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亲人相见

    “小子,你当谁都和你一样呢?精虫上脑,什么叫晚了出事了你就找我了?我可是你师父,也是那丫头的师父,我难道希望丫头出事?”

    “那你倒是与我说说,你将我困在这里,是为何?”南宫皓然对天机老人的话,显然是不相信的。

    “傻小子,你如今真气大乱,就是去了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啊,不消多厉害的,只消是个二流高手,以你如今的手也打不过,你何必此刻去送死呢?你这般鲁莽前去,只会使得你和若儿都陷入囫囵之中啊。”

    天机老人知道南宫皓然的子,若是不将若儿拿来说事,这小子一定不会听自己的话的,这小子不知是捡了什么狗屎运了,因为那中剧毒与一内伤加外伤的,竟然让他突破了练武之人梦寐以求的境界。

    只是如今体内的真气剧增,还没有恢复过来,这样的他与常人无异,刚刚发出那一掌,只是将这原本就摇摇坠的茅草屋给震塌了,若是平里,又岂会只是震塌这茅草屋?

    “我不管,我就要前去,这里离京城有多远的路程?我晚去一刻,若儿便在那易云轩手里多呆一刻,你让我如何坐得住?”

    他听到了若儿临行前的话的,依着若儿的子,若是那易云轩想要强迫若儿什么,若儿必定以死来维护自己的清白,这事,他想到就会觉得心痛不已,若是发生了,他还怎么活得下去?

    那段行尸走子,已经够了,原本想着去皇陵守着若儿的尸体这辈子就这么过了。可是若儿既然没死,那么就只能是他的,那易云轩便是有天大的权力,也休想从他边将若儿抢走。

    “傻小子,这些子以来,若儿那丫头将你们与那易云轩之间的种种道与我听了,那小子眼光不错,上我家若儿。他是真的若儿的,试问一个人怎会伤害自己心的人?你别忘了那丫头倔是倔,可是该服软的时候可是不会含糊啊。

    你也不想想,就你外公沈南天那人,不是被那丫头哄得眉开眼笑的?何况是那易云轩了,若儿不会有事的,你就安心在这里调息,有我相助。再过两,你一定就可以去找若儿了,那时我也不拦你,我同你一道去可好?”

    老头子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南宫皓然即使再怎么心急如焚也是无果的,老头子说得对。那易云轩是真的丫头的,否则,早就强行的要了丫头,哪里还会完好无损呢?

    在心的女子面前,不需别的,她的几滴眼泪便会使你方寸大乱,他的若儿是聪慧的,不会有事的,在心底这样说道。

    丫头。再等我几。待我找到你,看我不收拾你,你让我过了那么久的行尸走一般的子,纵使你是为了我好。可是那却不是我想要的,我宁愿你是生死都拉着我,而不是为了我活命,宁愿牺牲自己。

    你明明那么怕疼的,那的换血之痛,你究竟是有多痛啊?平里有点小伤口都会叫唤半天,那一,可是深深的割了一道口子啊。

    想着若儿那雪白的肌肤上,可能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疤痕,还是为了自己,南宫皓然便觉得有一股深深的恼意,他懊恼自己太过自负,什么问题都自以为是,没有考虑到若儿心中所想的。

    若是当时的他够细心,那么就一定会发现若儿有所怪异的,那时的她常常盯着自己看,似是怎样都看不够似的,自己还以为是她留念这凡尘呢。

    谁知她竟是打的那个主意,害得自己这半年来,是生不如死,一直活在思念她的痛苦中,也从林风那里知道了那忘丹。

    可笑,小小的忘丹便会使他忘记她了么?怎么可能,那可是自己入骨髓的人啊,她比自己的命还要重要个百倍的,怎么会因为一颗药便将他们之间的一切都忘了呢?

    这一次,不但要将那小妮子完完全全的抢回来,还要好好惩罚下他,罚她害自己行尸走般的活了半年之久,丫头,等我。

    云轩一下朝便朝坤宁宫走,而这坤宁宫,除了云轩之外,任何人都不能进来,若儿看着正在吃饭的云轩,觉得一点食也没有,而云轩看着若儿连筷子都没有动一下,不由的夹了一块红烧狮子头往她碗里放,道:“若儿,这狮子头做的不错,你尝尝。”

    若儿拿起手中的银筷,在碗里动了动,却没有往嘴里夹,云轩将她的动作看在眼里,他又怎能不知她心中在想什么呢,自己今,不就是来将她的心结解开的么?

    云轩将手中的银筷放下,对若儿道:“若儿,你不是一直想要见见你哥哥他们吗?你乖乖吃饭,待吃完饭,轩哥哥带你去见他们可好?”

    云轩带着哄人的口气,哄着若儿吃饭,这些子以来,她一直没怎么吃东西,这样下去可怎么是好?原本就清瘦,如今更是像被风都能吹倒了一般,以前那些衣服穿在上,活活的大了一截。

    “真的?那我们可不可以现在就去?我吃不下。”若儿渴求的看着云轩,生怕惹得他一个不高兴便会改变主意了。

    若儿的小心翼翼,却使得云轩觉得很是失败,这丫头,怕自己,那一次,是真的将她吓到了吧,否则,以前的她,就算不与自己有多亲近,却不会是如今这般的小心翼翼。

    她活波可的一面,自己不是没见过,从来就是一个小公主一般的她,何曾对谁有过恭敬之意呢?可是面对着自己,她却是压抑着自己的本

    是谁曾说过一句话:人只有在自己最信任最亲近之人的面前,才会将自己的本露出来,平里总喜欢戴上一层厚厚的面具,将自己包裹在里面,不受任何伤害。如今的若儿,不就是这样么?

    只怪自己当初吓坏了她,才会使得她如今变成了这样,叹口气,云轩伸手挠了挠若儿的头发,轻柔的说道:“不可以,你这些子以来都没有好好吃饭,如今更加清瘦了,我可不想你哥哥们怪罪于我,你乖乖吃点东西我们便去。”

    闻言,若儿高兴的点点头,便将桌上的银筷拿起,开始吃起来,那速度,可不是一般的快,云轩在一旁宠溺的说:“傻丫头,吃慢点,你这样吃,可会不消化的。”

    若儿没有听云轩话,快速的吃了点东西之后,便将手中的碗筷放下,对云轩甜腻的说道:“轩哥哥我吃完了,我们走吧。”

    云轩见她心急如焚的样子,笑了笑:“走吧。”

    来到天牢,若儿皱了眉头,这便是天牢么?外公的体,怎么会扛得住呢?他都那么大把年纪了,都是自己不好,因为自己他们才会受到牵连的,若儿在心中这样想到。

    可是到了沈南天他们所待的牢房,若儿惊讶了,这里与先前所见到的牢房不一样,这里竟别有洞天,他们所住的地方有有被子,而不是和先前那些牢房一般只有稻草。

    这里还有桌子,桌上有放有茶具,相信里面还有茶水,若儿看了一眼云轩,云轩对她笑了笑,原来,轩哥哥没有虐待自己的家人,他这么做,只是想要将自己出来,心中的防线,不知不觉的便少了一点。

    见到来人,沈南天他们激动的抓住牢房的柱子,道:“若儿,你还活着,太好了,太好了。”

    云轩示意狱卒将门打开,若儿进到里面,看着被关的众人,他们脸上丝毫没有阶下囚该有的神色,一切和之前相差无甚,想来是轩哥哥没有为难他们,只是外公的脸上,又多了几条皱纹,这定是因为自己和轩哥哥的缘故。

    若儿跪在地上,对沈南天道:“外公,对不起,若儿害您担心了。”随着准备磕头,却被沈南天拉住了。

    “傻丫头,说什么话呢,快让外公好好看看你。”沈南天将她拉起来,上上下下的看了看她,然后开心将她搂在怀中。

    “还好还好,我的若儿还在,你可知,当外公以为你死了,可是难过了好一阵呢。”

    “恩恩,我知道,外公,若儿错了,若儿以后再也不那样了。”看见亲人们,若儿流下了泪,这一次是经过生离死别之后的重逢,其中有多少心酸,外人是不会理解的。

    上官清和上官璃上去拉着若儿,仔仔细细的看了个遍,上官清将她搂在怀中,拍着她的背,道:“还能看见我的宝贝,真好,我和璃一直都说即使下了九泉之下,也无颜见父母呢,是我们这做哥哥的没有保护好你啊。”

    “是啊,若儿,你可知这半年多,我们整都在思念你,你这傻丫头,平里是最怕疼的了,当怎会有那勇气也不知,你可知当我们看着你躺在那水晶棺木中,是怎样的心?那是比自己死还要难受的啊,你这丫头,该好生惩罚你一番才是,怎会有你这般不负责任的丫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