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云轩的到来

    若儿被士兵带着,当便朝着京城的方向赶去,士兵队长不敢怠慢,对若儿那是一个恭敬啊。

    在凤阳王朝谁人不知,眼前这女子的份,锦绣庄的三小姐,虏获了凤阳王朝两个最出色的男子的心。

    南宫皓然为了她,将江湖搅得那叫一个腥风血雨,而皇上为了她,不惜隐瞒天下人,让一名陌生女子入葬皇陵,目的便是将她留在自己边。

    如今更是,洒下了漫天的大网要将她抓住,可是却又吩咐下来,不许任何人动她分毫,找到她的人,有重赏,可是若是谁伤了她分毫,那么就等着家人替他收尸。

    在这样的况下,谁敢不对她恭敬一点,要知道,眼前这人,可是皇上这辈子唯一认定了的人啊,那就是这凤阳王朝最尊贵的女人——皇后。

    若是稍有差池,非但是命不保,说不定还会牵连到自己的家人呢。

    若儿他们一路上,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拦,甚至,护送她的人越来越多了,都想从这里,能够得到皇上的重用。

    是夜,若是不错,后午时的样子,便可以到达京城了,若儿站在窗边,窗外寒风阵阵的,已经立了,可是这天气还未转暖,风吹过脸庞,她只觉得有些冰凉,伸手一摸,原来她流泪了。

    “可以告诉我,你这泪,是为谁而流的么?”

    闻言,若儿不可思议的看着站在门边的人,那个穿着黑色狐裘,一脸风尘仆仆的人,不是易云轩是谁?

    他如今会出现在自己面前。这就是说,在得知自己的行踪那时,他便马不停蹄的赶来了,否则,他是绝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

    见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儿,云轩忍不住走上前去,狠狠的将她抱住,将头埋在她颈间吸取只属于她的味道。

    良久后。云轩才贴着若儿的耳边说道:“放开你我会死,所以,这辈子,你都注定了摆脱不了我了。”

    闻言,若儿没有说话,只是平静的说道:“如今我出现了,那么轩哥哥,你是不是可以将我哥哥们放了?”

    云轩没有说话。而是将若儿打横抱起,走到边坐下,将她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将她环住,拉着她的小手,直直的看着她。

    “若儿。在你一次又一次的消失在我的视线之后,你认为我还会像最初那般对你?如果只能用锢的方式才能将你留在边,我不介意折了你的翅,让你这辈子只能待在我边。”

    “你早就折了我的翅不是么?若不是你,然哥哥不会是如今这样,若不是你,根本不会死那么多的人,如今,整个凤阳王朝的人都觉得是我红颜祸水。让你这一代明君还有然哥哥癫狂了。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魔鬼,这样你还嫌不够么?”

    若儿的话音很轻,可是却字字落在云轩的心里,尽管她说的是事实。可是这一切能怪他么?若不是她心中所的不是他,他又怎会做这一切?

    明知做了这些事之后,只会将她推得更远,更加的不会喜欢自己,若是可以,他真的想就这么潇洒的放手,那么或许她还会像以前一样,用那甜腻的声音叫自己一声轩哥哥,可是他放不开,所以只有这样折磨着自己,同时也折磨着她。

    “若儿,我对你不够好么?为什么你总是想着要离开我呢?南宫皓然能给你的,我一样可以,甚至,我可以给你他给不了的。”

    云轩试图说服她,没有她的子,他受够了,看不见她,他便觉得整个世界都是灰暗的,看不到任何阳光,偌大的皇宫,没有了她,那就是一个冰窖。

    “然哥哥给不了的东西?”若儿转头看着云轩,见到他点头,不由的笑了,那笑带着无比的悲伤。

    “然哥哥给我的是这世上任何人都给不了的,你所谓的他给不了的东西是指那尊贵无比的后位,还是奢华无比的子?可是这些,是我想要的吗?以前我一直以为我是无无求的,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我想要的,不过是这辈子平平淡淡的和然哥哥在一起而已。

    师父传我医术,我从不后悔救过谁,可是轩哥哥,我开始后悔了呢,看着然哥哥鲜血淋淋的躺下两次,两次都是我造成的,我就无比的憎恨自己,若是我不会医术,我没有救过年幼时的你。

    那么如今是不是一切都不同了?”

    “是么?你后悔了么?可是你可知,有时我会很感激皇后,若不是她的蛇蝎心肠,我想我与你,这辈子都是不会有交集的,若儿,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对你放手的,我说过,要放手,除非我死。”

    云轩握着若儿的手,加重了力道,若儿闻言,这是意料之中的回答不是么?也有人对自己有这样霸道的宣言,可是那人不会让自己感到窒息,而轩哥哥的,始终太过沉重了。

    若儿没有说话,云轩也没有再说什么,在这样一个寒风凌冽的夜里,两人各怀心事,谁也不说什么,也不知过了多久,就着刚刚的姿势,云轩环住若儿的腰,沉沉的睡去了。

    若儿见云轩睡着了,想要起,奈何刚刚动一下,云轩的力道便加紧了,嘴里低喃着:“若儿不要走,若儿。”

    看着这样的云轩,若儿不是不心疼的,他这是多久没有休息了,才会累成这样?知道他对自己的深,可是又怎样呢?

    有时候也在想,若是自己当真和轩哥哥成亲了,会是怎样的场景呢?那样一来,就没有那么多人死了,如今,哥哥们也不会因为自己的缘故而入狱了。

    外公那么大一把年纪了,一直是武林的泰山北斗,如今因为自己而入狱,她和然哥哥真的很不孝呢。

    如烟姐姐有孕在,如今也被锢着,桃的孩子应该生了,不知他们如今过的可好,如果这就是所谓的成长,若儿觉得自己还是不要长大的好。

    就呆在然哥哥为自己打造的象牙塔,比什么都好不是么?

    若儿依着云轩那样的姿势没有动弹,一夜无眠,翌,云轩醒来,发现若儿在自己怀中,而看她的样子,似乎是一夜无眠,而自己,则是这些子以来睡得最好的一天。

    见她在出神,便开口问:“在想什么?”

    若儿的子已经僵硬了,微微一动,便觉得浑痛,秀眉紧蹙着看着云轩,那样子,好不一个委屈,云轩见状立马将她放到上。

    将她的鞋子给她脱了,发现她小脚冰凉无比,便将自己的狐裘打开,将她的脚夹在自己的腋窝处,给她取暖,大手则是给她按着大腿。

    “别,过会儿就好了。”云轩如此的体贴使得若儿羞红了脸。

    “呵呵,傻丫头,害羞了?不这样给你疏通疏通经脉,你会很难受的,别动。”云轩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径自按了起来。

    不一会,若儿果然觉得浑舒畅了许多,待吓人端来早饭,询问是否吃过早饭便启程返京,云轩看了眼若儿,说休息一,第二再启程,吓人得令,转离开了,还替两人将门关上。

    若儿看着那人,那人眼中含着暧昧之色,似乎以为两人在这房中是做尽了那亲之举,若儿没有理会那些,毕竟清者自清不是?

    吃完早饭后,云轩让若儿好好休息一下,而他就在边,不肯离去,若儿觉得有人在睡不着,可是云轩却道:“若是不时时刻刻的看着你,我会担心会不会我一个转,你又不在了。”

    没办法,若儿紧闭着双眸,不敢再看云轩,因为他眼中的宠溺,要溺毙了她,若儿聪明的没有再提哥哥他们被关一事,她相信自己如今回来了,轩哥哥便不会为难他们的,屋及乌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

    许是太累了,若儿刚开始还睡不着,虽是闭着眼睛,可是那睫毛却一直在闪动,云轩看着这一切,嘴角扬起了好看的弧度。

    原本,想着看到这丫头,必定会好好收拾她一番的,可是真的见到之后,却没有了那样的心,有的只是庆幸,庆幸自己还能见着她,庆幸她还在自己怀中。

    他很难想象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她的形,光是想想,便觉得心痛难耐,如今她回来了,他觉得自己之前的那些苦子便是到头了,至于那南宫皓然,他会处理好的。

    看着她渐渐变得均匀的呼吸声,轻轻的将被子揭起,将上的狐裘脱下,躺了进去,抱着她,将她整个抱在怀中,这时的云轩觉得自己就是天下最为幸福的人。

    不久后,两人都睡着了,门外守着的侍卫,不由的纳闷了,昨,皇上风尘仆仆的赶来,脸上的的严峻之色让人望而生畏,他们本以为这娘娘必定会受到皇上的惩罚的。

    毕竟她可是在大婚那与人跑了的,将皇家的颜面踩在了地上,对于一个男人而言,这是何等的屈辱啊?何况此人还是皇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