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告诉她,我在这里

    “师父,如烟不知您老来了,有失礼之处,还望师父见谅。”

    “呵呵,如烟这是哪里话呢?如今你有着孕,可别太劳了,快坐下,看样子,快生了吧?”天机老人不曾想到自己离开这几年,清儿和璃儿竟都成亲了,而且都还有了孩子。

    “回师父,就这个月月底了。”

    “如烟啊,你也别太过拘谨了,我们都是一家人,你别当我是你那顽固不化的爹爹。”天机老人看着如烟对自己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不由的说道。

    如烟的爹爹是个顽固不化之人,从小便将女儿教导的仅仅有条的,将原本活波可的小如烟活生生的教导成了如今这般模样,比那达官贵人家的千金小姐还要知礼几分,这在他看来,根本就扼杀了如烟的本

    “呵呵,师父说得好,我也觉得柳伯伯是顽固不化的人呢。”桃在一边添油加醋道。

    “师父说的是,如烟记住了。”如烟对于天机老人那样说自己的父亲并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天机老人的年纪比自己的父亲还要大上许多,就是在爹爹面前,天机老人也是前辈呢。

    “清儿,可有想过如烟生下的孩儿取什么名字?”

    “琴儿说过,如烟此胎必是男胎,徒儿和 如烟商量之后,取名一个睿字。”

    “上官睿,不错不错,为师这里还有串佛门的佛珠,此佛珠上面记载了一百零百种少林拳法,就当做是我这师公给孩子的见面礼了,如烟,你代我徒孙收下。”说着便从怀中取出一串佛珠。递给如烟。

    “多谢师父。”如烟也没有推迟,毕竟老人家给孩子的见面礼,是老人家的一份心意。

    是夜,林风独自来到天牢,见到的便是南宫皓然满是伤的被捆在木桩上,见到如此狼狈的南宫皓然,林风心中似有一把火在烧。

    “你,还好吗?”林风问道。

    “呵。有什么不好的?有吃的有喝的。”南宫皓然笑道。

    “这是上好的金疮药,我给你上点药。”说着,便要给南宫皓然上药。而南宫皓然却阻止了他。

    “不必了。”若是这伤好了,他还怎么看若儿为他心疼的样子?他还怎么‘报复’若儿。

    “可是......”林风没有再说下去,他知道,南宫皓然决定了的事,没有人可以改变的,除非那人是若儿。

    “你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林风不能将他放了。却能给他做点事,这是林风对他唯一能做的了。

    “将若儿带来见我。”南宫皓然思量过后说道。

    “这...”林风有些为难,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以云轩对若儿的在意,怎会让若儿看到这一幕,而带若儿出宫。这也是不可能的事

    “你只需告诉若儿,我在天牢,她必定会想办法来见我的。”南宫皓然知道林风的为难,其实换了自己,也不可能会让若儿见到这样的自己,这样只会使得她芳心大乱而已。

    “好,南宫皓然,不管怎样,我都不希望你死。”

    “呵呵。这世上。能杀我南宫皓然的人还没有出世,林风,我很是好奇,明明你是易云轩的人。为何三番五次的帮我?”自己当初在天山之巅时,若是林风将自己的消息传了出去,那么那段时间,不知又有多少杀戮了。

    若是群雄一起来攻击自己,那么即便自己有三头六臂,恐怕也很难脱

    “因为你曾是我的梦。”说完这句话,林风便走了出去。

    是啊,南宫皓然是多少江湖少侠的梦呢?外人觉得他狂妄,可是狂妄得有资本不是?他活的潇洒自在,这世间没什么是能难住他的,只有他不想要的,否则,他可以得到一切。

    他活的真实,不必为了什么名声而去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想做什么便可以做什么,边还有一群可以为他生可以为他死的朋友,这是多少人羡慕不来的事呢?

    “因为你曾是我的梦。”林风的话不断在南宫皓然脑海出现,良久后,他笑了。

    林风回到皇宫,便见到司琴站在御书房的不远的地方,看着云轩那被灯火照在窗户上的影子,眼里的柔,丝毫没有遮掩。

    想了想两人之间的份,林风摇摇头,又是一个痴儿啊。

    翌,林风来到若儿的坤宁宫,看着若儿和恒儿有说有笑的,便走了进去,问道:“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因为恒儿来了的缘故,林风之前不能进坤宁宫的,如今也可以进了,云轩相信林风不会做对不起自己的事,而且,在这皇宫中想要将若儿带出去,除非有自己的旨意,否则是决计不可能的。

    “呵呵,我和恒儿在讲我小时候淘气的事,那个时候我可淘了,而且我总以为自己做的是对的,都怪然哥哥,不管我做的错还是对,他都是站在我这边的,有时候,甚至连师父都拿他没办法,师父只能在然哥哥不在的时候训斥我,告诉我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看着若儿脸上因提到南宫皓然而有的笑容,林风觉得云轩是可悲的,强行将她留下有什么用呢?留下的永远不是她的心,她的心永远在南宫皓然上。

    有时候,晚了就是晚了,何况这一晚,就是十六年,这十六年里,江湖中人谁不知道锦绣庄的三小姐那就是百花庄庄主南宫皓然的宝贝?

    可以得罪南宫皓然,可是就是不能得罪锦绣庄的三小姐,因为得罪南宫皓然,他顶多就是打你一顿,若是得罪了上官若儿,那么南宫皓然就是追到天涯海角也会将你抓住,然后将你弄得生不如死,偏偏他不会杀人,在折磨你之后,还将你放了,任由你自生自灭。

    因为她惧寒的缘故,他更是找来了南海暖玉,将百花庄的整体布局给弄得四季如的,当今天下,可以说百花庄的建造是最为复杂,最为精心设计了的。

    答应了南宫皓然的事,林风不知该不该对若儿说,看得出,若儿是真的很重承诺,从答应云轩过后,便一直努力的适应在宫中的生活。

    若是说了,那便会打破她与云轩之间好不容易的平静。这对云轩来说,是不是一种背叛呢?而对若儿来说,又是什么?若是云轩当真被疯了,那么他会做出怎样的事来呢?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未知数。

    想了许久,林风还是决定暂时不要对若儿说,因为不想将这层平静给打破。“呵呵,想起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候,就被你的甜蜜外表给骗了,结果可是吃了大亏的啊。”回想起与若儿第一次见面的场景,林风便觉得好笑。

    明明就是一个古灵精怪的丫头,可是自己却以为她是个滴滴的小女娃儿,每次被她那好看的大眼睛一看着,便会觉得不管是什么事都愿意给她做。

    那时自己心中所想的便是,难怪那小魔头的南宫皓然会如此的宠这丫头了,只要她看着你,眼里有你,你便会觉得就是天上的星星也恨不得去给她摘下来。

    “哪里有嘛?明明就是你自己笨嘛,哈哈哈,恒儿我告诉你哦,那时我才十二岁呢,我就赢了他这毒王的大弟子,可是把我高兴了许久啊。”

    恒儿看着姐姐脸上的笑颜,也发自内心的笑了,他看到林风走进来时脸上有着挣扎,好像是想要对姐姐说什么,可是似乎又决定了放弃,挑了挑眉,没有说什么。

    “你还好意思说,那时的你,根本赢不了我,只是你太过聪明了,瞒住了所有人你中毒一事,不过在医理方面,我的确是不如你。”林风真心的说道,若是换做是现在,他更赢不了若儿了。

    “不管怎样,反正我赢了不是?哼,你就是我的手下败将。”若儿插着腰,好不一个得意的说道。

    “哈哈,好好好,我是你的手下败将,输在你手上,并不丢人不是?”敢说,当今天下,没有人赢得过若儿,所以就是输了,也是虽败犹荣啊。

    “那是,那是你的荣幸。”

    “姐姐,我还不知道,原来你还这般自恋啊。”恒儿看着若儿一脸的得意,不由的打趣道。

    “恒儿,这不是自恋啊,这是自信。”若儿的脸上扬着自信的光彩,不是说过吗?自信的男人最好看,这话用在女人上也是。

    “哈哈,瞧你,小人得志的模样,不知道你这样子,云轩看到了会不会笑话你哟。”

    “哼,你才小人得志呢,你全家小人得志。”

    “哈哈,哈哈,小若儿,你太可了。”林风笑得都弯了腰,恒儿也在一旁笑得合不拢嘴。

    若儿看着眼前笑得毫无形象可言的两人,纳闷了,不由的问道:“有那么好笑吗?”

    林风闻言,点点头,继续笑道:“关键是你刚才的动作太好笑了,就像是臭美的公鸡,昂首的。”

    “好你个林风,你找打。”说着便追着林风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