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婚礼(中)

    鬼火看到了若儿眼中的不可思议,也暗叹云轩的确小心的有道理,若不是他够小心,那么此刻,便是与南宫皓然交战的时候了。

    虽然他很期待,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可不想节外生枝。看了南宫皓然一眼,便带着若儿进宫了。

    南宫皓然看着那被带进宫的人,久久没有动,卫军此刻围了上来,要缉拿他,白头翁等人与之纠缠起来。

    南宫皓然的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出刚刚那女子哀怨的样子,那明明不是若儿不是么?为何会让自己有如此熟悉的感觉。

    就连南疆司琴也不能让自己有那么强烈的感觉,她可是与若儿长的有七八分相似啊,而刚刚那人,明明很不一样啊。

    杨素心见南宫皓然动也不动的呆在那里,将边的几个人解决了之后,对他说:“小子,你在干嘛呢?若是你一个不留神死在了这里,你这一世的英明可就没了。”

    杨素心调笑似的话语,并未将南宫皓然的思绪拉回来,他不懂,为何那女子能给自己那么强烈的感觉。

    南宫皓然双眼紧闭,放在两侧的双拳紧紧的握着,良久之后,他睁开了双眼,这时,卫军得到命令,今乃是皇上大婚,不宜见血,皇上令他们撤退。

    他们一得令,便迅速的撤离了,看着他们就快要将皇宫的大门关上,南宫皓然一个箭步追了上去。

    那人一定是若儿,这世上,除了若儿,不会有人能给他这样的感觉,他的若儿一定没有死。若儿,等我,然哥哥来了。

    看着南宫皓然疯了似的想要闯皇宫,燕子越等人不明就里,只有鬼仙在那边道:“是了,是了,那人一定是若儿。”

    他们很快便加入南宫皓然的战斗中,帮他扫除阻挡他入宫的人。白头翁一边打,一边问鬼仙:“你不是说那不是若儿么?”

    鬼仙将边的人解决掉,在一边道:“逛看样子她的确不是若儿那丫头,可是给我的感觉很奇怪,我明明没有见过那人,可是她上给我的感觉就是好熟悉好熟悉,这世间除了那丫头之外,与我熟悉的女子。早死了十几年了。

    我虽觉得很奇怪,可是事实摆在那里,我也不敢多说什么,如今这小子拼了命的腰闯进皇宫,只能说明,刚刚那人就是那丫头。我认不出来是有可能的,可是这小子是不可能认不出来的。”

    闻言,燕子越对着在一旁观战的卜玉树,道:“你个装神弄鬼的老小子,你在一边干嘛?你还不快点来,早点解决了他们,咱们好去见若儿。”

    卜玉树点点头,道:“今一早我便觉得今有血光之灾,果不其然啊。唉。也罢,为了若儿那丫头,今我也得大开杀戒了。”

    卜玉树说完便飞到燕子越边,与卫军纠缠起来。卫军的人数越来越多,杨素心见状,对南宫皓然喊道:“小子,你先去,这边有我们,等到他们礼成,你便是说破天,也无用了。”

    南宫皓然转看了杨素心一眼,飞闯进皇宫,那些拦着他的卫军,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他刚进入皇宫,就听得到皇宫内的欢声笑语,这些声音刺痛了他的耳朵,朝着乾坤的方向走去。

    奈何被人阻挡住了,来了三个人,卫军一见到他们,便自动的让开了,将他和那三人紧紧的包围在中间,在周围伺机而动。

    那三人中的一人对南宫皓然道:“早就听闻百花庄的庄主南宫皓然武功卓绝,这一年在江湖上更是名声大起,早就想找机会与你一较高低了,今,放手过来吧。”

    南宫皓然冷冷的看着他们:“今,挡我者死。”那口气,就像对着的不是活人,而是死人。

    那人也是龙卫中的一员,平里,仗着自己的武功,从未将谁放在眼里的,今被南宫皓然这一侮辱,怎会受得了?

    当即便变了脸色,朝着南宫皓然发出一掌,南宫皓然当即与其打了起来,其余二人站在一旁看着这两人过招。

    不过十招,那人便呈现败势,在过去这半年的时间里,南宫皓然的武功又上了一个台阶,所练的南疆圣典与自己之前的武功已经完全的融汇贯通起来。

    那人被他打得口吐鲜血,便恶狠狠的看着自己的那两个同伴,道:“你们还不过来帮忙。”

    那两人也加入了战斗,南宫皓然没有心思给他们纠缠,可是他们却越缠越紧,得他不得不下死手,将这三人解决掉后,卫军便包围了上来。看到那密密麻麻的卫军,南宫皓然觉得很是气大。

    想要快些前去的步伐,被这些人阻碍在了这里,随着倒下的人越来越多,南宫皓然的的耐也被用尽了。

    手下的动作越来越快,在瞬间,便夺其命,抢过一卫军手中的刀,便开始打杀起来。这时,白头翁他们已经将外面的卫军解决完了,也进了皇宫。

    看着南宫皓然边的尸体,燕子越兴奋道:“这小子,若是早出生个二十年,当初杀人狂魔的称号,哪里轮得到那矮子?”

    卜玉树边对付着卫军,边朝燕子越吼道:“如今这景你还有心调笑别人呢?你可知就是因为一句矮子,他当初便杀了人家七十二口人?你还在这儿闹呢你?”

    “怕什么,反正他不在,就是在,老子也敢说。”燕子越说这话说的有些心虚,要知道他口中的矮子,可是当年叱咤江湖的杀人狂魔——聂煞。

    那人的手段,可真是不敢恭维啊,饶是自己这一见惯了杀人场面的,听到他的种种作法,也会不寒而栗。

    白头翁见卫军越来越多,一个纵到了南宫皓然边,对他道:“小子,你我先去,这边交给他们。”

    南宫皓然点点头,便先一步飞离开这里,白头翁紧追其后,杨素心被追魂保护的滴水不漏的,她看着这么多人,将近一年了,自己一直没动过武,虽说若儿那丫头将自己的大给封住了。

    可是只要不动内力,武功还是可以动的,如今,他就这么将自己护在怀里,自己连动手的机会都没有。

    气的她直跺脚,而追魂看着这一幕,便是笑了,从那晚两人互诉心声之后,两人的关系更是近了一步,他越发的觉得素心像个小孩子。

    他当然知道她可以应付这些人,可是他可不愿她冒险呢,这毕竟是卫军,相信,待会儿还有不少人来支援的。

    若是素心有个什么损伤,自己还不得心疼死么?

    南宫皓然和白头翁一路避开卫军,来到乾坤外,看着那站在上穿着凤冠霞帔的佳人,仍是那张自己没有见过的脸,可是南宫皓然就是知道那是他的若儿。

    云轩看着上已是血迹斑斑的南宫皓然,剑眉紧蹙,这人还真是魂不散啊。又看了看旁边的若儿。

    发现她如今的目光一直在南宫皓然上,不由的心痛了,贴着若儿道:“若儿,你忘了今天是你我成亲之么?你这般盯着一个男子看,我可是要吃醋的啊。”

    若儿这才将放在南宫皓然上的目光转过来,看着云轩,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里尽是自己,可是...可是为什么那不是自己的脸?

    若儿惊呆了,自己的容貌何时变成了这样?从轩哥哥眼中,她看到了一张陌生的脸,伸手摸上自己的脸,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云轩看着呆滞的若儿,嘴角扬起一抹苦笑:“因为我怕你会被人发现,虽然我交代的谨慎又谨慎,可惜,还是被人发现了,可是若儿,你要知道,尽管是这样,我还是不会让你走的,你是我的,你是我的,你明白么?”

    云轩伸手抓住若儿的双肩,狠狠的说道,余光看到南宫皓然与卫军的交缠,又看了看一旁站着的鬼火,示意他去将南宫皓然解决掉。

    白头翁和南宫皓然边的尸体越来越多,此刻,又有了卫军来增援,白头翁见到不断增多的卫军,心想,今怕是要死在这里了。

    这也不错,从这里出去,最终又回到了这里,这也算是落叶归根了,不管怎样,今就是拼着自己最后一口气,也要将南宫皓然那小子和若儿送走。

    他们是这世上自己唯一牵挂的人了,打定主意之后,白头翁下手越来越狠,鬼火看着白头翁,虽然这人的头发和胡须都是黑色的,可是他的武功路数,那分明就是当年自己放走那人。

    鬼火的目光并没有多驻留,一个纵便来到南宫皓然边,对南宫皓然道:“小子,不错,半年不见,武功又大进了,我留着你,便是想要与你痛快的打一场,如今,终于有机会了。”

    南宫皓然想到当初便是这人将若儿带走的,便气不打一处来,如今他只能远远的看着若儿,她就站在那台阶上,只要将眼前这些碍眼的人解决掉,他便可以带走若儿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