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把五十一章 气急攻心

    “你......”云轩想要说什么,终究没有说出来,是的,这是自己最失败的地方,可是若是不这么做,若儿又岂会乖乖出来呢?

    天机老人是何人?他早就是云游了整个大陆的人,若是他想要藏住两个人,那么谁也无法将人找出来。

    他何尝不知若儿是个多么重视亲的人?在陪若儿回锦绣庄的时候便知道若儿有多么的她的哥哥们。

    还有她对沈南天那是何等的尊重呢?可是自己却将这些她最重视的人抓了起来,迫她出来,她嘴上不说,可是在心里,却是极为在意的。

    本来想着后好好给她道歉的,可是如今,怕是没有机会了,因为那就是一根刺,永远落在了她的心上,拔不掉,每当她想起,便会觉得那是因为她自己才会那么做的,那么那刺便会深入几分。

    枉自己聪明了一世,却是如此的糊涂啊,她答应陪着自己,可是却将自己当做哥哥一般来对待的,丝毫没有人间的亲昵。

    有的只是无尽的包容,她包容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好皇上,造福百姓,而南宫皓然之所以没有杀自己,不是因为没有机会,而是因为自己在他心中乃是一个能让百姓丰衣足食的好皇帝。

    南宫皓然此人虽然狂傲自大,可是在大是大非面前却不含糊,枉自己乃是一代君王,竟是连这点道理也没有想透。

    原来真的会令人盲目呢,可是怎么办?就是想透了,他也能放手,因为他想要最后的一搏。若是赢了,那么若儿便是自己的,若是输了,那么便是自己与若儿真的无缘,这辈子,真的只能是孤家寡人一个。

    “就算你说的全对又如何?南宫皓然,你愿不愿意与我赌一场呢?”云轩沉没许久,终于开口道。

    “哦?你想要赌什么?”南宫皓然挑眉问道。

    “就赌若儿是会跟你走。还是会信守诺言,在宫中陪我终老。”

    “你...你竟然着她发誓?好你个易云轩,我灭了你。”南宫皓然气急败坏道,若儿是他带大的,他如何不知若儿的秉?从不轻易答应谁什么,可是一旦答应了,必定会做到的。

    南宫皓然一个闪,在场的众人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可是他就那么实实在在的站在了云轩面前,左手掐上了云轩的脖子,只要一用力,云轩便会一命呜呼。

    “放开皇上。”

    “放开主子。”

    一时间,在场的官兵与云轩后的三使同时吼道,生怕南宫皓然真正的发疯了。将云轩给掐死。

    就连天机老人也不由的上前对南宫皓然道:“皓然,不可,你要知道你面前的人,乃是关系到凤阳几百万人生计的皇上,而非什么寻常人。”

    “呵,我饶过他几次,好几次,我都可以将他命轻易取走,可是就是因为你们口中的大是大非。我一次次的饶过了他。可是我得到了什么?这辈子,我也就只想要一个若儿而已了,这都不可以吗?

    为什么他要出现,为什么他要来抢我的若儿?为什么.......”南宫皓然越说越激动。神态变得很怪异,双瞳也开始泛红。

    饶是离他最近的云轩,也不知他在干什么,只是他捏住自己脖子的手在不断的加重力道,使得云轩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不好,皓然子还没有完全的恢复这样下去怕是会气急攻心。”天机老人吼道,而云轩后的三使闻言,更是担心了,他们是练武之人,当然知道这会有多么的严重。

    紧紧的盯着南宫皓然掐住云轩的那只手,生怕他再用力,可是也不敢轻举妄动,怕刺激到南宫皓然。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南宫皓然瞳孔突然放大,竟然就那么晕了过去,直直的倒在地上,使得在场的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

    天机老人立马上前,将他抱起,放在自己腿上,伸手给他把脉,发现气血大乱,之前便给他说了的,不可之过急,奈何他不听,想要早点见到若儿,这下可好了。

    易云轩见到这一幕,不由的问道:“南宫皓然何时变得如此的脆弱了?竟是这般的弱不风。”

    “弱不风?这还不是拜皇上所赐,若非你手下下的天下至毒的毒药,不是老朽说大话,这天下谁能伤我皓然分毫?若是换做他人早就死了不知多少次了,哪里还轮得到皇上来这里说风凉话。”

    世人不知的还有一点,天机老人是极为护短的,他的徒儿向来只能欺负别人,而别人是不能动他分毫的。

    易云轩一次次的将皓然上绝路,想要拆散那对小儿女,这使得他心中对云轩颇有微词,如今,更是,带着这么多人前来,目的就是想要将皓然杀死,饶是平里与世无争的天机老人也不由的火大起来。

    听出了天机老人话语中的不满,云轩也没有在意,只道:“前辈,今,无论如何,我都要将南宫皓然带走的,还请前辈不要阻拦。”

    “哼,好个狂妄的小儿,若是老夫不答应呢。”还没有人敢这样对自己说话,今就是拼了一把老骨头又如何?皓然自己是一定要保的。

    “前辈若是不肯,那么在下也只得得罪了。”无论如何,云轩也不要将南宫皓然放走的,可是若说真的杀了他,不知为何,在自己能够轻易做到这事的时候,自己反而不愿意这么做了。

    “那就让我看看你有几斤几两重吧。”说着天机老人将南宫皓然放下,站了起来,盛气凌人的站在那里。

    在场的官兵们没有人敢动,因为这是凤阳王朝被人传的神乎其技的天机老人,不管是在武学造诣上还是用毒方面,此人都是佼佼者,没有人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然而他们也不敢后退半步,毕竟军令如山。

    此刻站在他们面前的可是皇上,若是他们有丝毫退缩,那么面临的,便有可能是灭九族,他们只是棋盘上的棋子,由不得自己半分。

    “前辈,这是何必?前辈既已不理世事,那么何必趟这趟洪水,今在场的官兵们手上皆拿着弓箭,纵使前辈武功盖世也插翅难飞。”云轩沉声道出事实,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不想与天机老人为敌。

    已经伤害过若儿的家人了,如今再也不想再伤害若儿所关心的人了,南宫皓然是非死不可,可是天机老人,他却是不想伤害她分毫的。

    “何必惺惺作态?老朽与皓然既是一同来的,那么不管是生是死,都理应一同离去,你不必再说什么。”天机老人知道云轩定是因为刚刚皓然所说的若儿最恨的便是伤害她家人的人,所以不想为难自己。

    可是自己怎会放任他将皓然给杀了?自己一手带大的徒儿如今生死未明,他怎能放下他一人独自逃生?

    活了一大把年纪了,就是死了自己也是值了的。

    “既是如此,前辈可怪不得晚辈了,动手。”云轩说着,朝着后的官兵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动手。

    一瞬间,万箭齐发,天机老人手中的拂尘不断的挥舞着档去那些朝南宫皓然与自己飞来的箭,可是因为数量众多,不免的,自己受了伤,因为顾着南宫皓然,自然而然的便不能很好的顾着自己。

    “停。”云轩挥手叫停,若是再这么下去,天机老人必死无疑,那结果不是自己想见到的。

    “前辈,伤了你,并非云轩所愿,在下答应在半月之内绝不伤南宫皓然命,可好?”云轩这是在向他妥协,希望他能将南宫皓然交予自己。

    “小子,你这是打得什么主意别以为老朽不知道,若是我死在你手中,那么有朝一,若儿知道了,必定会恨死了你,如今,这又算什么?”天机老人勉强站起来,将中自己背部的箭用内力震了出来。

    “前辈,这是小辈最大的忍让了,今,你且离去,在半月之内,我绝不伤其命,在这半月期间,你可以来营救,半月的时间,足矣你养伤了。”云轩沉声道,这是最后的底线了,其实,除了若儿的原因之外,还有一点天机老人不知道。

    早年,外公曾被天机老人所救过,当时外公还是响当当的护国将军,想要报答他,可是他却道自己无无求,救外公只是顺道,并不需要外公的答谢。

    若是外公知道,他的救命恩人是死在自己手中的,那么,自己死后,也无颜去见他了。这世上,对自己最好的,便是外公了,不管怎么说,都不能够让天机老人死在自己手中。

    “......”思量一阵过后,天机老人答应了云轩,因为君子一诺九鼎,何况是一朝天子,他不会食言的。

    “好,今,我且离去,你可小心了,我随时会来救我的徒儿的,若是你食言,我今在场的官兵们都是人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