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婚礼(下)

    鬼火注意到了南宫皓然有些走火入魔,想必是他先前与人交手动真气太甚,又想着要速战速决的缘故吧。

    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呢,将三个龙卫解决掉,很是不错呢。即使是自己,怕也没有那么快吧。

    南宫皓然近乎痴迷的看着台阶上的人儿,此刻,若儿也正看着他,两人目光对视,南宫皓然冲若儿笑了笑。

    若儿看着那笑容,心中的不安少了些,然后便看到他朝鬼火出击,两人正式的交战起来,两人的内力深厚,动作快速,根本看不到他们是如何出手的。

    杨素心他们来到时,见到的便是在漫天的飘雪下,南宫皓然与那神秘人打得不可开交。卫军的数量越来越多了。

    他们手下没有活口,几人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加上龙卫的到来,几人中除了追魂和白头翁还能勉强迎战,其余的几乎没有了还手的余地。

    追魂又要顾着杨素心,上已经有了大大小小的伤,在这些卫军面前,他们纵然武功卓绝,可是他们人数太少。

    卫军那是整个凤阳王朝精英中的精英,单是因为他们几人便出动了所有的卫军,他们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若儿看着下面的形,追魂他们不断的受伤,卜玉树已经倒下了,是死是活还不知道,鬼仙被一个人制住了。

    看白头翁的样子,好不到哪儿去,场中唯一没有受伤的,大概就是杨素心了,她背追魂保护的很好。

    燕子越被人一掌打在口。若儿以为这皇宫中有一个鬼火已是了不起了,可是看那几人的武功,分明就是低不了鬼火多少啊。

    他们都是与自己极为亲近之人,如今为了自己来闯这皇宫,想要将自己救出去,可是如今,却是自难保。

    “轩哥哥,叫他们住手。不要再打了。”若儿恳求的眼神看着云轩,双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衣袖。

    云轩看着若儿,久久不语,叹了口气,道:“若是今他们没有来,我不会为难他们的,可是如今,若是我放了他们。我就得时时刻刻的警惕着,怕他们在我没注意的时候便将你带走,你认为,我可能放过他们么?”

    “不要,轩哥哥,我求你好不好。你说过的,只要我提出来,你都会满足我的,我求你了,让他们住手,再这样打下去,他们会死的,他们是我的亲人啊。”

    “若儿,你又哭了。这是第几次了?你在我面前哭。你明明笑起来那么好看,可是为什么在我面前,你总是要哭呢?你可知,这世上我是最不想看到你哭的人了。”

    云轩轻柔的将若儿的眼泪拭去。可是若儿的泪不断的流下来,怎么也擦不完,看着场中的形,云轩不由的开始钦佩起这些人来。

    明知这皇宫时龙潭虎,可是他们仍是不顾一切的来闯,看着场中还能勉强对敌的白头翁,云轩笑了。

    他解决了自己三个龙卫呢,龙卫本就只有十一人,被南宫皓然解决了三个,他解决了三个,又被那护着杨素心的男子解决了三个,如今,只剩下鬼火和另一人了。

    果然是百花庄的精英们,当初自己便觉得这些人不是一般人,果然,如今全部浮出水面了,这南宫皓然也是好手段啊。

    这些人当初可都是整个江湖追杀的对象啊,他竟然可以将其保护的那么好,这些人随便一个出来,也是叱咤江湖的人。

    他们却甘心呆在百花庄,如今更是为了他们而来送死,呵呵,南宫皓然,究竟你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一次次的从绝路中逢生,还有奇遇,之前与他交过手的,那是他的武功已是出神入化了,可是如今更甚。

    看样子,鬼火不是他的对手了,不过他在鬼火那里,也决计讨不了好就是了。

    云轩一个眼神的示意,剩下的那名龙卫便朝着白头翁的方向走去,见到白头翁,此刻因为积雪的缘故,他的白发白须已经藏不住了。

    那人面无表的看着他,道:“你可知,我为何会被当选?”

    白头翁笑了,自己又怎会不知呢?这人是当时一起训练的人中,最差的一个人,龙卫的训练是极为神秘的,会从五十人中挑选出是一个人来,其中十名是龙卫,一人则是下一任的首领。

    没有被挑中的,便会被杀掉,这人当初已是在被杀的名单中,如今他还活着,那么一定就是因为自己走了,龙卫中有了空缺,由他补了上来。

    白头翁按住口,此刻的他已经受重伤,决计的不会是眼前之人的对手,不过他不后悔,在百花庄的这些年,是自己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

    看了眼倒在地上的卜玉树,还有被人制住的燕子越,那已经是轻弩之末的鬼仙,又看了看台阶上站着的人。

    虽然被飘着大雪看不清她的脸,可是他知道,此刻,那丫头一定是泪流满面吧,她的心地一直是善良的,也是有了她的悉心照顾,与细心的开导,才有了百花庄静园的存在。

    此刻,南宫皓然那小子与那人打得不可开交,可是那人已经呈现了败势,只是那人是何等的狡猾呢?南宫皓然那小子一定讨不了好的。

    看着眼前之人越来越近,白头翁放弃了挣扎,就在他以为他要死的那一刻,却听见那人一声惨叫。

    睁开双眼,看到的便是杨素心一杀气的站在自己面前。“你......”想要说什么,却又止住了。

    杨素心强行将若儿封在自己体内的银针了出来,追魂想要阻止,可是他已经没了那阻止的能力了。

    杨素心手中拿着一剑,在场中开始厮杀起来,她的一袭红衣在这白雪皑皑的皇宫显得格外的突出。

    若儿看着这一幕,跪在地上,痛哭起来,嘴里喊着:“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不要,不要。”

    杨素心的体自己是清楚的,好不容易使她的病延缓了下来,若是不动武,那么再活个二十年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如今,这样一来,她最多能活三个月。

    追魂看着场中的杨素心,嘴角扬起了一抹欣慰的笑,虽然不想她死,可是若是自己不在了,她不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她的人生一直是她一个人,他不想她再孤单了,这样也好,他们一起共赴黄泉吧,想到这里,手中的萧更快了。

    四使看着追魂手中的萧,明白了他便是自己坐下的追魂,岳阳楼的第一杀手——追魂。原来他的武功竟是如此的深不可测。

    杨素心将几人带到一起,手中的剑不断挥舞着,倒下的尸体越来越多,可是他们却没有丝毫想要退却的想法。

    杨素心心生恼意,将手中的剑丢掉,频频发掌,白头翁本想说什么,可是见追魂不语的样子,便也止住了声音。

    这时,鬼火被南宫皓然打倒在地上,口中不断的吐着鲜血,而南宫皓然的嘴角也有鲜血,而他的神色,似乎中了毒。

    鬼火仰天哈哈大笑:“好个后生,武功不错,真想与你来场公平的较量,可惜,你我的立场不同,注定只能是敌人。”

    南宫皓然面色沉的看着鬼火,眼中的血丝布满了双眼:“卑鄙小人,竟然施毒。”

    “哈哈,南宫皓然,此毒饶是你有再高深的武功,也是无用的,我的职责便是保护皇宫,如今,就是我去了,也是可以瞑目了的,只是可惜了,这世间再也没有龙卫了。”

    说完,鬼火看了眼在那台阶之上的云轩,自己这辈子知足啦,任务也算完成了不是?没了龙卫也好,自己便是过来人。

    深知这龙卫的训练是多么的严格,稍有不慎,便会被淘汰,淘汰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这样也好,今后不会再有人踏上自己这条路了。

    鬼火死了,龙卫全部被消灭了,凤阳王朝历史上最为神秘的组织被南宫皓然一行人消灭了,可是他们之中,卜玉树、燕子越和鬼仙也长久的闭上了眼睛,再也看不到这世间的美好了。

    雪不停的下,卫军们将南宫皓然和杨素心他们围在中间,杨素心有些力不从心了,卫军的车轮战,使得她消耗了太多的体力。

    南宫皓然脸上发青,看着场中无数的卫军,又看了看台上跪在地上痛哭的人儿,心中一痛,将真气提了上来,手上将白头翁与追魂带出了皇宫,宫外有鹰的接应。

    将人交给鹰后,又进了皇宫将杨素心带了出来,若是他想要走,那些卫军根本拦不住他,可是,他不会走,因为那里还有自己这辈子最重要的人。

    鹰看着南宫皓然一袭白衣已被染上鲜血,那些血,不知是他的还是那些卫军的,看着卫军们追了出来,他架起马车带着受重伤的三人离开了这里。

    最后看了一眼在漫天飘雪中,只看得见影子的南宫皓然一眼,或许,这一眼便是诀别了吧,鹰在心中如此想着,他很想去陪主人一起迎战,可是主人交代给自己的任务自己没有完成,他还不能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