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南宫的决绝

    虽说南宫皓然心中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可是当若儿说着这样的话的时候,他就是觉得心痛,觉得难受。

    若儿的话越来越小声,因为南宫皓然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若儿看着这样的南宫皓然,觉得心疼极了,若不是这种特殊时候,她会撒,会缠着南宫皓然,让他不要生气了。

    会给他保证以后不会再这样了,可是现在不行,她知道,昨,南宫皓然所说的那些话,不会是真的不再理她了的,南宫皓然懂她,可是她又何尝不懂南宫皓然呢?

    云轩冷冷的看着这一幕,若儿眼中对南宫皓然的眷恋,伤到了云轩,她看自己的时候,永远不会有这样的眼神,这就是区别了。

    “怎么不说了?”南宫皓然沉的看着若儿,丝毫没有将一边的云轩放在眼里,那眼神,让若儿觉得心惊。

    “我......”若儿不知该怎么说,觉得心中好难过,可是,却无处宣泄。

    “丫头,是不是我真的太宠你了?你眼中从来就没有我是吗?你从来将我的话当做是耳边风对不对?”南宫皓然一步步的朝着若儿近。

    若儿看着此刻的南宫皓然,不由的一步步朝后退,而云轩,则是紧紧的盯着南宫皓然,想要看看他要做什么,他知道,南宫皓然是不会伤害若儿的,这一点,他无比的肯定。

    “你怎么不说让我也顺道照顾你那两个哥哥?怎么不让我将你所关心的人一个个的照顾完?怎么就只让我照顾外公?你是不是忘了很多人,啊?”南宫皓然的步步紧,将若儿得再无退路,背抵着牢房的栏杆。

    “然哥哥......”若儿看着南宫皓然的反常,想要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平里的然哥哥怎会是这样的呢?

    “呵呵,呵呵,丫头,你永远是这样没心没肺,你认为对我好的就是好了吗?你问过我吗?你知道我要死了,不想我死,便用自己的命给我换血,还不准我了结自己。你可知道没有你的子,我南宫皓然,根本就是行尸走?”

    “然哥哥,对不起。”若儿的秀美紧紧的皱着,眼中已是一片雾气,她怎么会不知道呢?可是她就是不想她的然哥哥死啊。

    “我要的从来就不是你的对不起,我要的,只是你与我的并肩作战。不管在什么时候,只要你坚定,不管前路是多么艰难,都有我去闯,你只需在我边就好,就好像现在。你一定是和易云轩说好了吧,只要他放了我,你就答应再也不见我对不对?

    丫头,你好狠的心,我昨所说的那些话,你还不懂吗?你有多难受,我失去你,就是多难受,那不是对我的好。失去你。我比死还难受。”南宫皓然自嘲一笑。

    在若儿目瞪口呆之际,南宫皓然将若儿腰间的匕首拿了出来,在若儿惊呼“不要”的时候,南宫皓然已经狠狠的将匕首插进自己的膛。

    鲜血瞬间便染红了南宫皓然的白衣。惊得若儿双手捂住了嘴巴,而一边的云轩也不由的大惊失色。

    若儿漂亮的眼眸此刻挣得无比的大,紧紧的看着南宫皓然,眼中满满的担忧,若儿回过神来,想要上前查看南宫皓然的伤,却被南宫皓然制止了。

    “丫头,你今不就是来和我说清楚的吗?你不是答应了易云轩,要陪着他的吗?既然如此,那么我还活着干什么?这辈子,既然不能和你在一起,那么我南宫皓然,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了。”说着,将匕首向里加大了力道,匕首又刺进去了几分。

    “不要,求求你,然哥哥,不要,不要。”若儿泪流满面的看着南宫皓然,好怕他会就这么死了。

    看着若儿惊慌失措的样子,南宫皓然笑了,那一笑,倾国倾城,可是此刻在场的两人,没有心思去看他的笑,云轩紧紧的盯着南宫皓然,他那是在若儿违背诺言,这个男人在用最决绝的方式若儿违背自己的誓言。

    他知道,若儿心中的是他,可是却不会轻易的违背诺言,所以他要用这样的方式,让若儿知道,若是没了她,他会死,会将自己杀死在她的面前。

    这把匕首,刺进他膛,比刺进若儿的膛还要让若儿痛,云轩此刻才知道,自己输了,今,他就不该带若儿前来的,这样一来,若儿永远不会再留在他边了。

    果然,便听到若儿说:“然哥哥,求求你住手,不要再刺了,若是你死了,那么若儿也活不了了,求求你了。”

    “丫头,你的诺言呢?你不是最重视的就是那狗的诺言吗?”南宫皓然握着匕首的手,丝毫没有松开。

    “没有诺言,再也没有诺言了,若是你死了,那么我还遵守那诺言做什么,求求你不要再伤害自己了好不好?若儿错了,若儿这辈子都只会留在你边,你让我看看你的伤势好不好?”若儿痛哭着看着南宫皓然。

    此刻她的心中,只有南宫皓然,似乎整个天地间,也只有他们二人,在一旁的云轩早被他们忽视了。

    “好,这是你说的,你要记着,这辈子,你就只能在我边。”南宫皓然笑了,此刻他的脸上尽是胜利的笑容,丝毫没有因为膛的伤而变得虚弱。

    “嗯,若儿这辈子,只会在然哥哥边。”若儿想要上前给南宫皓然看看伤势,却被云轩一把抓住。

    “够了,若儿,你当我是死人吗?你明明答应了我的,为何要这样对我?你对我公平吗?”云轩怒吼道,他见不得若儿眼中完全没有自己,只有南宫皓然,而且,再不抓住她,他就要失去她了。

    若儿看着云轩,心中一阵愧疚,可是此刻,南宫皓然的伤势才是最重要的,而且,经过这一幕,她知道南宫皓然的决绝,若是自己当真的要和他老死不相往来,那么,他只会用最残忍的方式死在自己的面前。

    “轩哥哥,对不起,若儿不能陪你了。”

    若儿的话,就像是一盆冷水,泼在了云轩上,云轩松开了抓着若儿的手,心中一片冷寂,他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若儿一得自由,便立马到南宫皓然边,看南宫皓然的伤势,却不想被南宫皓然紧紧的抱住,若儿急得大哭,可是也不敢动,生怕碰到他的伤口。

    “然哥哥,你让我看看你的伤口好不好?你快松开。”

    “不放,我就不放,我有多久没有好好抱抱你了?你个没良心的小丫头。”南宫皓然孩子气般的说道,似乎,那把匕首刺进的不是他的膛,而是别人的膛一般。

    “然哥哥,不要任了好不好?快让我看看你的伤口。”若儿急得不依。轻轻的想要推开南宫皓然,却被抱得更紧了。

    “好若儿,就让然哥哥抱抱,然哥哥好想你。”南宫皓然贪婪的吸取着若儿上的味道,只有这味道能让他安心,让他觉得人生还是美妙的。

    而若儿同样也是贪婪南宫皓然的怀抱的,只有这个怀抱可以让她觉得心安,只有在这个怀抱里,她知道她是无比的安全的,他会为她挡风遮雨,即便是天塌了,他也会为她撑起一片的新的天地。

    云轩再度睁开双眼时,眼中再也没有丝毫的柔可言,有的尽是毁灭,既然他穷尽全力也得不到,那么便毁了吧。

    “若儿,我给过你机会的,既然如此,那么便不要怪我,我易云轩得不到的,他南宫皓然,也别想得到。”云轩沉的话语响彻在天牢。

    他的话,使得两人纷纷看着他,若儿眼中是愧疚,而南宫皓然眼中则是一抹杀意,南宫皓然将若儿护在后,对云轩道:“易云轩,你当我死了吗?你还当真以为我南宫皓然那般的没用,一个气急攻心,便落在你手中了?”

    南宫皓然说话的同时,将匕首抽了出来,立马将自己的道点住,以免流血过多,他的中气十足,丝毫不像是受伤了的人,而且,就从声音中也能听出此人内力深厚。

    “哼,我就说,南宫皓然应该不是那般无用之人才对,南宫皓然,我们今便来个了结吧。”云轩话语之间,朝外面喊了一句来人,瞬间,天牢的守卫,便出现在了这里,还有三使。

    “就凭他们,也想要留住我?”南宫皓然看了一眼来人,轻蔑一笑,话语间,尽是嘲讽。

    “然哥哥,你的伤......”若儿担心的看着南宫皓然。

    “若儿,到现在你还看不出来吗?他所做的一切,便是想要你违背你的誓言,跟着他走,而他所受的伤,并不算什么,只是想要惩罚你,让你再也不敢离开他,好一个南宫皓然,心计竟是如此之深。”云轩像若儿解释道。

    闻言,若儿吃惊的看着南宫皓然,眼里是满满的自责,若不是自己,然哥哥岂会做这种事呢?那伤口,很疼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