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命悬一线

    鹰看着白头翁有些伤感的样子,不由的在心底叹气,这群人,自己向来与他们没有交集,他们所在的静园,乃是百花庄的地。

    这群人,用怪异来形容他们丝毫不为过,他们刚到时,自己不过十几岁,明明自己是主人边的人。

    可是他们一个眼神,便能令自己望而生畏,他一直不懂这是为何,整个百花庄,除了主人和小姐,全都怕他们。

    当然,先前小姐的丫鬟桃是要除外的,那丫头,可是连主子都不怕的,常常脱线的将不常笑的主子逗笑。

    而小姐对她,是极为纵容的,总是像老母鸡护着小母鸡一般护着她,令她在庄内也算是横行霸道的了,好在那丫头不仗势欺人,否则,估计他也讨不了好果子吃。

    而这群人,则是很奇怪的,他们总是打打闹闹个不停,可是若是有新来的,他们便会一直对外,那静园仿佛就是他们的家,不容许外人的到来。

    相信他们之间的感也是很深厚的,就像与自己一样是主人边的另外几人一样,总是互相调侃,可是若是遇到事,总是第一个冲出来为对方着想。

    眼前的白头翁,就是一个谜,其他人,他都能查到线索,查到他们的背景什么的,可是只有他,不能,他的一切就是一个谜,他只知道,他的武功深不可测。

    想来也是,就连杀人狂魔、燕子越、鬼仙这些人,都尊他一声老头子,他的武功定是在他们之上了。

    他刚来时,谁也不理的。只有小姐能让他有绪,为此,小姐还高兴了好久,而后果则是他一头的白发白须都被主子令桃那丫头给剃了。

    也只有桃那丫头能不怕他杀人的眼神了,明明那样的冷,可是桃却像是没有看到一般,拿着剪刀便去剪,该不该佩服她的勇气呢?

    鹰在一旁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陪着白头翁,良久之后,白头翁对着那团火道:“你们先去,待老头子我确定了那丫头和那小子是否安然无恙之后,便下来陪你们,没了你们,我老头子也没了生活的乐趣了。”

    说完,便拂袖走了。鹰紧跟其后,而大雪,还没有要停的趋势,这场雪,下了很多天,据说。最大的雪,还是皇上大婚那和之后的两,这是凤阳王朝开朝以来,下得最大的雪。

    有人说是因为那一,杀戮太多,上天也不免的悲愤起来, 也有人说,那是天降瑞雪,说法有很多种。可是人们宁愿相信那是天降瑞雪。毕竟,希望总是在的不是么?

    整个凤阳王朝人仰马翻的在找南宫皓然和若儿的时候,他们与一白须白发的老翁在一座大雾弥漫的山上。

    若儿不吃不喝的看着上躺着的人,双眼红红的。然哥哥已经躺了五了,离那场婚礼已经过了五了,可是每每想到那,皇宫被鲜血染红了,卫军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着,她便觉得心惊。

    “丫头,你还是吃点吧,你这样不吃不喝的,那小子醒来,还不怪死老头子我?”说话的人正是江湖闻名的天机老人,此刻,他手里端着腾腾的饭菜。

    若儿像是没有听到他说话一般,头也没抬的看着躺着的南宫皓然,天机老人摇摇头,叹口气,自己这徒儿啊,看似温顺无比,可是骨子里的那韧劲儿一上来,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看着她如此憔悴的样子,又看了看上躺着的那死小子,叹口气,走了出去,站在山顶,看着被大雾弥漫的山腰,白头翁陷入了深思。

    好在那一自己来了不是么?若不是自己来了,那么这辈子,就见不到自己这两徒儿了,他们乃是自己这辈子最大的骄傲。

    一个习武,一个习医,在这方面的造诣,甚至超过了自己,他们两人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从来便舍不得他们有一丝损伤,而今,那死小子却伤成了那个样子。

    幸好自己看到了小子养大的信鸽,将其截获,看了上面的内容,自己便来了这京城,自己一直在塞外想要找到能将这丫头寒症祛除的灵药。

    结果一直无果,刚回中原,便听到了若儿已死的消息还有自己的徒儿已经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自己不相信这一切,于是想要去百花庄寻求真相,在半道上,截获了那信鸽,猜想那小子一定会来这京城的,于是便来了。

    也幸好自己来了,想起那一见到他两时的样子,至今还觉得心痛不已,他那天之骄子的徒儿南宫皓然浑是伤的与衣衫凌乱的若儿抱在一起。

    看着周围那么多的尸体,他觉得,眼前的这人不是他的徒儿了,他的徒儿虽不怎样,可是却从不杀人的,而今,却有那么多的尸体躺在那里,或许并不是全死在他手中,可是,死在他手中的人,一定也是不可计数了。

    怎么会变成这样呢?几年的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的若儿又会成为凤阳王朝的皇后?这一切的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他将两人带走了,在那众目睽睽之下带走了,而那些人或许根本就没有看清他是怎么带走的,因为那一的雪,真的下得很大,大雪遮住了人们的视线,他们根本就看不清自己。

    将他们带到自己早年练功的山上,一检查才发现,皓然那小子中了剧毒,这毒可真是毒啊,自己也没有法子解去的,若儿就那么直直的看着自己,她一定忘了她会医术,她就那么抱着皓然默默的留着泪。

    那是他在想,若是皓然那小子醒着的,看着她哭,该有多心疼的,自己提醒了她,她该给皓然把把脉的,她才呆滞的伸手给皓然把脉。

    把完脉又哭了起来,将她精心所制的百花丸喂给皓然吃,吃了两粒,可是还是没有起色,她就那么不吃不喝的在他旁边守着。

    他没有办法,只好在她熬不住睡着时,给她喂了几粒还魂丹,否则,她早就熬不住了。

    他们两是自己看着长大的,本以为他两会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一对,他们之间不会有波折的,可是却不想自己离开这几年竟发生了这么多的变化。

    依皓然的子是不会让任何男子靠近若儿的,即使是多看几眼也不行,那么那个易云轩,又是从哪里出来的呢?

    看着他们如今成了这样,心中也替他们难过,皓然如今生死未卜,依若儿的子,若是皓然有了个好歹,她绝不会独活下去的,他该怎么办呢?

    天机老人双手背在后,看着眼前高耸的山崖,陷入了沉思。

    若儿就那么看着南宫皓然,小手紧紧的抓着南宫皓然的手,不知道该怎么办,连自己也没办法将他救活,这样的然哥哥,还有救吗?

    百花丸已经喂下两粒了,可是还是不见好转,如今,更是生死未卜了,怎么办呢?然哥哥,你会怪我吗?怪我当初丢下你一个人,你可知,若儿的心也好痛呢。

    这就是你当时的感觉么?看着我倒在你怀中,你就是我如今的感受么?我错了,真的错了,若是我早知道会是如此的痛苦,我宁愿当初我们一起死,也不要你独自承受那死别的痛苦。

    然哥哥,你现在醒来好不好?醒来打若儿,醒来骂若儿,我不要你这样静静的躺着,这不是你,我的然哥哥不该是这样的啊。

    若儿在心底呼唤着南宫皓然,期盼他能听见自己的心声,可是躺着的人儿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这些天来,眼泪已尽流干了,再也流不下来了,若是然哥哥醒来看到这样的自己,会心疼的,想了想,若儿还是起,准备去吃点东西,顺便打理下自己。

    奈何她刚起,便昏迷了过去,天机老人回来时,便看见若儿昏迷在地上,叹口气走上前,将她抱起,就那么放在南宫皓然边,看着他两躺在那里,心里别提有多难过了。

    若儿醒来时已是翌午后了,睡了一觉后有精神了许多,看着师傅在边,若儿起,对天机老人道:“师傅,我们让您老人家心了。”

    天机老人叹口气,这丫头,这时候还说这话,真是傻丫头啊,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傻丫头,说什么呢?师傅不为你们心,还为谁心呢?真当师傅是看破红尘的人啦?”

    “师傅当然不是啦,师傅是这世上最可的师傅了。”若儿回答道,嘴角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她想让天机老人不要担心她,让他放心。

    奈何看了她的苦笑,天机老人心疼的将她搂入自己的怀中,就像小时候那般,对她说:“傻丫头,别太担心了,那死小子可是个祸害,没听过祸害遗千年吗?他死不了的,倒是你,这般折磨自己,若是他醒来见你这样,岂不是要怪死我了?”

    若儿乖顺的依偎在天机老人的怀中,轻轻的点了点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