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记忆中的美好

    “滚,不要让我再说第二次。”这话从别人口中说出来,绝对没有南宫皓然这般有气势。

    那些先前还很猖狂的人,在刚刚他的影一闪而过,朝着自己这边来时,便知晓了传言是假的,练武的人都知道,若是真如传言那般,南宫皓然如今,定然不会是如此。

    那些人都是惧怕南宫皓然之人,如今,胆敢前来,只是想要搏上一搏,若是能趁机将南宫皓然这魔头杀了,那么必是扬名立万,名垂千古啊。

    可是若是连命都不在了,那么还谈什么扬名立万呢?如今还是保住小命要紧,其他的都是空谈啊。

    “哼,今暂且放过你,今后,你必定会死在我等手中的,兄弟们,咱们走,不与这魔头一般见识。”先前说话的那人开口道。

    那人的话,惹得南宫皓然眼眸一黑,那人也是识时务之人,带着众人快速的逃离了现场。留下南宫皓然与天机老人师徒二人。

    “然儿,你刚刚动了杀机。”天机老人沉声说道。

    “是有如何?在这江湖之中,有谁能真正的干净呢?不杀人,老头,你当年可做到了?”南宫皓然看着天机老人,他知道,这老头年轻的时候,也不是如今这般的,曾经也是血气方刚的少年。

    在江湖之中有谁又是真的干净的呢?说不杀人,有谁能够真的做到呢?就连老头都做不到,那么他又如何做得到?

    天机老人因为南宫皓然的话,陷入了沉默。正是因为年轻时,有过太多的杀戮,所以才会在看淡一切之后。变得像出家人一般,看破红尘。

    那是在多久之前呢?自己有着一不凡的武功,便想着行侠仗义,初入江湖的自己,对什么事都有自己的一番见解,认为黑就是黑,白就是白,可是在时过境迁之后。才发现,这世间并不能用黑白来评论一切,还有太多的无奈,还有太多的苦楚,这一切,都不是自己能够掌握的。

    见天机老人没有说话,南宫皓然知道自己提到了他的伤心事,那些事也是从外公口中所听过。在这么多年之后,这老头还是如此的介怀,他哪里是真的看破了红尘呢?

    “老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好了,如今的你,根本没必要去想那些前尘往事。”南宫皓然实在是看不惯这老头一脸忧伤的样子。

    天机老人抬头看着南宫皓然。曾几何时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已经比自己还高了,时间过得还真是快啊。

    “呵呵,小子,你当我还没想开么?只是突然想到有些伤感而已,为师不想你以后也和为师一样,所以你还是不要再添杀戮的好。”刚开始那几年,在**山上,自己没没夜的练武,因为一闭上眼睛就会想到那些被自己杀了的人。

    他们之中或许有些是真的该死。可是也有些人是无辜的。不管是该死和不该死的,都不该是自己去杀,上天有好生之德,没有人有那个权力了结别人的命。他不想他一手带大的徒儿走他的老路。

    “老头,我不是你,我没你那般仁慈,你认为在那易云轩一次次将我上绝路之后,我还是以前的我么?命在我眼中,并不算什么,你知道我是为了若儿才不杀人的,因为她不喜欢见血,因为她珍惜生命,可是若是有人想要将我两分离,那么就算是杀光这世间的人来为我们的殉葬,又有何不可?”

    南宫皓然的口气只是在叙述一个事实,可是却令天机老人听得无比的心惊,这是他的然儿么?他一手带大的然儿他一直是知道的,只是不知道这几年的光,竟让他变得如此的快。

    他开始后悔了,后悔自己不该离开的,因为若是自己不离开,那么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之后的许多事了,至少他的然儿不会是如今这般视生命为草芥。

    看了天机老人一眼,他正皱着眉头,南宫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可是没有多解释什么,这世间,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究竟有多若儿,除了她之外,对自己来说,什么都是可有可无的。

    亲、友在自己眼中,占有一定的地位,可是却不及若儿的十分之一,那是与自己从小就融入骨血的人啊,若是再有什么人想要阻止他们,那么就是杀光天下所有的人,又有什么不可以?

    若儿,然哥哥放不开你,你是不是也放不开我呢?南宫皓然看着京城的方向,在心中问道。

    云轩接到线报,南宫皓然与一白发老者正往京城这边赶来,不用说,那老者必是江湖上传得神乎其技的天机老人了。

    看着此刻正坐在御花园的秋千上的人儿,深邃的眼眸闪过一丝不明所以的光芒,她这两,是真的在努力适应这皇宫的生活。

    原本唾手可得的幸福难道他会让它流失?不,他不会,若儿,你好不容易才要和我在一起,不管是谁,我也不要他来破坏我们的平静生活,最后一次,这一次过后,就只有你我二人了。

    云轩明黄的影消失在御花园中,若儿坐在秋千上,后碧落刚刚是看到了云轩的,只是云轩就那么站在那里,并没有走过来,她也就没有告诉若儿云轩来过了。

    她是见证了云轩对若儿深的人,她真心的希望这两人能有一个好的结果,如今看若儿知道找自己喜欢做的事来做,这是不是就代表她愿意留在皇宫了呢?

    如果是,那还真是一个好的结果呢,那样一来,皇上就不会孤单了,两人之间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她说不上那是什么,只是知道,这两人如今的平静生活是来之不易的,毕竟这娘娘心中之人不是皇上。

    想起那一,整个皇宫明明被白雪覆盖了的,可是却到处躺着尸体,到处是血迹的样子,想起那个风华绝代的人,想起娘娘与那人的深拥抱,她便觉得自己都心疼了。

    明明就中了那么重的伤,又中了鬼火下的剧毒的,可是他却坚定着自己的步伐,一步步的朝着高台走来,而娘娘那一刻拼命挣扎,不顾礼仪将自己头戴的凤冠狠狠的仍在地上,那一幕在她心里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记。

    那是要得多深才会那么做呢?那南宫皓然是要有多强大的意志,才能撑到那一刻呢?早就听闻了娘娘与那南宫皓然之间的一切,她一直在想那一定是江湖谣传,皇宫里,太过无趣了,因此,那些宫女与太监总是喜欢找找乐子,夸大事实,以此来取乐。

    可是在那一刻,她信了,那传闻并没有夸大事实,那南宫皓然对娘娘的好,岂止是那些传言所能形容的?那一刻,甚至她这一个一直希望皇上能和娘娘在一起幸福生活的人,也动摇了,希望南宫皓然能成功的将娘娘带走,与她一起幸福快乐的在一起。

    拉回自己的思绪,看着坐在秋千上出神的人儿,碧落摇摇头,这些事不是她一个小小的宫女能左右的,也不是她该想的,她现在该想的就是怎么在皇宫再待上一年,之后,便能出宫了。

    坐在秋千上的若儿思绪早就不知飞到哪儿去了,这秋千是轩哥哥为她搭建的,这令她想到了然哥哥,在百花庄也有一个秋千,可是那个秋千比这个大上许多,可以坐两个人,那是然哥哥在她六岁的时候搭建的。

    那时她还天真的问然哥哥:“为什么这个秋千这么大呢?如烟姐姐家的就没有这么大,还有琴姐姐的也没有这么大。”

    那时的然哥哥就开始很霸道了,他不管做什么总喜欢将自己带在边,他那时也不过十三岁,可是却少年老成的对自己说:“他们是他们,我的若儿的秋千当然要与众不同啊,这样大的秋千才好让我们两人一起坐啊。”

    也是从那之后,他们总喜欢一起秋千,有时然哥哥会将她放在自己的大腿上,那样自己因为害怕,便只能紧紧的抓着他的衣襟,她很不喜欢这样,可是然哥哥却对此乐此不疲。

    这皇宫的一草一木对于她来说都是陌生的,可是百花庄就不同,百花庄的每一样都是精心设计了的。

    泉哥哥曾经打趣然哥哥道:“若是伯父还在,看你这样将百花庄的布局全都改变了,就是活着也会被你气死。”

    可是然哥哥却对他的打趣回答道:“只要我的若儿喜欢,我相信我爹爹也会同意的,你当谁都是你家那老头?死板得要命。”

    气得泉哥哥当场就要与然哥哥‘决一生死’,可是谁都知道,这戏码在百花庄经常上演,所以众人只会当成是一场戏,而不会前来阻止他们。

    而最终的结果永远都是然哥哥将泉哥哥打得鼻青脸肿,泉哥哥嚎叫着让自己给他上药,而然哥哥则像一阵风一般的将自己带走,而琴姐姐如今的医术也是那时开始学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