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启程回京

    翌一早,若儿便和云轩坐上马车踏上了回京城的路,这一行,若儿心中不是没有忐忑的,可是既来之则安之,再忐忑,还是得面对,不是吗?

    云轩与若儿一道坐在马车内,车内有暖炉,还有被子,很是奢华,若儿将帘子拉起,看着马车外的景色,心中想的却是南宫皓然此刻有没有醒来呢?

    醒来后,他会怪自己吧,毕竟,自己再一次的离开他,依他的子,或许会暴跳如雷吧,想着想着若儿便笑了。

    “笑什么呢?”云轩见若儿嘴角露着笑容,便开口问道。

    若儿扭头看着云轩,道:“看这窗外的景色啊。”

    云轩闻言,将头与若儿靠近,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与她靠得十分贴近,若儿想要躲开与他保持距离,奈何云轩却将她整个人搂住。

    轻轻一带,若儿便整个人落到了云轩怀里,若儿秀眉皱了皱,很是不经意的一个动作,云轩却注意到了。

    “若儿,回京之后,你我便是夫妻了,这般你都不习惯,这可不好。”云轩的声音中没有带着任何的不悦,可是若儿知道他不开心。

    见若儿没有说话,云轩又道:“别去想其他的了,只要你乖,就是这天上的星星我也给你摘了来,不要再惹怒我好吗?我最不想的便是伤害你。”

    云轩直直的看着若儿,不想放过她脸上的一丝一毫的表,深邃的眼眸中,是浓浓的意,而若儿眼中有的尽是茫然。

    若儿久久不语,云轩知道她是不会回答自己的。如今这番话,只是希望她明白,他的心意,只要她不再想着离开自己,只要她好好陪在自己边,那么他便还是那个温文如玉的轩哥哥。

    云轩搂着若儿,两人各怀心事的谁也没说话,若儿心中又何尝不明白?只要她乖。轩哥哥是不会伤害自己的,否则这两,她的子绝不是这样过的。

    她又何尝想承受轩哥哥的怒气?可是怎么办呢?谁叫自己心中那人是然哥哥呢?

    云轩将佳人抱在怀中,可是内心却是不安的,她的心不属于自己,这是他的痛处,她即便是在自己怀中,想着的也是别人。这一点,令云轩觉得很是挫败。

    她有她的思量,开始时,他觉得她是这世上最简单的人,什么都露在脸上,可是经过上次她为南宫皓然换血一事。他知道若儿这丫头并不简单。

    能够在鬼火面前耍手段的人,不多,而若儿就是其中一个,这令他不得不重新看待她,想来也是,她边的那些人,都是那般出色的,她又如何简单得到哪里去呢?

    只是她平里,也懒得去动心思就是了。有时候。他真的想将她的心掏出来看看。看看是什么颜色的,里面装着什么,为什么自己的一往深在她这里,什么都不是。为什么,她不回头看看自己,那南宫皓然能给的,自己有什么不能给?他甚至可以给更多。

    若是若儿知道云轩此刻心中所想的,大概会问他,他之前的那两个女人哪一个对他又不是一往深呢?可是他还不是将她们打发走了吗?

    若是感可以以付出多少就能收获多少来衡量,那么这世间哪里还有什么痴男怨女呢?她和云轩,只是在错的时间遇上了,而这错,便注定了他们这辈子没有了交集。

    若是最初,云轩没有将她送回武林盟,或许,她会真的上他吧,他不知道,那时的自己是怎样的心态,那时的她,被然哥哥整在跟前说自己是他的,因他的霸道而产生了抵抗的绪,所以才在见到轩哥哥的第一眼,便被他的温润如玉而吸引了。

    所有才会想着要跟在他边,想着找个夫婿回去,可是这一切在后来都变质了,轩哥哥的,不会像然哥哥那般的纯粹。

    而自己,那时候只是懵懂不知,在她心中,早就认定了然哥哥的,只是那时的她还不知道而已。

    天牢内,那些个守卫在喝酒的况下,说出了皇上已经找到了皇后云云,上官清他们陷入了深思,他们所希望的便是若儿和皓然走的越远越好。

    而若儿出现了,那么皓然呢?据说他当可是受伤不轻,还中了剧毒的,如今他的况又是一个怎样的呢?几人无不为他担心。

    “大哥,你说这皓然怎会任由若儿出现呢?如今,她若回了宫,今后想要出去,怕是不易啊。”上官璃不解依皓然的子,怎会让若儿出来呢,要出来,也必定是陪着若儿的呀。

    “我估摸着,皓然的况并不好,否则,他即便是硬闯这天牢,也是不会让若儿被那易云轩带走的。”上官清沉声道。

    这也是他最担心的地方,与皓然相交二十多年,他的秉,他们又何尝不知呢?就算是自己还有一口气在,就不会让若儿涉足危险的人,如今,见若儿被易云轩准备带回皇宫,他都没有出现,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了,他如今的况不好,是非常的不好。

    一直沉声没说话的沈南天,咳了两声,道:“若儿的出现,必是为了我们,如今皓然是死是活还不知道,我担心的是那丫头会做什么傻事。”

    若儿是自己看着长大的,沈南天又怎会不知呢?那丫头看着乖顺无比,可是骨子里却有股韧劲,或者说很是倔强,她和然儿一样,一旦决定了什么,便不会轻易改变。

    她心中之人是然儿,若是那易云轩强迫她什么的,那丫头可能会以极端的方式来了结自己,这是他们不愿看到的,如今他们什么都做不了,唯有希望那然儿早点出现,也唯有希望那易云轩不要迫那丫头做什么。

    在众人深陷囫囵的时候,追魂带着杨素心来到了塞外,两人上穿着狐裘,他们所经过的地方,引来无数路人的注目,男的女的皆是绝色之姿,在这向来贫瘠的塞外,很少见到如此风华绝代的人,因此,他们成了众人的焦点。

    月子焕虽没有办法将杨素心治好,也没有办法将她的寿命延长,可是给了追魂一瓶药,此药可以使杨素心在这一个月内,和常人无异。

    只是此药的副作用也是很大的,一个月之后,杨素心便会回天无术,追魂原本还犹豫着要不要给素心吃的,可是杨素心却道:“我们就这最后一个月的时间了,我不想病怏怏的和你在一起,我杨素心怎么能终躺在上呢?那不是我了。”

    素心说的很对,她本就是神采飞扬的女子,若是终只能在榻上,那么与她而言,是多大的屈辱呢?即便是死,他的素心也要死得潇洒,不想被那病痛折磨的病恹恹的。

    他们共骑一马,杨素心在追魂怀中,看着塞外这被形容为“忽如一夜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景色,不由的赞叹自然之美。

    人之将死,或许心态就开阔了,看着这辽阔的草原,虽被大雪覆盖了,而寒风凌冽的吹着,这一片与中原截然不同的景色,深深的将杨素心给吸引住了。

    靠在追魂的怀中,自己时不多了,这一生,已经没有遗憾了,能有追魂这样的倾世男子的相伴,此生足矣。

    两人寄宿在了塞外一猎人的家中,感受这家人的和睦,他们生活虽不富裕,可是却过得比很多人都幸福,享受着天伦之乐,杨素心看着这一幕,便觉得该早些来这里的,这里的生活,是她一直向往,可是又一直没有来的。

    在那猎人一家看来,眼前这两位均像是从天而降的仙人,不管是男还是女,都俊美的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

    在他们的脸上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的征兆,杨素心的脸上更是看不出她就是将死之人,两人都默契的不谈她的体,想要在这最后一段时光里,只留下幸福和快乐。

    追魂看着笑颜如嫣的杨素心,心中很是满足,他不是个贪心之人,没有想着为什么他们没有多一些子,对于他而言,这样已经够了。

    守在她边,陪她走完这人生的最后时光,而杨素心心中,却有个郁结,因为这个郁结,他们两离别了那对猎人夫妇,来到了塞外的一间客栈。

    杨素心心中想的便是追魂这辈子都在等自己的岁月中度过了,他从未有过女人,这对一个男人来说,是多么不容易的事,而她,至今,仍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女人,在这最后的弥留之际,她想将自己毫无保留的交给他,那样,也就真正的不枉此生了。

    即便只有不过半月了,可是她就是想要真正的属于他,做一个真正的女人,追魂对素心要离开那猎人夫妇,来投栈一事虽有疑惑,却也没有想到她是怎样的心思,凡是她的要求,他总是无法拒绝的不是么?

    他们告别了那对猎人夫妇,便骑马来到这里,靠在追魂的怀中,吸取他上的阳刚之气,想要将他的味道,深深的记住,这膛,从来便只属于她杨素心一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