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各怀心思

    白头翁见南宫皓然大喜过甚的样子,止不住道:“你先别太高兴了,此事还是我的一个猜测,并未得到证实。”

    “这是为何?”南宫皓然好看的眉头,紧蹙了起来。

    “还不是因为那狗的皇宫,看起来是那么的容易闯,可是其实比铜墙铁壁还要难进,里面高手如云。”鬼仙没好气的说道。

    要知道他可是这世上轻功最厉害的人了,可是就连他也很容易被发现,这是何等的功力才能做得到的啊?

    老头子一个人的武功就几乎是无人能及了,可是皇宫中有着和老头子不相上下的十人,他们无法做到悄然无声地闯进去。

    而且他们还怕打草惊蛇若是让易云轩知道,如今,还有人不死心,想要看看那人是否是若儿,那就麻烦了。

    易云轩那是何等心机的人?稍有风吹草动,定然会将全盘计划做好,等着他们跳进去。

    “那我现在便去,看看那女子是否真的是若儿,若是,无论如何,我都会将她带出来,若不是,我便杀了她。”南宫皓然说着,便要往外走。

    白头翁拉住了他,道:“小子,就知道你一知道这事,定然会冲动,所以我才没有在信上多说什么,只让你快来。你若此刻前去,非但见不了人,还会打草惊蛇,明便是他们成亲的子,大典之前新皇后会被送去皇陵祈福,然后由大臣接进宫,那时便是我们见她的好时候。”

    闻言,南宫皓然皱眉道:“我等不了那么久,我想现在就知道那人是不是若儿。”

    “小子。不管你能不能等,都必须等着,否则一切就是枉然,你连等这一两天的时间都没有么?”

    白头翁是故意这么说的,他如何不知南宫皓然会如此的心急是为了什么?这是他们乐于见到的。

    可是现在的确不是冲动的时候,他们在天子脚下,他们几人的武功是不怕什么,可是若是打草惊蛇了。明见不到若儿了,那才是得不偿失。

    闻言,南宫皓然停住了脚步,是自己冲动了,他们几人也是极为关心若儿的人,他们来此比自己久,他们都等了,自己更加该等。

    易云轩是怎样的人。他知道,手段过人,若是他知道自己来了,还进了皇宫,那么明见到的就不会是他真的要娶的女子了。

    是夜,南宫皓然没有入睡。在房顶喝着闷酒,心中澎湃不已,等待天亮的到来,从来没觉得时间是如此慢,可是这一刻,他真的觉得时间过得太慢了。

    从下午到现在,自己脑中一直重复着易云轩将要娶得女子可能是若儿,若是,那么自己当初在水晶棺中见到的又是谁呢?那明明是自己养了十六年的人儿啊。

    她在自己怀中断的气。这一点。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忘怀,她可是自己心尖尖上的人,放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人。

    就那么静静的躺在自己怀中。没有了呼吸,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快要无法呼吸了,偏偏她还那么狠心的不准自己死。

    他一直不明白,活着的那一个才会是最痛苦的这句话的含义,可是在那一刻,他明白了,看着自己心上人死在自己怀中,自己无能为力了时候,想死却又不能死的时候,那是比死还要痛苦的事

    那人来抢若儿时,他曾一度希望那人能将自己打死,那样,也算是一个解脱了,而且相隔不久,或许他还能追上若儿的步伐,一道去那阎王

    一直以来,他从不信鬼神之说的,从若儿死后,他希望那鬼神之说是真的了,若是真的,那么若儿便可以给他托梦了,两人便能在梦中相会了。

    可惜的是,一直以来,他从未梦见过若儿,有时候他在想,会不会是若儿不喜欢他了,因为他手上沾满了鲜血,所以一直不给自己托梦,所以一直不与自己相见。

    没有她的子,他是寂寞的,从来就没有人能真正的懂他,只有她,只有她能给自己阳光一样的笑脸。

    不管是谁,对温暖总是很珍惜的,她是他这辈子最想要的,只有她能带给自己温暖的感觉,没了她,生活是什么?他都不知道了。

    这几个月来,看着农家的老夫老妻已是白发苍苍,可是却好生幸福的样子,他好羡慕,好希望他的若儿也能与他共度人生,携手到白发苍苍。

    可是他的若儿已经回不来了,为了他而死的,若儿的与他的不同,若儿他,所以要他好好活着。

    而他若儿,便想着,如若是自己有什么意外,一定会将若儿带着一起,同生共死。

    若儿之死,给了自己太多的震惊,渐渐的他才发觉,自己以前是多么的荒唐,多么的不成熟,仗着自己的武功,还有自己的权势去欺负别人。

    而今,易云轩用这一来对付自己时,才真正的感觉到了无奈,这便是人生了么?若是,他南宫皓然体会到了。

    在就想着去皇陵守着若儿了此残生的时候,竟爆出了若儿可能没有死,即将嫁给易云轩的消息,他恨不能立马冲到皇宫一探究竟,可是白头翁那老头说得对。

    若是自己此刻前去,只会使得事更加难办了,他们几人自己还是知道的,以他们的武功,这世上已是难逢敌手。

    可是他们都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进去一探究竟,这就是说,皇宫中还有着不为人知的高手,就像那的那人一般。

    自己从未听过江湖上有这样一个人,也不知道他的存在,可是他的武功深不可测,也丝毫看不出那是何门何派的武功。

    若是若儿没有死,那么必定是被那人所救吧,若是明之人,真是若儿,那么将有一场恶战等着他。

    这一次,就算是战死,也不会再将若儿弄丢了,也不会再给她机会,离开自己了。

    肩头已有了少许积雪,看着夜色,南宫皓然仰头喝了一大口酒,心中的苦闷谁能知晓呢?在心底祈祷,明之人一定要是若儿。

    皇宫中的若儿和云轩也是一夜无眠,明便是大婚了,可是若儿心中有着太多的抵触了,她要嫁的人,并非自己所之人。

    从那之后,轩哥哥每都会来,眼神不再是之前的暴戾了,而是恢复了之前的含脉脉,可是若儿觉得这不会维持太久的。

    因为,她真的做不到接受除了然哥哥之外的男人,一旦轩哥哥发怒,又会是怎样的场景呢?他说若是自己寻死便会令人给她陪葬。

    明一完,就真的完了,一切都完了,这辈子,自己都不会再有出宫的机会了,这辈子都会被锢在这宫中了。

    她一直觉得自己是闲不住的人,若是一直待在一个地方会无聊的疯掉的,可是她错了,在与然哥哥在别庄的子。

    她丝毫不觉得无聊,反而觉得很是幸福呢,原来,一个人若是和自己心的人在一起,那么不管是在哪儿,都是觉得幸福的。

    可惜,自己以前意识不到,若是自己听然哥哥的话,不出百花庄,没有离家出走,那么此时,说不定她和然哥哥都成亲了。

    或许,还有新生命的即将来临了,可是人生没有如果是不是?也没有重来。

    将窗户打开,外面竟下起了雪来,这是在为我和然哥哥的而哭泣么?若儿在心中这样想到,然哥哥会在做什么呢?他可知,他的若儿即将成为人妻了?

    云轩没有入睡,是因为他吩咐鬼火做了一件事,不管怎样,他都不许出一点差错,过了明,若儿就成为自己的了。

    看着窗外已经下起了雪,云轩觉得自己的心十分的复杂,若儿一直是自己的一个梦,而今,这个梦就要实现了。

    过了明,她就再也不会离开自己了。承认自己是用了手段的,可是那又如何呢?结果从来比过程重要不是么?

    他发誓会用尽一生去对她好,曾经他想过一个问题,若是江山和若儿两个中他只能拥有一个,他会选择江山还是若儿。

    答案竟然是毫不犹豫的选了若儿,当时连他也吓了一跳,若是被外公知道他含辛茹苦养大的外孙竟是美人不江山的人。

    大概会气的他吐血吧,可是他就是这么想的,江山没了,可以再抢回来,可是若儿没了,那就没了。

    这世间或许有其他女子比她好,比她美,可是在自己眼中,就是认定了她,其他人,再也无法入他的眼了。

    看着她昏迷不醒,自己会心如刀割,明明想要她想要的要死,可是为了不吓到他,他宁愿强压住自己的**。

    会为了她的一颦一笑而牵动绪,她看似柔弱,可是往往会将他气个半死,明知自己深着她,却对自己说最的是那南宫皓然。

    他与她之间,错过了十六年,难道就迟了一辈子么?他不愿那样,所以说什么也不要放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