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三人的痛

    云轩的吻,与之前的吻不一样,这一次,似乎是带着毁灭的,云轩真的很想毁了若儿,让她与自己一起沉沦。

    可是每次看着那清澈见底的眸子,他便觉得一阵阵心疼,宁愿自己受伤,自己难过,也不想要她有半点的委屈。

    若儿觉得呼吸都有困难了,不断的拍打着云轩,云轩却将她抱得更紧了,火的舌头,不断的在若儿嘴里攻池略地,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

    就在若儿以为自己要窒息的时候,云轩将她放开了,看着若儿红肿的唇,眼中有着不明所以的光芒。

    “轩哥哥,你......”若儿知道云轩的不对劲,可是却说不上是为什么。

    “若儿,是不是我对你太好,所以你一直都那么残忍的伤害我?是不是你觉得我的心是不会痛的?是不是只要一有南宫皓然你就立马会慌了神,是不是我做任何努力,都及不上南宫皓然?”云轩的话一字一句的落在若儿心中。

    若儿不知该如何回答,就是她的沉默,将云轩彻底激怒了,一把将若儿的双臂抓住,那力道,恨不能吃了她一般。

    恶狠狠的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就一起沉沦吧,既然我做什么,你都不会我,那么我还顾虑什么呢?今,我便要南宫皓然死在你面前。”说着便将若儿狠狠的退在地上。

    “轩哥哥不可以,不可以这么做。”若儿感觉不到疼痛了,只觉得浑冰凉,坐在地上泪流满面的看着云轩。

    云轩见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心中觉得心疼极了。可是这丫头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主,不管自己做什么,她都不会放在眼里,不会记在心里,心里永远只记得那南宫皓然的好,这是云轩最大的悲哀。

    “若儿,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呢?我不够好吗?我对你不好吗?为什么你心里就是没我呢?哪怕是一丝机会你都不给我呢?”云轩痛心的说道。

    摇摇头,若儿道:“不是的。我心里是有过你的,可是那时你一心想着皇位,将我送回武林盟,那时候我才真正的明白,这世间只有然哥哥对我的是纯粹的,不会为了其他任何事任何人而有丝毫的改变。

    轩哥哥,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你放过然哥哥好不好?”

    若儿的话,将云轩的心打入了十八层地狱。是的,若说什么是云轩后悔了的,那么便是将她送回武林盟了,那是他一生中犯得最大的错,等于是他亲手将自己心的人送入了别的男人的手中。

    明明那时候的自己并不是那么需要常公公的,只是因为自己的私心在作祟。希望看到父皇眼中的惊愕,可是却忽略了若儿,忽略了之后的种种。

    云轩是自负的,在他没有知道先皇的意图的时候,他觉得既然先皇将他抛弃了,那么他便要他看看他是怎么从他手中将皇位夺过来的,是怎么将这江山抓在手中的,想要见见皇后那些人最后失败的嘴脸。

    他自信可以掌握一切,自信可以在若儿离开之后可以将她接回来。那时的他们就不会再有分开。可是却忽略了若儿可能会上南宫皓然的可能。

    毕竟那时,若儿眼中对自己是有慕的啊,这是不是就是他得到天下的代价?外公曾说过,神算子卜玉树曾经给自己算过命。道是自己这一生会成为人中之龙,可是却得不到自己最想要的,那时自己不过一笑而过,回答外公的是我命由我不由天。

    况且,后来卜玉树不是出事了吗?所以更被视为是无稽之谈了,现在看来,就是这样不是吗?自己最想要的是若儿的,可是她的,只给了南宫皓然。

    “若儿,你是不是还没有你是我皇后的自觉?你可是我的妻子,为什么总是想着别的男人呢?难道你想要违背你的誓言吗?你是发过誓的,你要陪着我的。”

    “没有,我没有想要违背誓言,可是轩哥哥,你放过然哥哥好不好?昨,然哥哥对我说他不要我了,如今,他再也不会和我有任何牵连了,求求你,放了他好不好?”若儿的头一直摇着,而泪,也不停的流着。

    对于若儿所说的,云轩觉得很是不解,若是南宫皓然真的不要若儿了,那么又来京城做什么了,他不相信南宫皓然那样若儿的一个人,可以说不就不了,他以为,南宫皓然和他是一样的,就算是若儿不他,也要将她留在自己边。

    “是吗?想要我放了他,也可以,可是若儿,你要当着我的面,清清楚楚的对他说清楚,让他死心。”云轩嘴里这么说着,可是想的却不是这样,不管怎么说,南宫皓然必须死,他之前已经放过他一次了,可是他不领,那么就不要怪他了。

    “然哥哥已经说了不要我了,就是我不去说,他也不会再找我了。”若儿说着泪便更加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想起昨然哥哥所说的一切,她便觉得那是一个梦,因为她的然哥哥从来不会对她说那样的话,他只会在自己耳边对自己说不管自己在哪里,他都会找到自己,与自己在一起,即便是上穷碧落下黄泉也是一样的。

    可是昨,他却清清楚楚的告诉她,他不要她了,她让他痛心了,是啊,自己一次次的不顾然哥哥的感受,他肯定是生气了的,她总是觉得有然哥哥的包容,便一次次的做出伤害然哥哥的事来,总觉得他会一次次的原谅自己。

    却不想真的将然哥哥伤得很重,她是真的该死,不是吗?不然,那么她的然哥哥,怎会说出那样的话?他是多么的痛心疾首啊?满怀着期待,拼着命的将自己带走,到头来,却换来自己对另一男子的承诺,若是换了自己,岂不是也会一辈子不理然哥哥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真的,自己就不该醒来的,自己就该死在那次换血的时候,那样,是不是就没有那么多的无奈,没有那么的心痛了。

    若儿沉浸在悲伤中,没看到云轩因为她的痛苦,脸色不好看了起来。

    “不管怎样,你照我的话做就好了,我们这便去天牢。”说着,便起,并且将地上的若儿抓起来,抓着她的小手,便朝外走去。

    若儿没有挣扎,因为她清楚,挣扎也是无用的,只是想到要见到然哥哥了,她便觉得一阵心痛,然哥哥是她的,是她将然哥哥伤得太重了,是不是真的,不要再和然哥哥有牵连了,然哥哥就不会再痛了?

    时间就是最好的疗伤药不是吗?然哥哥被自己伤得那么重,以后,他会遇到自己所的女子的,会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的,这是之前的自己一直想要见到的结果不是吗?

    可是为什么,到了此刻,她却觉得,无比的心痛了呢?云轩抓着若儿的手,丝毫没有注意到那原本白皙小巧的手,如今已是紫红一片,而若儿觉得手上的痛,不及心上的半分呢。

    来到天牢,南宫皓然刚刚被红衣用过刑,看着双眼红肿,红唇也略肿的若儿,怒火中烧,恨不得将她边的易云轩给杀了,可是他没有这么做,他想要看看若儿来此,是做什么的。

    “哼,皇上好闲啊,不上早朝,来这里见我这个罪人做什么?”南宫皓然嘲讽的说道。

    “朕的皇后想要与你有个彻底的了断,朕自然是来旁观的。”云轩没有丝毫表的说道,天知道,他多想将南宫皓然的一张笑脸打烂,多想看看他脸上出现惊慌失措的表,可是云轩怎么也想不到,真的那一天到来的那么快,让他自己也措手不及,而他的脸色,丝毫不比南宫皓然的好看。

    “哼,在下一介草民,昨便与娘娘说清楚了,今还用多说什么?”南宫皓然直直的看着若儿,那眼神恨不得将她吃了。

    若是这丫头胆敢真的说出以后与自己再无牵连,那么他便会用最为极端的手段,将她留下,什么毒誓他不在乎,若是真的有报应他早就被天打雷轰了,哪里还会站在这里与他们说话。

    “然哥哥,我知道,是若儿不好,是若儿让你伤心了,你说得对,是我任,是我不懂事,仗着你对我的好,却一次次的伤害你,虽然我有我的理由,可以你说的都是事实,我既然答应了轩哥哥,那么我便会一直陪着他。

    多谢你这十六年来的养育,以后,若儿不能陪着你了,你要好好的,你要收敛一下你的脾气,对外公好一点,外公年纪大了,你要多关心关心他。”若儿说到最后,已是泣不成声,而他没有发现,南宫皓然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南宫皓然心中很气,可是他也知道,这话不是若儿的真心话,易云轩与若儿一道前来,这说明了,他们之间一定有什么事,而让若儿会这样对自己说的,只能是她求易云轩将自己放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