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把二十九章 放开会死

    时间就这么过着,宫中的云轩醒来了,而林风也从千里之外的天山赶来了,看着云轩沉默不语的样子,林风觉得从没见过好友是这般模样。

    一直以来,他都是运筹帷幄的,什么事都掌握在自己手中,没有什么可以将他难到的,可是却不想为了一个若儿,变成了这幅模样。

    他承认那丫头是很让人喜上也散发着云轩从来不会有的温暖,可是就是这样,云轩已经一次次的因为她而做了许多不该做的事。

    这一次死了这么多的人,朝野上下,对他的责怪声很是大,只是都被他镇压下来了,他对朝野大臣道:“这天下还是朕的天下,别人休想来指点朕什么,若是不满的,大可辞官归去,朕决不阻拦。”

    此话一出,那些大臣立刻噤声了,毕竟没有谁会拿自己的乌纱帽开玩笑。而云轩,变得暴戾不堪,如今,他宫中的宫人,没有谁不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做错了什么,被他责罚。

    而云轩,每晚都会将自己灌醉,然后第二便上朝,批阅奏折,再这样下去,体可就吃不消了啊。

    林风想要出言相劝,可是看云轩如此,即使是说什么,也是白搭,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怎么也想不到云轩竟是欺瞒了天下人,告知天下若儿死了的消息,而若儿根本就没有死,他是想要永远的留住若儿,可是如今,事还是暴露了。

    自己当时果真没有预感错,只是当时自己不敢确定,而且心思也不在这里。想着如何将南宫皓然的脚步留下,让他停驻天山,只有那样,他才可以不到处杀人。

    可惜一切都完了,自己来到宫里的那,皇宫的血迹还没有完全清除干净,逛凭那些血迹,他都可以知晓。当究竟是发生了一场怎样的恶战,想到江湖中的传言,还有南宫皓然那冷冷的面庞。

    林风觉得凌乱了,明明是一个从不杀人的人,可惜却被着杀了那么多人,不仅是江湖,还有皇宫,如今。死在他手里的到底有多少人命,估计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了吧,据红衣说那南宫皓然中了剧毒,那么他还能活下去吗?

    将他和若儿那丫头带走的,究竟会是谁呢?能在那么多人的眼皮底下将人带走,这又是何等的功力呢?似乎只要牵扯上那两人。总有太多的奇迹发生了。

    “云轩,你休息一下吧。”林风看着埋头在书房批阅奏折的云轩,不由的出言相劝道。

    “我没事,风,这些子不能陪你,你自便吧,在这儿多住些子再走。”云轩头也没有抬的说道,那声音,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走到云轩面前。将他手中的笔和奏折抽走。道:“云轩,你这样像什么?哪里还像我所认识的云轩?”

    云轩闻言,轻轻的抬起头,与他对视。问:“那么你所认识的云轩是怎样的?”

    “我所认识的云轩,原本是个善良、正直,有理想有抱负的人,可是如今的云轩,却是为了一个女子便自乱阵脚,不知所措的人,这样的你,哪里还有当初的你的影子?”

    “呵呵,风,你不了解一个人是怎样的,当你了解了,你就知道我为何会是如此模样了。”云轩苦笑道。

    摇摇头,林风道:“若是你口中的,会将人变成这样,那么我宁愿找一个相敬如宾的人来过,又或是终不娶又如何?”

    云轩闻言,也摇摇头,道:“那是你还没有遇到能让你心动之人,有朝一,你遇上了,你便不会这样说了。”

    “你瞧瞧你,再看看南宫皓然,皆是为了一个女子将自己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他为了那丫头的死,一心求死,引起江湖公愤,手下杀了那么多条人命,险些冒天下之大不韪将你也杀了,而你呢?你为了她,欺瞒天下人,又想要将她一生困在宫中,你说,你这还是明君的所作所为么?”

    林风气愤的说道,当初和云轩一起谋事,愿意帮助他,除了两人过命的交之外,还有的便是因为云轩又理想有抱负,一心想要为天下人做事,而他也相信,云轩真的会成为一个好皇帝。

    可是如今呢?为了一个女子便和朝中大臣不和,虽说大臣们迫于他的威,而不敢多说什么,可是在他们的心里面,他们的皇上是个为了女子而罔顾人命的人,这样的皇上,怎能让他们折服?

    这对云轩来说不是好事,天下是他的,可是这大臣却是帮他治理这天下的好帮手,若是他这样继续下去,只会使得百官对他丧失信心,从而会动摇整个根基的。

    “明君?若是可以,只要若儿回来,我宁愿当个昏君,只要能留住她,我不介意天下人怎么看待我。”云轩整个人躺在椅子上,样子很是颓废,说出的话,也是带着伤感的。

    闻言,林风呆滞了,云轩用已经如此之深了么?他是不是错了,当初就不该帮他,那么他就没有一丝希望,若是没有那几个月的相处,说不定云轩没那么喜欢若儿呢,即使会痛,也不会像如今这般。

    “云轩,你这般,又是为何呢?你根本就插不进去那两人的啊,否则,那几个月的时间,若儿早就是你的了。”

    摇摇头,云轩道:“你不懂,她也是喜欢过我的,曾经,我在她眼里看到过对我的慕,可惜从那之后,便再也没有了,风,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便是用她去向那武林盟讨人了,若不是那样,她一定会是我的。”

    云轩话虽是这样说,可是林风打心里不信,像南宫皓然那样的人,若儿怎会不喜欢呢?被他上,便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事了,他的深,他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她。

    而云轩做不到那么纯粹的,他有他的仇恨,有他的报复,有他的责任,这些都是他们之间的阻碍。

    若儿的一生,已经有了一个南宫皓然其他人,又怎么插得进去呢?如果当初是南宫皓然面临云轩的问题,他相信,就是再棘手,南宫皓然也不会用若儿来让武林盟帮自己找人的,而是会凭借自己的实力,去争取抢。

    想来,当初也是云轩多此一举 了,为了看到先皇悔恨的目光,才会想要去找常公公,否则,他们的实力,那时其余几位王子根本就比不上,不能与之抗衡的。

    就是这些种种,使得他们两人再也走不到一起了,在心中叹息一声,对云轩道:“不管怎样,你这般大肆搜查他们,就算找出来了,又有什么意义呢?她的心不在你上,你留住她的人,又有什么意思?”

    林风不懂,云轩明明是从来不会威胁女人的人,而他在若儿上却破例了太多了,明明最不屑的就是强迫的手法将一个女子留住,而如今,他却用在了若儿上。

    “不,我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宠她她她会上我的,若儿她明明就是个孩子一般的人啊,她会记住疼痛,可是却记不了多久,会在我面前哭,会在我面前闹,在我面前显露出她孩子气的一面,你知道么?每次将她拥在怀中,我便觉得我拥有了整个世界,试问这样,我怎么放得开?”

    “可是云轩,她不是孩子了,她有自己的思维,她的是南宫皓然你清醒一点好不好?”林风大声吼道。

    “她是,她就是孩子,而南宫皓然是养了他十六年的人,在她之前的十六年里一直是南宫皓然强迫着她,只要我用相同的方法,她会是我的,终有一,她会上我的,她会上我的。”

    林风看着云轩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无法自拔的样子,不知自己还能说什么,似乎说什么都是没用的,云轩已经她入了骨髓了。

    看着云轩的样子,林风觉得这辈子都不要那什么狗了,太痛了,会将人疯的。

    待林风离开御书房后,云轩两行清泪落了下来,他觉得自己就要窒息了,若是可以,他也想要放弃她,可是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若是可以的话,早在很久之前就可以了,怎么会等到现在?明明有了机会的,就差一步两人就能永远的在一起了,为什么,要这样呢?为什么就是有人不想要自己好过呢?

    南宫皓然没有杀他,是因为他是皇上,南宫皓然心知他一死,受苦 的只会使百姓,可是也正因为这一点他才痛苦。

    若是常人,是不是若儿就没有那么抗拒他了?若是常人,南宫皓然定会将自己杀死,那么就不会痛苦了不是么?

    自裁是懦夫的行为,而他易云轩从来便不是懦夫,既然老天要他好好的活着,那么他就好好的活着,活出一个真。活出一个精彩的人生。

    而他的人生,必须要有若儿的存在,否则那是不完美的,既然南宫皓然没有将他杀死,那么就让他帮南宫皓然做一个了结吧,云轩深邃的双眸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采。(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