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剑拔弩张

    对于司琴的直言不讳,云轩倒是有些意外,不由得再次打量了下司琴,发现这女子的眼神里,有着无比的坦

    这本是南疆的辛秘,怕是连长老们也是不知道的,否则当初又怎会让南宫皓然轻易离开南疆呢?

    可是这女子对自己却没有一丝一毫的隐瞒,这是为何?难道她就不怕自己说了出去,那么这事在南疆必定会引起不小的轰动。

    毕竟是南疆至宝,就是圣女也是没有权利去处置的,那是属于南疆子民的东西,没有人有权力去处置它,更别说是赠送给一个外族的人了。

    “皇上不必多虑,司琴相信,皇上并非是多舌之人,此等秘事,既然皇上已经知晓,那么司琴就是想要隐瞒也是隐瞒不住的,索承认了的好。”司琴见云轩打量着自己,便知他心中所想的是什么。

    的确,若是以常理来说,的确是不该将圣物赠予南宫皓然,可是她相信命运,既然命运让南宫皓然出现在自己面前,那么必定是有所安排的。

    那圣物在南疆,永远不会有人能够将它练成,里面的绝世武功只会沉没,而在南宫皓然手中却能物尽其用,这何乐而不为呢?相信即便是先祖在,也会同意自己的做法的。

    “呵呵,圣女都这般的抬高朕了,那么朕若是真的说出去了,岂不成了小人?”云轩也只是问问而已,即便是,他也不会怪罪于南疆的。

    若是一个君王这点气度也没有,那么不就成了小肚鸡肠之人?如何能怀天下呢?南宫皓然如今的武功,天下已是无人能及了。不过好在,他还不至于滥杀无辜。

    最迟今晚,他与天机老人就要到京城了,不知又会做出一番怎样惊天动地的事来呢?云轩眼中很是期待呢。

    这一次,他倒是想要看看,那南宫皓然如何离开,如何全而退。他已经设下了天罗地网等着他。

    “不知皇上喜欢娘娘哪里呢?”问出这话,司琴便后悔了。因为她没有资格问,只是不知为什么,看着云轩深的看着在阳光下与恒儿嬉笑着放风筝的若儿,她就是忍不住的心里泛酸。

    云轩闻言,愣了一下,不解的看着司琴,这话,不该是这般份的女子问出来的。可是见司琴脸上并没有什么表,这才回答道:“如果我说不知,圣女会不会相信呢?”

    “当然,若是知道自己喜欢的什么,那么便不是感了。司琴虽不懂,可是却知道之事。并非言语可以表达的。”司琴的心在扑通扑通的跳,可是面上却仍是那副表

    还好,这半年多独自在圣里的时间,使得自己已经练得能够不再将自己的喜怒哀乐显露在脸上了。

    “呵呵,圣女所言甚是。”云轩丝毫没有多想只是想着司琴只是随意的问问,并没有深究。

    看着云轩一脸痴迷的看着前方,眼神从始至终都没有落在自己上,司琴的心中有着很大的失落感。

    面对天人一般的南宫皓然,司琴也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对于温暖如风的大皇子月子焕也没有过心动的感觉。可是面对着这样的云轩,司琴二十年来从未对谁动过的私心,不由自己的对云轩动了。

    只是这只是自己的一厢愿,而且。两人之间的份差异太大了,他们永远没有可能的,两人之间是不会有任何的交集的。

    可是不知为何的,心总是想要朝他靠近,不由自己。

    夜里,与恒儿玩了一的若儿倒在上便沉沉的入睡了,不知道,在京城外,当初上演的那一幕,再次的被搬上了舞台。

    京城所有的护卫军还有京城附近的官兵都被云轩调了过来,在京城之外的小树林每人手上拿着火把,弓箭,将南宫皓然和天机老人水泄不通的包围在里面。

    云轩一袭紫色长袍,显得尊贵无比,后跟着黑衣、红衣和绿衣。看着南宫皓然,此人的脸上永远带着那种漫不经心,似乎自己便是这天地的主宰,不管是在什么时候,都不会在他脸上看到惊慌失措的表

    想到今,他将睡着了的若儿点了睡,就是不想出一点状况,林风自己也没有告诉,就是不想他坏了自己的事。

    这个好友自己是知道的,早些年,他便一直对南宫皓然有着崇拜之,若是这一次,在若儿答应自己陪着自己之后,他定然不会再帮着自己对付南宫皓然了,他倒是不想风会帮什么,只要不破坏就好。

    这条路是来京城的必经之路,在这里设伏,南宫皓然必死无疑,可是他嘴角却扬着那碍眼的笑容,这令云轩很是不爽。

    “南宫皓然,既然你已经醒了,你就不该妄想着将若儿带走,你来京城的目的是什么?你要知道,若儿已是我凤阳王朝的皇后,乃是我易云轩的妻子,你不该还惦记着我的妻子。”云轩沉声说道。

    “是么?你的妻子?我可是记得那一你们的成亲大典根本就没有完成,若儿算是你哪门子的妻子?易云轩,若儿是我的,从来都是,从出生起便是,若是你再执迷不悟,那么我只有杀了你,我说过,谁敢挡着我和若儿,想要分开我们,我便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南宫皓然的气势,丝毫不减,似乎面对着的不是千军万马,似乎他们手中的弓箭只是摆设,在他眼里,根本就不是什么。

    天机老人看着云轩,那人也是人中龙凤啊,自己在关外便听说了这新皇是多么多么的英明,是多么不可多得的明君,当在皇宫,自己一心只放在了一是血和哭得不可开交的若儿上。

    并没有注意到眼前之人,如今一看,果真是气度不凡,满的贵气是怎么也遮不住的,与皓然有着相同的气场,让人不觉的在他面前便会矮了一截。

    瞧他的眼神,已然已经将皓然当做对手了,可是只有他知道,在皓然心中,谁也做不了他的对手,因为他根本不屑于任何人争什么,除了一个若儿之外,其余什么对他来说,都是浮云。

    “哼,南宫皓然,若儿已经答应陪我一生,你就死了想要将她带走的心吧。”云轩冷哼道。

    不得不说,南宫皓然戳中了云轩的痛处,的确,那场婚礼,并没有完成,也因此,最近在朝中才会有那么多的大臣提出异议,想要自己将若儿处置了,或是将她逐出宫外。

    可是自己怎会那样做,若是可以,早就做了,哪里还轮得到别人来对自己的事评头论足的?

    “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清楚,若儿会答应陪着你?哼,若不是被你的,那便是你使了什么谋诡计的,易云轩,用权势将一个女子囚在自己边,你算什么男人?”南宫皓然嘴上如此说道,可是心里却有了一丝不快,好你个若儿。

    趁着我昏迷不醒离开就算了,如今还答应别的男人要陪着他,哼,看我找到你了怎么收拾你。南宫皓然在心中想着要如何的收拾那不听话的小妮子,丝毫没有将眼前的危险看在眼里。

    “南宫皓然,你未免也太过自信了,说道用权势,你又不是吗?你何曾准过她与别的男子相处,在她的十六年的时间里,除了自己的亲人之外,只有你一个男子,就是和柳毅他们相处,你也要从中阻拦的,你就敢说你没有强迫她?”

    在云轩心中,若儿一直是被南宫强留在边的,既然南宫皓然可以使若儿上他,那么他也可以花上更多的时间来让若儿上自己,可是,有一个前提,那便是,南宫皓然得消失,只有他彻底消失了,若儿才会死心,才会将目光放在自己上。

    “不管我是用的什么方法,毕竟若儿是上我了不是吗?你呢?易云轩,一次次用栽赃嫁祸的手段来加害我,想要将若儿的羽翼折断,想要让她边孤立无援,只有你一个,这便是你所谓的了么?你可知若儿最重视的便是家人,便是她边的人,你那样做,只会让她痛苦,你那是占有不是。”

    “如你所说,用什么方法不重要,我要的只是若儿在我边,你可以用十六年的时间让她上你,那么我可以用二十六年、三十六年,甚至是一辈子时间来让她我,我就不信她在我边一辈子还是会不我。”云轩被南宫皓然激怒了,似乎在若儿和南宫皓然面前,他的绪都不受控制。

    明明今,乃是他的主导,他怎能被轻易的激怒了,这是不该的啊,这是平里的易云轩不会有的,可是所有的绪,都被南宫皓然的话语给激了出来。

    “哼,你错了,这辈子,若儿除了我之外,不会上任何人,更不会上你,该死心的人是你,你用她的家人着她出现在你的面前,这一点上,若儿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因为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能动她的家人分毫。”(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