宫皓然与若儿之间的种种。”林风不止一次的想。若是他告诉了云轩,那么若儿会不会就不会被云轩送回武林盟了,那时候的若儿,看云轩的眼神,里面是有着慕的。

    “呵呵,风。你以为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吗?枉然的,一切都是枉然的,我对若儿来说,只是一时迷惘的对象,是南宫皓然给她的感觉太过压迫了,而我,那时营造出来的便是一种温润如风的翩翩公子形象,这样的我,或许会使她迷惘。可是在迷惘过后。她还是会选择南宫皓然。

    时至今,我输了,我输得一无所有,我的确比不上南宫皓然。他不是没有心机之人,只是他平懒去用,今时今,我才明白,原来,南宫皓然我们是同一种人,你知道吗,他今在若儿面前,亲手将匕首插进自己的膛,若是若儿没有叫停,那么他会一直刺进去,他也在赌,赌若儿的心。

    若是若儿还不懂他的心,那么他就会真的死在若儿面前,这样一个极端的人,我哪里比得上?我的方式是让若儿留在我边,尽管是强留,而他,前十六年或许带着强迫,可是今后,便是若儿心甘愿的呆在他边,我输了,风,我输了。”

    云轩的落寞,使得林风内心一阵紧缩,看着这样的云轩,林风不知自己还能说什么,做什么,也深深的觉得南宫皓然的太过强势了,若是若儿上了云轩,那么他就会死在若儿的面前,若儿那丫头心那般的软,看着养了自己十六年的人死在自己面前,还是因自己而死的,那么这辈子,她都不会再有笑颜了。

    这便是那个男人的吗?只要了,那就必须对方也上他,否则,就不要对方好过,另一方面,这也是对若儿的一种好,因为知道若是他活着,就永远不可能让若儿与别人在一起,与其让若儿恨他,不如永久的在她心中留下痕迹。

    云轩在两夜未眠之后,上朝了,朝中大臣看着脸上带着沉表的云轩,不知个中缘由,有几个老顽固,仍旧是上奏要讲若儿的皇后之位废除,殊不知,这引来了自己的杀之祸。

    也不怪朝中大臣,云轩昨是下了死令的,天牢之中,要是有谁敢将昨发生的事说了出去,那么便会要了他全家的命,没有人会质疑云轩的话,毕竟,君无戏言不是?

    云轩看着站在上滔滔不绝的讲述着留下若儿会有什么不好的王大人,眼中的霾更深了:“王大人,朕早就说过了,此事乃是朕的家事,不需各位重臣在朝堂之上讨论,王大人三番五次的惹怒朕,看来是不将朕放在眼里啊,来人,摘去王大人的乌纱,打入天牢,明午时,斩首示众,这便是惹怒朕的下场。”

    云轩此话一出,朝堂之上立马闹腾起来,要知道,王大人可是三朝元老啊,如今不过是进谏,便得如此下场,再说了,这也不是云轩一贯的风格啊,他乃是一明君,怎会做此等事呢?

    “皇上,臣只是为了皇室的名誉考虑,绝无任何私心,皇上听不进去,臣也没办法,自古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皇上既想要臣的命,臣死不足惜,只望皇上,听臣一劝呐皇上。”王大人铿锵有力的说道,丝毫不让人觉得他是个已过花甲的老人。

    “没有任何私心吗?王大人,有些事,不是你不说,就没人知道的,来人,将王大人脱下去。”云轩口气中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在场的大人们是何人?那是看惯了天子脸上的人,个个将头低下,不敢再说什么。

    看来,那皇后,的确是迷皇上至深啊,在场的八贤王、三皇子还有韩大人没有说话,他们心中如明镜一般,那王大人,看似忠良。

    可是在背地里却搞了不少小动作,仗着自己是三代元老,在朝中横行霸道的,他有一孙女,乃是京中第一美人,他那么想将若儿推下去,实则是想为自己孙女铺路,他认为在朝中,没有谁家的闺女比得起他的孙女了,不管是家世也好,品貌也罢,皆是如此。

    只是,皇上这样便要杀了他,似乎真的是说不过去,只是聪明如三人,又岂会不知此刻若是求,只会令事更糟糕而已。

    下朝后,云轩便将自己关在御书房,看着桌上堆积的奏折,云轩埋头批阅起来,三皇子易舒南走了进去,看着埋头批阅奏折的云轩,走上前去,道:“你我兄弟二人似乎从来没有喝过酒。”

    闻言,云轩抬起头,看到来人,嘴角扯出一抹笑,可是怎么看,那笑都很牵强:“皇兄是想喝酒吗?那么我奉陪便是。”

    云轩就是这样,在自己亲近之人面前,从不用朕这个字,这使得易舒南很开心,至少,在云轩心里,也是有自己这个皇兄的不是? 两人就在御书房喝起酒来。“我一直很好奇,你为何不对我赶尽杀绝?我母妃,当年也是害死德妃娘娘的人之一。”喝了不少后,易舒南将自己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呵呵,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如若不是皇后和大皇子步步紧,我也不会要了大皇子的命。”

    易舒南深深的看了一眼云轩,眼中有着释然,是啊,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呢?谁道皇家之人就没有亲可言了?他和五弟不就是吗?现如今,还有了个八弟,皇家之人,也不尽是薄之人啊。

    “八弟,你发生了什么?为何今在朝堂之上会那般?”

    “呵呵,皇兄,我的皇后走了,跟着她心的男人走了,我是不是很没用呢?连自己心的女人都留不住。”云轩自嘲的说道。

    闻言,易舒南皱起了眉头:“是那南宫皓然吗?他当我们皇家无人了是不是?八弟你放心,明我便将五弟招回来,他手上的精兵可不是吃素的,定能将那上官若儿给你抢回来。”胆敢与皇上抢人,也要看看那人究竟有多重的分量,南宫皓然再厉害,那也只是一人,他们是整个凤阳王朝的主宰,千军万马,不信就杀不了一个南宫皓然。

    云轩摇摇头,道:“不必了,她的心不在我上,留下来也是没用的,我也不想再上演那在皇宫的惨案了,我凤阳王朝的好儿郎就是死,也不该死在南宫皓然的手中,罢了,这一次,我是真的看开了。”

    云轩口气中的落寞,易舒南不是听不出的,可是既然云轩都这样说了,那么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陪他大醉一场,希望醉了之后,云轩会真的看开了。

    “今,我们便不醉不归吧,下一次,将五弟一同叫上。”易舒南爽朗的说道。

    “好,不醉不归。”这一刻,云轩觉得自己也不是那么糟糕的,至少,还有亲的不是?(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