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云轩的异常

    他们本想去通报娘娘皇上来了,却被皇上制止了,还让他们不用守在这里,他们还想着说不定明便会见到那娘娘的尸体了,还在心底生生的惋惜了一下。

    在他们看来,这娘娘是极美的,可惜了这样一幅容貌啊,可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今,他们送饭菜进去时,看到的竟是皇上温柔无比的对待着娘娘。

    看来这皇上对娘娘还真是深不减啊,否则,就依着她的种种,即使不被灭了九族,那也是不能免去死刑的啊,那可是有关天家颜面的事啊。

    晚饭时,若儿才幽幽的醒来,醒来发现自己被人紧紧的抱着,不用多想也知道是轩哥哥,见他看着自己,若儿还是羞红了小脸。

    “若儿,你这般脸红今后可如何是好啊?呵呵。”云轩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若儿闻言,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道:“轩哥哥难道不知男女有别么?趁人之危是可耻的。”

    “哦?你倒是说说我怎么一个趁人之危了?”云轩好笑的看着她,眼中是如何也藏不住的宠溺。

    “你趁我睡着之际,爬上我的,这还不是趁人之危?依照我朝律法,我可是可以去官府告你的。”

    “哈哈,若儿你太可了。”翻将若儿压在自己下,云轩双眼带笑的看着若儿,道:“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说你去告我,谁敢审理这事呢?或者说,有谁敢管这事?”

    若儿此刻,被云轩锢在下,他双手撑在自己两侧。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与自己之间的距离不过两指而已,他所呼出的气,喷洒在自己的脸上。

    若儿伸手想要将他推开,奈何却被云轩拉住了她的手,将她的手握在自己手中,细细的把玩,而双眼。一直没有离开过她的脸。

    “轩哥哥这是仗势欺人么?韩大人会管啊,百姓们都说韩大人不畏强权,是个好官呢。”若儿强压住内心的慌乱,故作轻松的说道。

    这样近的距离,使得若儿很不习惯,毕竟云轩不是她的然哥哥,与然哥哥之间的亲密之举,让她觉得那是理所应当的。可是换了个人,那感觉便不一样了。

    见她睫毛不停的眨着,那水汪汪的眼睛,明显的带着对自己的抗拒,云轩也不恼,而是将头低下。吻上了她的唇。

    若儿愣神之际,便发现有一温的东西贴在自己唇上,待她回过神来,云轩已将她的下唇喊着,低喃:“若儿,张嘴。”

    若儿已是呆滞了,闻言,紧闭着牙关,不肯就范。云轩感到她浑紧绷着。轻轻一笑,极尽享受这个吻,伸出舌头不断的敲打她的贝齿,想要邀她一起共舞。

    而若儿双手紧紧的抓着云轩的衣襟。不敢有任何的松懈,云轩时不时便将她的唇整个吸入自己嘴里,似要将她的灵魂也要吸入一般。

    良久后,云轩发现若儿仍是没有半点松懈,叹口气,将她放开,若儿深深的吸了几口气,觉得自己似乎看不懂轩哥哥了。

    云轩看着若儿像是松了口气的样子,笑言道:“若儿,你这般面浅可是不好啊,你我乃是夫妻,做这亲密的事,乃是天经地义的,你可要尽快习惯才好啊,轩哥哥等你,可是等的有些久了。”

    云轩虽是笑着的,可是若儿却觉得他此刻并不开心,而且他话中的意思是什么?自己明明没有完成大婚的仪式不是么?怎么就成了他的妻子了?怎么他两的亲就变成了天经地义了?

    不等若儿发问,云轩便起走开了,在离开之前,若儿听到他说:“我们明便启程回京。”

    若儿抚上自己的红唇,又麻又痛的,一定肿了吧,轩哥哥这是什么意思呢?依他的子,不是该大怒吗?想到他上次大怒差点强要了自己,若儿便觉得心惊,她还是不够冷静是不是?

    遇上这样的事,还是会害怕,若是轩哥哥真的强要她,她根本就是反抗不了的,哥哥他们如今还在轩哥哥手中,他主宰着一切。

    想着他对自己的种种,若儿觉得疑惑了。轩哥哥不该是这样的反应啊,自己乃是一个罪人,皇家颜面也因自己而受损,这样的自己,轩哥哥不是该好好的惩罚自己么?怎么会是如今这样呢?

    而云轩,走出了房门之后,便将一脸的笑意收敛了,脸上带着骇人的冷峻,找到那个通知他找到若儿的士兵队长。

    “皇后出现时,是她一个人吗?”

    士兵队长见皇上亲自召见自己,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听他问话,便答道:“回禀皇上,是娘娘一人,周围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 “嗯,你下去吧,你就不用进京了,朕封你为围城的护城首领,你且带着你的人回去,在围城周围,不要放过任何地方,给我仔细搜,务必要将南宫皓然给朕搜出来。”

    闻言,士兵队长高兴极了,护城首领,那便是升了好几级的官衔啊,如今皇上又将如此重要的差事派给自己,只要将南宫皓然的行踪找到上报上去,那么自己便还会有升职的希望吧,千恩万谢的向云轩磕头。

    “谢主隆恩,下官必定会肝脑涂地的为皇上办事,势必将那南宫皓然找出来。”

    “嗯,你且退下吧。”

    “是。”说完,便起,头也没有抬的弓着腰走了出去。

    留下云轩独自坐在主位上,若儿既然是在围城出现的,那么那南宫皓然想必就离那里不远,刚刚这人,看似胆小如鼠,实则聪明无比,让他去办这事不会错。

    也由此可以看出那南宫皓然想必伤势很是严重,否则绝不可能让若儿出来的,他们的藏之所必定是围城哪个隐秘的地方,只要找到南宫皓然,他便会对他下杀手。

    只要他死了,那么他与若儿之间就再也没有任何阻碍啊,眼中有过一丝的晦暗,他还是舍不得伤害若儿的。

    明明被她气得要死,可是当将她抱在怀中时,只有无比的满足,根本就没有了任何怒气,只想着一辈子就这么过就好了。

    她对自己的抗拒,自己不是看不到的,只是不管她是如何的抗拒,他也不要再妥协了,她必须习惯自己的碰触,自己等得够久了,不想再等了。

    云轩晚上仍是将若儿抱着入睡的,若儿虽有万般不愿,推说自己不习惯与人同睡,可是云轩却说:“早晚都要习惯的,早点习惯得好。”

    此话一出,若儿便噤声了,不是没有想过这次回来会有什么等着她的,可是却没想到轩哥哥竟是这样的反应。

    若儿宁愿他对自己发怒,也不愿他这般对自己,可是如今,自己还有反抗的权利么?若是轩哥哥真的强要自己,那么她只有一死了。

    她的一切,只能属于然哥哥,这是她最后的底线了,打定主意,没有再说什么,任由云轩将她抱着,云轩占有的抱着她,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宣召,她是他的一般。

    山上的天机老人在看到若儿留的书信时,陷入了深思,他的徒儿真的长大了,不再是那个在他们的庇护下活得无忧无虑的宝贝了。

    而上的皓然,似乎有了将要醒来的迹象,这时的他,离不开自己,若儿不在了,那么照顾皓然的担子便在自己上了。

    若儿既然想要保住自己的家人,对自己和皓然的的行为负责,那么他这做师父的只能是支持,而不是去托她的后腿。

    若儿此去或许是凶多吉少,可是既然那丫头,决定了,那么自己多说什么也是改变不了什么的,之前还是那个什么事都会给自己或是旁人商量的丫头,在经历了这些事之后,真的长大了呢。

    叹口气,真不知道若儿和皓然最终会是怎样的场景呢,将手中的药端到南宫皓然旁边,拿起一旁的竹管,对着喂了下去,这时的他,不由的想起了若儿喂药时的方法,幽幽的道了句:“你这小子再不醒来,或许,若儿就真的成了别人的妻了,唉!”

    天机老人说完,便走拿着碗走了出去,而上的南宫皓然,眼皮动了动,终是没有醒来,此刻,他正值关键时期,他觉得在他体内,有万只蚂蚁在撕咬他,那痛楚,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

    而体内的真气,也四处游走,他能听见那老头所说的话,甚至当若儿走时所说的他也能听见,他想要拼命的阻止若儿的离去,可是无论他怎么挣扎,也没有用。

    如今也是,他真想起来给这老头子几个拳头,什么叫若儿会成为他人之妻?若儿是他的,永远都是,那易云轩算什么,血染皇宫的事自己又不是没干过。

    大不了,再去闯一次,这一次,没有了那与自己交战的人,抢回若儿根本就不是什么大问题了,只是为何自己怎么挣扎,师父那老头还有若儿都看不见呢?自己明明感觉体内的真气在四处流窜啊,练武的人都知道,这是武功达到登峰至极时才会有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