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终究回宫

    良久之后,杨素心连手指都不想再动了,而追魂却是一脸的满足,起,拿了帕子来为她擦拭体。

    杨素心以为他又要来,急忙道:“不要了,不要了,我这把老子骨可经不起你的折腾了。”

    追魂不由的好笑道:“我到是不觉得你哪点老了。”

    发现追魂只是想要给自己擦拭体,而不是还想来,杨素心也就任由了他去,反正自己此刻已经是累得要死了。

    在追魂转去放帕子的时候,杨素心躺在上,想到刚才那一幕便脸红了起来,他慢慢的进入了自己,动作虽很温柔,可是也将自己痛个半死。

    看他的模样,明明也不好受,可是他却不愿就此结束,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等自己适应点后才开始冲撞起来,回想那一幕,简直就是......

    这男人啊,还真不能宠的,平里,他对她是言听计从的,可是到了上,她如何的哭喊不要了,他却怎么也不听自己的,要了自己一次又一次。

    明明都是初尝**不是么?为何两人之间的反应却差了那么多?这是杨素心百思不得其解的。

    追魂将自己的亵衣亵裤穿上,将杨素心抱在怀中,杨素心也要穿,可是他却不让,说她不穿更美,那话一出,杨素心羞愤的想要将他踢下,奈何先前体力透支过度,一脚踢过去,一点力道也没有。

    反倒是脚被追魂抓在手里,好生把玩了一番,杨素心发现,这先前被自己视作木头的人。在今晚变得无比的厚颜。

    就这样,折腾够了后,杨素心便沉沉的入睡了,抱着她的追魂此刻,脸上尽是幸福,她的滋味太好了,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没有女人。从未有过,那是因为自己一直觉得,与不的人**做的事,那便如畜生无异了。

    如今,心上人就在自己怀中,他们都不小了,早过了的年龄,可是这初尝**的他。却是无比的激动,他的素心,真的完完全全的属于他了。

    不怪他,只是她的味道太美好了,让他根本就停不下来,看着她的睡颜。无比满足的将她往自己的怀中带了带,即使他们的子不过半月了,又怎样呢?生老病死他们早已看开,如今,再也没有任何遗憾了。

    塞外的雪,还在下,而中原,在经过那场连续了三天三夜的大雪之后,天气开始转暖了。若儿和云轩已经回了皇宫。

    还是坤宁宫。一切都没有变化,只是这一次,与轩哥哥的相处势必更加的艰难了,他没有惩罚自己。可是对自己的态度,越发的让自己不知所措了。

    总是有意无意的便亲近自己,时不时便会在脸上落下一吻,有时又会将她拉进怀中感受他对自己的**。

    这些,都让她感到无比的心惊,可是却也没有任何办法,在哥哥他们没有安全之前,她暂时不会忤逆他的,他掌握着所有人的生杀大权。

    若儿从云轩口中,知道几位姐姐在欢乐王府,想要前去探望,可是云轩却没有应,若儿看不懂云轩,不知他心中所想的是什么。

    云轩此刻,在自己的乾坤中,与林峰饮酒,回来之后,林峰想要见见若儿,可是云轩没有答应,将若儿锢在坤宁宫,除了自己,任何人也不许探视。

    偌大的皇宫,云轩觉得异常的空旷,在这里,他没有什么人可以谈心,有什么都得往肚子里面咽。

    所有人都怕他,都觉得他高高在上,可是却不知,他只是个人,也有想要倾诉的时候,他得到了最高的地位,这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可是却不知,若是可以,他宁愿不要这天下,只要一个若儿。

    可惜,事与愿违,这丫头越来越抗拒他了,她不知道,她眼中的抗拒,会变成一根根针,深深的扎进他的心。

    林风见他不要命似的喝酒,不由的皱了眉头,道:“轩,你这是何苦呢?不如给了她自由,也放过你自己。”

    “呵呵。”云轩露出一抹苦笑,摇头道:“我早说过了,放开我会死,你让我如何放得开?”

    “可是轩,你要知道,她的不是你,事到如今,你还看不开么?难道你还要那南宫皓然血染皇宫一次?让皇宫血流成河吗?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

    林风实在不愿见自己的好朋友变成这样,南宫皓然对若儿的深,他是知道的,就连那忘丹都不能使他将若儿忘却,这世上还有谁有他的深呢?而云轩的执着他也同样看在眼里。

    闻言,云轩眼中闪过一抹杀机:“血染皇宫?你还当真以为我这皇宫是豆腐做的么?他南宫皓然想来便来,想走便走?”

    “当有那么多的高手在,南宫皓然都能杀了那么多人,将若儿那丫头带走何况是如今?”林风对当之事已经了解的透彻了,他不觉得若是南宫皓然再来,这皇宫还有能力再次抵御他。

    “呵呵,风,你太天真了,上一次,是没有预料到他会来,加上他的武功卓绝,又有人相助才会伤亡那般惨重的,你可知我朝工部前不久制造出来了一弩,只需一人控制便会九箭齐发,经过上次一事,我令人在这皇宫四处均安上了那弩,只要有外人敢闯,任他武功再高,也会被万箭穿心。”

    林风没有再说话,只盼着南宫皓然不要再来皇宫送死。仰头喝下一大口酒,看了眼一旁自顾自喝着闷酒的云轩,摇摇头,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与京城不同的是,闽南的司家的当家——司慎看着窗外的夜色,陷入了深思,他的夫人见自己丈夫又在发呆了,叹口气,拿起一旁的披风走过去给丈夫披上。

    “老爷,您又在想泉儿了?”夫妻多年,丈夫心中所想她又怎会不知呢?泉儿是老爷的老来子,向来宠上了天的。

    只是他与琴儿相恋,为了琴儿而不要整个家族,使得老爷没办法当初才会下那般的狠手,好在被皓然那孩子救了,否则,老爷这辈子都会活在自责中吧。

    家规是死的,可是人是活的,不是他们古板,老爷这些年已经开明了不少,只是冰冻三尺非一之寒,又怎可能在朝夕之间便将那千百年来的家规给废了?

    自那,泉儿和琴儿入狱的消息传来,老爷便时常发呆,她知道老爷心中是念着泉儿和琴儿的,不说泉儿,琴儿那可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啊,他们若是有法子,又怎得舍得那般对待呢。

    “夫人,为夫是不是老了?这些天,我时常在想,若是当年,我力排众议,了泉儿和琴儿的婚事,那么如今,他们定是连孩儿都有了。”

    这些年,他不是没有后悔过的,家规虽在那里,可是自己乃是一家之主,家规中有太多呆板不近人的了,若是当初他的态度强硬一点,那么就不会如此了。

    “老爷,其实当初大家就是想瞧您的态度呢,这江湖中人,谁人不知这闽南司家乃是家规最为严谨的?可是因为这家规而死的司家人,受罚的司家人,还少么?大家都盼着您能将那些不近人的规矩给废了,可是您......”

    夫人没有说下去,可是司慎明白,夫人也在怪他,这也难怪了,就连他自己也怪自己,何况是夫人呢。

    琴儿是他与夫人出游时,在路上见她孤苦无依而捡回来的,她一直乖巧懂事,学什么都快,自己一直当做亲生女儿来养。

    而泉儿是夫人与自己的老来子,向来在司家是要什么给什么,虽然他有些顽劣,可是也是那深明大义之人,做事有理有序,比自己其余几个儿子要强上很多。

    一直以来都将他当下一代的当家人培养的,可是在琴儿十七岁那年,自己原本准备给琴儿说一门亲事的。

    可是自己这一向被捧在手心的儿子却将那上门说亲之人打残,还在众人面前说琴儿是他的,这辈子琴儿只能嫁他。

    那时,他才知道原来这平时看着亲如兄妹的两人已经暗生愫,非卿不娶了。可是在他的思想里面,两人即便是义兄妹,那也是兄妹,兄妹之间有愫,那不就是**么?

    当时便将泉儿关了起来,并且当着泉儿的面,对琴儿说自己绝不许司家出现如此**之事,要将琴儿远嫁。

    琴儿原本因为司家的养育之恩,已经答应了的,可是泉儿却在当夜,挣脱了下人们的桎梏,带着一伤出现在琴儿面前,道若是琴儿胆敢嫁与他人,那么他便即刻自刎,既然这辈子得不到琴儿,那么他也就没有了活下去的意义了。

    琴儿在听了那话之后,痛哭不已,将自己的一武功废去了,跪在夫人与自己面前苦苦哀求,要他们成全两人。

    看着琴儿奄奄一息的跪在地上,而自己向来心疼的儿子也是带着一伤跪在那里,自己不是不难受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