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所谓担待

    云轩走出这里,走到那时若儿住的地方,将门推开,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变,每都会有人来打扫。

    他没有对若儿说过,这里,一直是欢乐王府的女主人才能住的,这里的一切,都是自己精心设计的。

    看着房中的一切,云轩觉得真的很想她呢,云轩走到边躺下,王伯走了进来,看着云轩躺在那里。

    “皇上,林公公问您,今还回宫么?”

    闻言,云轩睁开眼看着顶,道:“告诉他不回去了,今就在此住下,明一早回宫。”

    “是。”王伯得令转走入夜色中。

    云轩躺着躺着,便睡着了,这是从若儿走后,第一次睡的这般好了,平里,他根本就睡不着,总是一闭上眼,便会想起若儿,想到她和南宫皓然在一起的画面,他就觉得格外的刺目。

    此刻,在千里之外南疆的大上,恒儿手中拿着哥哥传来的信,稚嫩的脸上有着不该属于他这个年龄的深思。

    姐姐没有死,这是好事,可是姐姐如今的况并不妙呢,朝廷的人在到处找他们,江湖中人也不会放过他们,姐姐如今的处境,应该是相当危险的,姐姐到底在哪里呢?

    这凤阳的皇上还真是够可以啊,为了姐姐竟将武林的两大世家的人全抓了起来,若是他的耐消耗完了,那么他会不会以他们的命相呢?那么姐姐一定会主动现的。

    感这事他不懂,可是见哥哥如今虽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可是他就是知道,哥哥没有放下那宫若楠,她明明是自己的仇人不是么?为什么哥哥还会着他呢?

    而凤阳的皇上。明知姐姐着的是南宫哥哥,他又何苦执着呢?血染凤阳皇宫一事,他也知晓了,他一直在想究竟是要怎样的深,才能使得南宫哥哥做到这般地步。

    如今,姐姐有难,他不能袖手旁观的,不管怎样。他都要去一趟凤阳,这一次,若是凤阳没有姐姐的立足之地,那么他的南疆便是姐姐的家。

    白头翁和鹰回到那别院见追魂与杨素心已经不在了,给他们留了封信,道明了他们的去处,他两也不想在外面做过多的停留,因此。回了百花庄。

    白头翁越发的沉默了,他应该是早已将生死看淡之人,可是不管怎样,他还是无法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伙伴死在自己面前。

    想到鬼仙,那个别人看起来阳怪气的白面书生,他就觉得心中一阵抽痛。这些年来,别人不敢靠近他,只有鬼仙敢,他不怕自己,不怕任何人,他的过去,自己也是最为清楚的了。

    都是有故事的人啊,他就那么倒在自己的面前,之前还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可是。转眼间便成了一具尸体。

    那拿着扇子总是一副仙风道骨的卜玉树也是,还有那嗓门最大的燕子越,这一战,他们死伤惨重。死去的是与自己朝夕相处的伙伴们,想到这些,白头翁便觉得心一阵阵的绞痛。

    而如今,若儿和南宫皓然那小子不知所踪,锦绣庄和武林盟的人,都被那易云轩关了起来,照理自己是该去京城将他们营救回来的,奈何自己如今上的伤没有好,去了,也只是徒添伤亡,使得易云轩手中有更多的筹码而已。

    凤阳王朝的这个冬季,真的是异常的寒冷啊,想起那一所见的血,便觉得心中发憷,虽说,自己也杀了不少人,可是那一刻的南宫皓然,哪里还是平里的那个臭小子?

    他分明就是从地狱来的修罗,眼中除了杀戮别无其他,好在这世间还有个人是他牵挂的,否则,依着那小子的子,指不定会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来呢。

    叹口气,白头翁觉得自己真的是老了,如今的心态,与之前的大不相同了,或许活到了这把年纪,才能懂得生命的真谛。

    “平平安安才是真,平平淡淡才是福。”

    山上的子,闭塞了山下的一切消息,可是天机老人会偶尔的下山,下山之后,没人能认出他,更别说是跟上他了。

    他知道锦绣庄和武林盟的人受了牵连,被关在天牢,这不是好现象,这是易云轩在等,暂时不会伤害他们,是想若儿自己现

    若是若儿一直不现,那么他很可能会做出什么伤害他们的事。如今,那些来找他们的人,没有减少,反而增多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他到底该不该将自己知道的这事给若儿说呢?若是不说,今后若是那易云轩将脸皮撕破,那么遭殃的便是那丫头的家人,有的,还有皓然这小子的亲人,那些人都是他们在这世上最为在乎的人了。

    若是他们出了什么事,皓然或许还好点,可是若儿那丫头,一定会想不通的,毕竟是为了自己,他们才会遭到这般的对待。

    在天机老人还在山下左右为难之际,山上的若儿坐在南宫皓然的旁,看着他静静的躺在那里,心中不知该说什么。

    她知道若是告诉师父,师父是一定不会准她下山的,可是一直在这山上,只是在逃避而已,不管怎样,该面对的总得面对不是?

    小手抚上南宫皓然的面庞,痴迷的看着眼前的绝世容貌,轻轻俯下子,在他唇上落下一吻。

    “然哥哥,我们之间到底是怎样的呢?都是我不好,若是我够乖,那么就不会出现轩哥哥了,是不是?然哥哥,我答应你,我最后就任这么一回,若是我能回来,那么我以后再也不离开你半步了,好不好?”

    没有得到任何回答,若儿小手抚着南宫皓然的脸,似乎想要将这脸深深的刻在脑海中,其实,这张脸,早已深深的刻在自己脑海中了的不是么?

    只是,似乎怎么也看不够呢,师父不说,可是她却是知道的,依着轩哥哥的脾气,他怎可能会放过哥哥他们呢?

    只是轩哥哥暂时也不会太过为难他们,但时间长了,那就不能保证什么了,他是一个君王,饶是寻常男子的妻子被抢,也会做些极端的事来,而他又是一国之君,此举,乃是将他的颜面全踩在了地上。

    如此一来,然哥哥和轩哥哥此番是真的对上了,她是个罪人,不求什么了,只希望自己所关心的人能够平安无事,那样便好了,一滴眼泪滴在南宫皓然的脸上。

    “然哥哥,我你,或许不如你那般我,可是,若儿的心中只有你。若儿很想和你就在这里待下去,可是不行呢,若是外公和哥哥他们有个好歹,若儿这辈子都不会安生的了,为了我而死的人已经够多了,再也不要有任何人为我而死了。

    若是你醒着,一定不会赞成我这样吧,可是怎么办呢?若儿就是这般没用,这一次,我不想因为自己而有人受难了,做人总得有自己的担待不是?”

    俯再在南宫皓然的唇上吻了一下停留了一会儿,然后起离开,走到门边时,忍不住的再看了一眼上的人。

    她这一去,不知会是怎样的场景呢,桌上有给师父留的信,相信师父看了,会理解自己的吧,叹口气,若儿离开了这半月多来待的山顶。

    待若儿离开之后,那原本躺着的南宫皓然,脸上出现了痛苦的神色,昏迷中的他极力想要醒来,奈何怎么也醒不过来,挣不开那将他困住的黑暗。

    若儿来到山下后,方知自己的猜测没有错,哥哥他们已经入狱了,看着那贴着的皇榜,若儿毫不犹豫的走上前去,将榜揭下。

    那一旁的士兵队长原本想要阻拦,可是在见到她的容貌之后,便呆住了,她穿着雪白的狐裘,小脸苍白,灵动的眼睛失去了它的光彩,与之前的惊鸿一瞥,如今若儿呈现在人前的,是一副万念俱灰的模样。

    这模样,像是一个迷失了的仙子,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多看几眼,原本以为她出现,必然跟着南宫皓然的,可是左看右看都是她一人,士兵队长不免在心中犯了迷糊。

    皇上洒下漫天大网想要将她抓住,可是都半月多了,一直没有她的任何消息,可是如今,她却自己跑了出来,那么当初还不如就好好的和皇上成亲了呢。

    还害的那么多的人命丧黄泉,该不该说她是红颜祸水呢?可是,她明明一脸的天真样啊,士兵队长也是阅人无数的人了,看着眼前这张美丽的容颜,怎么也觉得她和那祸水相连不上,眼睛是不会骗人的,她的眼里,没有任何杂质,有的是一种疲倦。

    许是经历了一番生死之后,对人生有了新的认识,从而将她之前的纯真给抹去了吧。

    “皇后娘娘,在下乃是士兵队长王全,皇上有令,一旦寻得娘娘,必须马上送往京城,所以娘娘,得罪了。”王全说着便向若儿跪下行了礼,边的士兵也是如此。

    若儿看着这一切,没有说什么只叫他们起,他知道,王全会立马给轩哥哥传信,这里距京城有两多的路程,还能再轻松两吧,她在心中这样想着。(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