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恒儿的挣扎

    他深知,他与姐姐是不可能的,年龄的差距太大了,而且姐姐边早已有了一个绝世无双的南宫皓然。

    所以,他只能将自己的这份,深深的压抑在心底,不让任何人知道,这是属于他的小秘密,这是谁也不能窥视的。

    司琴这几来,看易云轩的眼神,他已经看出她对他有义,很奇怪不是?就连南宫皓然也没有引得司琴的芳心打动的,这易云轩却做到了。

    刚开始还以为司琴对皇兄有谊,可是相处下来才发现并不是那样,正是因为那两个出色的男子都没能成功的让司琴动心,所以才会觉得她是圣女最适合的人选,如今看来,并不是这样。

    她并不是无无求,而是没有遇到那个人罢了,那个人是凤阳王朝的皇上,可是司琴却是南疆的圣女,份上便注定了两人之间的不可能,他只是想要出声提醒司琴,让她不要再弥足深陷了,却不想,她也发现了自己的秘密。

    恒儿走进自己的房间,第一次,觉得心很乱,姐姐当他是个小孩子,却不想他已经有了成年人的思维,与姐姐的每一次靠近,他便想着就这样一辈子下去,不要分开,不要有离别,可是他也深知,这是不可能的。

    算算子,他们已经出来快一个月了,也是时候该回去了,再过两吧,就让他再享受一下姐姐的温暖,或许,这一别,就会是一辈子也说不定。

    打定了注意,恒儿便也上了。躺在上,望着顶,久久不能入睡。不能入睡的又何止是恒儿一人呢?

    司琴回到房间想起刚刚恒儿所说的话,她也知道是她自己逾越了,知道她不该那么说的,可是就是没有忍住,尤其在恒儿说道自己不该多想的时候。

    明明长得有七八分的相似,可是为什么所有人都喜欢她而不是自己呢?司琴第一次有了一种妒忌的感觉。

    可是她也知道。那是因为若儿上散发着温暖,让人不觉的想要靠近,饶是自己是女子,也不由的喜欢上了她,何况是她边的男子呢。

    只是陛下对她的所有想法,那也只能深深的埋在心底,她从未将陛下当做过孩子,尤其是在听闻若儿的死讯之后。陛下变得越发的沉了。

    几乎不怎么开口,年纪虽小,可是那手段却是许多人望尘莫及的,他们出来了这么久,长老们却没有三番五次来催促,不得不说的是。那是因为陛下已经将大权逐渐的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

    长老们对于这位年纪尚小的陛下已经越来越心悦诚服了,看着南疆子民近半年来,子越过越好了,他们心中不是没有惊叹的。

    或许,再过个两,陛下便会回去了吧,而自己也会离开,这一次,她真的不该出来的。若是不出来。哪里来的这么多事?她还会是南疆最无无求的圣女,而不是如今,心中有无限哀思的女人。

    叹口气,司琴闭上了眼睛。想要快些入睡,来将这些烦人的事忘记。

    翌,恒儿来到坤宁宫想要和若儿一起用膳,发现林风一早的便来到了这里,他是怕自己莽撞的说出来吗?恒儿在心中冷哼。

    其实林风来此,并不是怕恒儿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而是他回去想了又想,觉得还是要对若儿说,否则,他对不起南宫皓然,也对不起若儿。

    因为若是半月之约一旦过去了,云轩必然会要了南宫皓然的命,若是真的成了那样,那么自己这辈子都会活在愧疚之中的。

    林风将南宫皓然被关在天牢的消息告诉了若儿,若儿呆呆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她觉得此刻,脑中一片混乱,然哥哥醒来了,然哥哥醒来了,这是好事不是吗?为什么师父没有阻止他前来呢?

    受过重创的体,根本就不能长途跋涉的赶路,何况这里是轩哥哥的地盘啊,一旦然哥哥出现,轩哥哥必定不会放过他的,为什么他还要来呢?

    好傻的然哥哥啊,他想要见然哥哥,可是,轩哥哥会同意吗?答案不是心知肚明了吗?轩哥哥是不可能让她去见然哥哥的。

    “姐姐,你怎么了?”恒儿见若儿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紧张的问道。

    若儿没有回答他,此刻的若儿哪里还有心思去理别的事,脑海中全是然哥哥被抓住了,此刻正在天牢中,而且,轩哥哥只答应了师父半月之内不让然哥哥死,那么过了半月之后呢?如今,已经过了好几了,然哥哥的处境不是更危险了吗?

    恒儿见若儿没有反应,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立马明白了,看了一眼林风,原来是自己想多了。

    不愿意姐姐如此,恒儿便道:“姐姐若是想要出宫,恒儿倒是有办法。”

    他心中是喜欢姐姐,可是他也知道姐姐和他是不可能的,姐姐心中的人是南宫哥哥,南宫哥哥也是那个可以给姐姐幸福的人,那么他便只能祝福他们。

    对于南宫皓然,他很是喜欢的,喜欢那样狂妄的人,喜欢活的那样真实的人,对于这样一个人,他能心甘愿的帮他。

    “恒儿,你说什么?”若儿不相信的问道,要知道她在这宫中虽然可以随意去哪里,可是若是想要出宫那便是比登天还难啊,可是恒儿却这样说。

    若是换了别的人,说出来的话,她不一定相信,可是换了恒儿,她却十分相信,她知道恒儿是怎样的人,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我绝对不会那样说话的。

    “姐姐,我说我办法让你出宫,所以你别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了。”这样的姐姐只会让他心疼而已。

    “想要将若儿带出宫,这是何等艰难?何况还要去天牢了。”林风在一旁道出了事实。

    “是啊,恒儿,在宫中我有绝对的自由,可是轩哥哥不会让我出宫的,更别说我怎么进天牢了。”若儿忧心的问道。

    “姐姐,你放心吧,我自有法子,最迟明,你便能见到南宫哥哥,还是光明正大的去见。”恒儿自信满满的说道。

    若儿见恒儿一副把握十足的样子,悬起的心,也放了一半下来,点点头,她相信恒儿能有办法的。

    恒儿找到了司琴,看着司琴正在弹琴,琴声中有的尽是哀思,叹口气,对司琴道:“朕有一事,还望圣女帮忙。”

    “陛下想要让我做什么呢?”琴声没有停止,司琴问道。

    “朕希望圣女可以去对皇上说,你想要去天牢见见南宫皓然,若是皇上问你是如何得知的,你便说是宫中侍卫说出来的,你两本就是旧识,只是想要见见面而已,相信他会应的。”恒儿沉声说道,语气中没有一丝想要求人的意思。

    司琴闻言,笑了:“陛下好高明啊,好,待皇上下朝,司琴便去说。”司琴知道不可能是单纯的想要她去见见南宫皓然 ,必定是想要来个偷天换

    恒儿知道司琴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想法,便点点头,忍不住问道:“圣女似乎从没有拒绝过朕,不知这是为何?”这是恒儿心中一直想要问的,他对司琴,一直是很疏远的,可是却看得出来,司琴很听他的话,几乎对他的话,是言听计从。

    她的地位明明就和自己时一样的,甚至在南疆的话,她比自己还要高上一截,可是在自己面前,司琴却永远显得那么的言听计从,这是他一直不解的。

    “呵呵,因为陛下是君,司琴是臣,而且陛下是个好皇帝。”司琴答出了心中所想,这便是她内心真实的想法,恒儿虽小,可是却是百年难得的明君,他会为南疆做出一番事业,而她,心甘愿的被他奴役。

    闻言,恒儿不善于笑的脸上有了真挚的笑容,至少对司琴来说,这是第二次,第一次是在自己答应他在圣上宣布神的指引便是让南疆与凤阳合作,友好往来。看到恒儿脸上真挚的笑容,司琴也笑了,两人之间,很多时候,不用多说什么,便懂了对方,这是一种默契。

    云轩果然没有拒绝司琴,因为司琴的眼神给云轩的感觉便是无无求的,所以他很放心的让司琴去天牢看南宫皓然。

    却不知,在半途,司琴换做了若儿,恒儿让若儿用药将自己的双眸改变了,此刻一看,与司琴是十分像了,饶是他们在若儿不开口时,也分辨不出来。

    若儿独自拿着云轩圣谕来到天牢,看着守卫见了她手上的圣谕一层层将天牢的门打开,她的心揪成了一团。

    看着南宫皓然满是伤,发丝凌乱,静静的的躺在那稻草上面,若儿觉得自己的心要碎了。

    “你们出去吧,我要与南宫庄主叙会儿旧,完了便会出来,不准任何人靠近这里。”若儿沉声说道。

    守卫知道她的份,南疆圣女,此刻又有皇上的圣谕在手,他们哪里敢不听令?将牢门锁上后,便退了出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