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南宫入狱

    “前辈,君无戏言。”

    最后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南宫皓然,天机老人绝尘而去。

    “主子,这南宫皓然如何处置?”黑衣走了上来,沉声问道。

    扫了一眼地上的南宫皓然,云轩道:“在半月之内,不可伤其命,其他的,任你们处置。”

    言下之意便是三使可以折磨南宫皓然了,答应了不伤他的命,可是却没有答应不对他用刑,不是么?

    黄衣是南宫皓然杀死的,他们不会就那么善罢甘休的。已是深夜了,待云轩一走,在场的官兵们迅速的撤离了。

    这一夜,若儿一夜好眠,她不知道自己的心上人已经再次陷囫囵,若是知道,怕是不会有那样的好眠了。

    云轩在回宫之后,看到林风没有入睡,而是眼神怪异的看着他。

    “看我作甚?”在自己亲近之人面前,云轩永远用的是我,而不是朕,这一点,林风很欣慰。

    “云轩,你今出宫是去对付南宫皓然了吧?”林风也不拐弯抹角,而是直接问道。

    “......”云轩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林风,等待他的下文。

    “为何要这样做?既然若儿已经答应你了,那么就会在宫中陪着你不是吗?这样还不够?你还对付南宫皓然做什么?你当真以为他不会杀你是不是?你没有见到那些被他灭了满门的门派,老弱妇孺都不放过,你认为南宫皓然还是之前的南宫皓然吗?”林风沉痛的说道。

    云轩为了若儿当真是失去了理智的,否则就不会亲自去对付南宫皓然,要知道南宫皓然的武功那可是天下无敌。若是他想,那么云轩的命也是岌岌可危的,尤其是如今,这世上再没有了龙卫,若是南宫皓然真想要将云轩杀死,谁还能阻止得了?

    之前云轩所说的是在宫中设下埋伏,他也看了,的确在宫中的暗处。有不少的弓弩的存在,若是南宫皓然胆敢擅自闯进来,必死无疑。

    却没有想到他还有这一手,甚至还瞒着自己,是不相信自己,还是为什么?他可知道他那是在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面对林风的愤怒,云轩笑了:“风,我之所以没有告诉你。是不想你为难,如你所说,若儿如今已经答应了陪着我,那么你再也不会像之前那样帮我了,今一事,若是你知晓。你会怎么做?

    你我年少时都对南宫皓然心神往之,都想要做他那样的人,活的自在,可是如今是形势比人强,是不得以,若是可以,我不想要那样一个对手,太过强大了,在他脸上永远看不到惊慌失措。仿佛他就是这个世间的主宰。凡事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面对着千军万马,他也能面不改色,可是没有办法,我太若儿了。容不得有一丝的差错,只要他南宫皓然活着,我便不会心安,这么说你懂么?”

    懂,林风当然懂,就是因为懂,所以才没有阻止他,所以才会安静的在这里等他的消息,作为一个男人,云轩是骄傲的,不管是什么时候,他都不想让人看到他的脆弱,这一点,作为他二十年的好朋友林风怎会不知道?

    “那么可以告诉我,你准备怎样处置南宫皓然吗?”林风知道云轩定是将南宫皓然抓了起来,因为从他回来时的表就看得出来。

    这是自己不愿见到的,可是若是在云轩与南宫皓然之间要做选择的话,他选择的还是云轩,至于南宫皓然,他会想方设法将他的命保住的。

    “我答应了天机老人半月之内不伤他的命,这半月,他可以来营救,可是我不会给他那样的机会,南宫皓然必须得死。”

    “三使去了哪里?”林风敏感的问道。黄衣死在了南宫皓然的手中,那么三使必定对南宫皓然有了很深的仇恨,如此一来,若是南宫皓然落在了三使手中,那么后果将......

    “你猜得不错,他们去监管南宫皓然了。”知道林风心中还是惦记着南宫皓然的安危的,云轩直言不讳的说道。

    “风,这件事,你不要管,这是我与南宫皓然之间的事,不管是为什么,他都必须死。”风心中在想什么,他又怎会不知?在自己安全的站在他前之后,他心心念念的便是南宫皓然了。

    “......”没有再说什么,因为林风知道云轩是不会在这个事上对自己妥协的,说什么,也是无补于事的。

    此刻,在塞外的杨素心已经到了油尽灯枯之际,刚开始还好,如今,就连走多了,她也会晕倒,她的时不多了。

    追魂将她抱在前,想起这个月两人的种种,便觉得此生无憾了,将她的小手握在手中,轻轻的将她眼前的头发别在耳后。

    看着这张美丽的容颜,伸手抚上她,从额头到下颚,没有放过一处,其实,他早就将这张脸记在心里,早就记入骨子里了。

    “怎么?老娘的豆腐,还没吃够啊?”杨素心有气无力的说道,其实是不想追魂太过担心了。

    “是啊,你的豆腐,我怎么也吃不够呢。”追魂笑道,她的心意自己又怎会不知道呢?其实,他早就不担心了,因为早就看破了一切了,这段子对于他来说,已经是优待了。

    “傻木头,这些子以来,老娘可是被你折腾的够呛啊,要是我提早死了,那也是因为你毫无节制的缘故。”

    她银铃般的声音在追魂听来是这世上最动人的声音了,想想她说的话,追魂便觉得一阵的满足,从和她开始了第一晚之后,两人便长时间的待在上,做喜欢做的事。

    也不怪自己,只是她过于美好,让他怎么也吃不够,她妖娆的子只有自己可以享用,她的呻吟,她的一切都只有自己能看到,这令他感到无比的满足。

    “谁叫你那般美好呢?让我怎么也吃不够呢。”追魂笑道。

    “你又来了。”杨素心翻了个白眼,似乎这段时间追魂一直都是这句话呢,虽说自己也是很享受的,可是自己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这把老子骨有什么好值得留恋的,他总会让自己哭泣着求他。

    也只有在上时,他才不是平里那个言听计从的人,在上的他是有野的,那时他的眼神与平里的炽不同,那种度就要燃烧了她,也的的确确的燃烧了她,使得她一次次的被他带入顶峰。

    纵过度的下场便是如今这样,她浑没有力气,躺在他上,而他不知哪里来的精力,明明就是他用力比较多,可是他每次完事后,却像是吸了别人精气的妖精,精力充沛的没话说。

    而她,则是那个被吸尽了精气的可怜人,连指头也不想再动一下。

    “木头,还有不过十的时间了,我们回凤阳吧,我想要最后见见若儿那丫头,我还有话要对她说。”

    “好。”对于素心的要求,他从来不会拒绝的,只会竭尽全力去完成,既然素心想要见若儿,那么他就会将原本十左右的路程缩短,在十之内赶到京城。

    杨素心笑了,闭上了眼睛,她知道,他会做到的,只要是自己想的,他都会让自己如愿,这就是他,自己所之人。

    京城的天牢里,南宫皓然已经醒来了,他是被一阵剧痛弄醒的,他醒来便发现自己被锁链锁住了手脚,而前方乃是黑衣,他手中拿着鞭子,想来那剧痛便是他刚刚向自己挥了一鞭吧。

    “哼,就这么点本事么?”南宫皓然上的白衣已然被打破,刚刚那一鞭,已经将他的皮打破,可是他嘴角仍旧扬着邪魅的笑,嘲讽着做这一切的人。

    黑衣的内心是复杂的,应该说在场的三人的内心都是复杂的,明明眼前之人是杀死他们兄弟的凶手,明明自己一手创立的岳阳楼是毁在了他手中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是恨不起他来。

    南宫皓然比主子还大几岁,是少年时候他们心中的神,他的任妄为,他的藐视一切,他的真,无一不让他们心神向往,可是因为份的关系,他们成了对立的两边。

    南宫皓然就是一个奇迹,与鬼火交手,竟然没有死,要知道鬼火可是那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人,在他上下的剧毒竟然没有用,竟没有要了他的命。

    应该说有用,否则他南宫皓然又岂会轻易的气急攻心,被他们抓了来?若是黄衣还活着,见到有人这样对南宫皓然,必定会不依吧。

    可是最崇拜南宫皓然的黄衣却是死在南宫皓然手中的,他们不能不气愤,不能不为黄衣做点什么,可是刚刚挥下去一鞭,自己便觉得心生愧疚了怎么办?

    若是可以,他们想要与南宫皓然来一场公平的交手,虽然知道他们没有任何的胜算,可是至少那是公平的,而不是像现在这般的趁人之危,这与他们当初组建岳阳楼的目的大不相同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