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违背诺言

    南宫皓然看出了若儿的自责,轻轻拍了拍若儿,俯在她边说道:“丫头,上的伤没什么,只要你不要再想着离开我,那么,我便没事,否则,我会在你面前,将自己杀死。”

    南宫皓然带着笑意将这话说完,听得若儿口一阵闷,若儿痴迷的看着南宫皓然,有了这一次的经历,她还敢吗?

    若儿摇摇头,坚定的对南宫皓然道:“然哥哥,若儿再也不离开你了。”这话是发自真心的,她从来都不想要离开南宫皓然的,可是形势人,有时候自己也是不由己不是?

    经过这一次,她再也不会存着什么自己认为是为他好的心做事了,对于然哥哥来说,她的相伴,就是对他最大的好,既然没了自己他会死,那么她所有的为他好,那也是白费的不是吗?

    若儿将小脸贴在南宫皓然没有受伤的那边,感受着他的气息,小手轻轻的抚上他的膛,想要传递自己的想法。

    南宫皓然满意极了,他知道,他吓坏了若儿了,可是不这么做,这丫头永远不知道长大,永远只想着那些是对自己好的,而没想过那是否是自己想要的。

    没了她的子,生不如死,与其行尸走的活着,那么不如狠狠的来一次,其实他也在赌的,若是若儿真的对他只是一种恩,那么他就会真的死在她面前,他的骄傲不许,不许自己所的女人不他。

    自己的子自己知道,太过霸道了,若儿若是不他,那么她想要和易云轩在一起。自己是不会容忍的,那是必定会强行将若儿带走,而他不愿意若儿会恨他,与其会让若儿恨他,那还不如死了的好,死在若儿面前,至少她这辈子都会记得自己。

    这便是南宫皓然了,他不愿意伤害若儿。可是却也不想若儿心安理得的和别人在一起,他既是了,那么就算若儿不,这辈子,也修想要摆脱他。

    云轩向三使使了眼色,三人便朝着南宫皓然攻了过来,南宫皓然嘴角扬起了轻蔑的笑,将若儿护在后。轻松的将三使所发出的掌风给化解了,对三使道:“这些子你们在我上可是没少花功夫啊,今,我们便来算算总账吧。”

    南宫皓然就像是没有受伤一般,手脚灵活,内力十足。很快的便将三使打趴在地上,红衣、绿衣和黑衣狼狈的坐在地上,口中皆吐着鲜血,他们没有想到,南宫皓然的内力竟丝毫没有受损,他明明吃了化功散的不是吗?

    而且他受了伤的,可是在他面前,他们仍是显得那样的不堪一击。这一刻,三使在心中唯一的想法便是。他们输了。连带着,云轩也输了,因为在眼前这个男人上,永远没有输这一条。他永远会是赢家。

    他对任何人都残忍,甚至对自己都是残忍的,明明可以不受那些皮之苦的,可是为了让若儿感到心痛,他硬生生的每受他们的鞭笞,他们挥下去的每一鞭都是带着复杂的心的,可是那力道,丝毫没有减少,皆是用了全力的,否则,此刻,他上不会是这般景了。

    原本他们以为南宫皓然会一掌劈了他们,可是他没有,他们惊愕的看着南宫皓然,南宫皓然冷冷的看着他们。

    “你们四人从来便不是我想要杀的人,至于那黄衣,只是个意外,这些子来,你们虽每来鞭笞我,可是却没有用其他的刑具,这一伤,算是我为那黄衣偿命了。”

    眼前三人,皆是君子,如若不是,他早就将这三人给了结了,哪里还等得到现在?黄衣之死,那并非他所愿意看到的。

    在别院的那些子,若儿提到这四使,都是笑意浓浓的,道是他们四人乃是活宝,可是将她照顾的不错,一路上若是没有他们,她会很难熬的。

    也看得出这几人对自己并无恶意,只是立场决定了一切,他们的主人既是自己的对手,那么他们也就只能和自己站在对立的方向了。

    云轩看着南宫皓然没有受伤,内力反而更胜从前了,心知今,怕是拿不下他了,可是就在这样将他放走,让他和若儿比翼双飞,他心有不甘。

    于是,一个出掌与南宫皓然纠缠上了,南宫皓然一个闪便躲开了云轩的攻击,南宫皓然心中是有怒气的,看着云轩眼中闪过浓浓的杀意,下手不再留,招招致命。

    若儿看着这一幕,紧张起来,若是然哥哥真的杀了轩哥哥,那么这辈子,她都不会好过的,紧张的看着两人打斗的影,看着云轩渐渐落了下风,而南宫皓然则是越战越勇。

    就在南宫皓然快要一掌劈上云轩的脑门时,若儿大叫“不要。”这一声,使得南宫皓然立即收了掌,云轩就那么站在那里,这一刻,他知道,自己真的输了,彻底的输了。

    之前,南宫皓然不屑自己,是因为没有必要,在自己步步紧之后,他也没有将自己看在眼里,或许在他南宫皓然心中,自己连当他的对手都不够格吧。

    枉自己还是一代天子,自命不会差于谁,可是在南宫皓然面前,自己就是活生生的矮了一截,在他眼中,任何人任何事,都不会造成他的困扰,他眼中心中,有的只有若儿,也就是他的这份,才使得这丫头对他死心塌地的吧。

    就如若儿所说的,南宫皓然的是纯粹的,这世间再也没有人能像他那般了,一个人得彻底,上了,那便是全世界了,会因她生而生,因她死而死,试问,这世间还有谁能做得到呢?

    云轩的脸色铁青,若儿见状,走上前,对云轩说:“轩哥哥对不起,我真的想着陪着你的,然哥哥那时昏迷不醒,我以为他这辈子都醒不来了,所以我来到皇宫也是郁郁寡欢的,可是在见到你为了我而大动肝火之后,我心想着,既然我对你那么重要,那么我就陪着你,让你做一个好皇帝,这样,也算是件好事了。

    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是我不该招惹你的,可是轩哥哥,我们真的不可能的,我不傻,朝中的大臣怎么会接受我这个皇后呢?你用强压的方式将他们的反驳声压下去了,可是他们心中会服气吗?

    我心中的人,是然哥哥,这样你也不介意吗?其实,你对我,或者只是一时的迷惘,你觉得我给你带来了温暖,可是轩哥哥,你却不知道,你曾让我有过犹如寒冰的感觉,当你在说着我,却伤害我最的人时,我对你是恐惧的。

    在你面前,我很害怕,我怕我做错了事,怕惹怒了你,你会伤害我边的人,这样战战兢兢的我,还是你喜欢的若儿吗?

    还记得初见时候,你是多么的温润如玉,就是你上那股淡雅吸引了我,让我觉得心动,可是那也仅止于心动,因为我的始终是然哥哥,只是他的太过霸道,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可是在我生命里,他早就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那是一种融入骨血的感。”

    若儿的话,字字落在了两个男人的心里,南宫皓然温柔的看着若儿,这还是他的丫头,第一次这么表白呢,他的丫头长大了。

    而云轩则是铁青着一张俊颜:“若儿,你没有心是不是?我对你不够好吗?我甚至想着,这辈子,就这么和你过下去,不碰你,我们只相依为命,连这一点小小的要求你都不能满足我吗?我到底哪里比不上他了?”云轩怒气冲冲的问道。

    整个天牢,响彻着云轩的怒吼声,若儿摇摇头:“不是你不够好,而是在我生命里,先遇上的是然哥哥,他早了你十六年,感的事,不是你对我好就行了的,不是吗?”

    “好好好,今,我留不住你们,可是我们来方长,你们也要祈祷,不要落在我手中了,否则,我绝对不会再留,我得不到的,那么就是毁了,也不要人得到。”云轩沉声说道。

    “哼,你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若不是若儿不肯,我早就了结了你,若不是看你还是个好皇帝,你认为你现在还能站着和我说话?易云轩,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南宫皓然嘴角扬着嘲讽的笑。

    就是这抹笑意,使得云轩觉得刺眼极了,说着便又想朝着南宫皓然攻去,南宫皓然却道:“易云轩,我敬你是个汉子,别做那些无用的事,你认为当今世上还有什么是困得住我南宫皓然的?如若不是为了若儿,你当真以为,这小小的天牢我出不去吗?不要让我觉得放了你,是个错,若是那样,我可以随时结束这个错。”

    “呵呵,南宫皓然,为什么你总是那般自信,我真想看看你脸上出现惊慌失措的表呢。”

    “你不也说了,因为我是南宫皓然,所以,抱歉了,这辈子你也别想看到你所说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